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連載小說] 【都市武俠】《震鷹與廿三劍》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話說阿錦來到小巴站之際,雷聲轟隆劈落,夜空下起傾盆大雨。

小巴還未到,阿錦快步走到街角的7-Eleven外面,在簷篷下避雨。

阿錦忽然想起一首老歌,歌詞是這樣的:

我懷念有一年的夏天
一場大雨把你留在我身邊
我看著你那被淋濕的臉
還有一片樹葉貼在頭髮上面
那時我們被困在路邊
世界不過是一個小小屋簷
你說如果雨一直下到明天
我們就廝守到永遠(註)

就在阿錦沉醉在虛無的幻想時,一縷白煙飄然蕩來。

那是萬寶路黑冰的獨特氣息,阿錦不吸煙,倒也認得出黑冰的味道。

順著白煙飄來的方向,一個擁有流雲般及腰長髮的美女出現在阿錦眼前。

小小的瓜子臉,深邃莫測的秀目,挺鼻櫻脣。欺霜賽雪的膚色,透著淡淡的紅暈。黑色厘士背心外,配上一件闊身中袖外套,卻掩不住曼妙的緊緻曲線。黑色緊身Legging,配上Hunter長靴,讓本來已經修長的雙腿更顯結實苗條。

阿錦不是沒看過美女,但這樣嬌而不矯,同時帶有一份神秘氣息的美女,卻肯定是前所未見。

美女沒發現到阿錦的注目禮,打了個輕促的呵欠,眼裡漾着一抹慵懶的光暈。

這個神態,足以讓一眾男士心甘情願化作一支萬寶路,讓她叨在嘴邊;又或者化作一絲輕煙,被她深深的吸進胸肺之內。

天雷乍現,把阿錦帶回現實。

簷前雨漏,雨瀑內外,卻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紅Van在暴雨中不疾不徐的到站。

一如以往,小巴一到站,幾十個人一擁而上,爭先恐後的上車。原本可以第一個上車的西裝男,被一個阿婆用雨傘勾跌在地,立馬水花四濺,阿婆另一隻手向橫一推,又推倒了一個眼鏡男。這時,一個彪形大漢從旁把阿婆撞退三步,一手撐著車門防止其他人搶先上車,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女學生、一個阿伯、一個師奶,三人同時出手,拉著大漢的上衣,把大漢拉退了三步。就這一瞬間,另外五個人趁亂上了小巴。

忽地電光倏閃,照亮了眾人猙獰的面孔,然後一下「轟隆」聲在頭頂猛然炸開。

「靠!」大漢罵道,又和三人糾纏起來。突然,一個雍容華貴的婦人,拖著行李箱加入戰團,行李箱是大型冷兵器,其輪子可輕易把腳趾輾碎,眾人深恐受傷,立即讓開,幾個人又趁亂隨著婦人上了小巴。
那個彪形大漢還未上車,虎吼一聲,鐵拳應聲擊出,打在一個正欲登車的少女鼻子上。鼻血如箭般飛出,在雨夜中劃了一個拋物線,射向雨瀑內的阿錦。

阿錦見鼻血射來,不閃不避,右手伸出,舞掌成圓。鼻血被氣旋一托,在半空中轉了一個彎,反射出雨瀑之外。

另一滴鼻血,卻悄悄射向阿錦身旁那個神秘美女!

阿錦提掌欲發,打算幫她接下那一滴血。

倏地,美女左手一揚,扣指一彈,手中煙蒂「颼」一聲急射而出,突破水濂,在月色中與那滴鼻血撞在一起。煙蒂去勢不止,直飛向那彪形大漢,打在他的臉上。

阿錦看了美女這一手功夫,當堂張口結舌。美女卻渾然不覺是什麼一回事,跨步上前,雙掌一分,漫天掌影,把紅Van前眾人打飛,扭著細腰上車。

雨失控的倒下、電奸險的劈空、雷狂燥的怒喝。

小巴轉眼滿座,車輪滾滾,濺起淅瀝水花,留下一堆戰敗者。

剛才那個雨傘阿婆,在混戰中受了點輕傷。此刻坐在地上,涕淚交流。

兩個十多歲的女孩剛巧經過。

「你看,那個阿婆好像受了傷,怎麼旁邊那麼多人都沒人去扶她起來?」女孩甲說。

「太過份了,我們過去看看她吧!」女孩乙說。說罷便向阿婆走過去。

「等等!」女孩甲左看看右看看:「不會是訛人的吧?」

這個年頭,香港什麼人也有。有些不法份子,便經常假裝受傷,等好心人上前幫忙。好心人一碰「傷者」,傷者便會大叫「打人啊!」、「殺人啊!」、「搶劫啊!」、「非禮啊!」然後一旁的同夥便會起哄,迫好心人賠錢。面對這種訛人方法,有理說不清,大多賠錢了事。

「這樣吧,我用手機拍下你幫她的過程,如果她真的是騙子要訛錢,我們也有證據,以示清白。」女孩甲說。

一直旁觀的阿錦覺得很無奈,他雖然是個小混混,但他對香港還是有一份感情,他希望香港可以更有人情味一點、可以更有秩序一點。可惜,他只是個小混混,改變香港這種大事,不是小混混可以做到的。BUT,大混混可以!幾年之後,阿錦成為了黑道大哥!
12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