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轉載] 《寂寞之拳》殘章新篇之一(天造攜卓馨,最美詩詞遊。)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flyingyip 投稿魔人 2014-12-21 22:22:04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自《寂寞之拳》十殘章貼出後,懶了許久,最近在上班途中的地鐵車廂,手癢難止,又添幾章,包括奇詭的結尾已寫(但暫不公開)。
如今再貼幾篇,以舒心結。
並期望,一鼓作氣,完成這本小說......至少八成內容吧。
下文只是初稿,粗糙不堪,還望用力包涵。


《寂寞之拳》新貼三章,並附上自己畫的狂塗習作。
之前的十殘章(此十殘章,不按故事順序張貼)仍存在「逍遙煉心谷」(http://flyingyip2013.blogspot.hk/2013/11/blog-post_27.html),對此故事有興趣的新朋友可先去翻看一次。

1
/天造攜卓馨,最美詩詞遊。
2/功夫少女復仇。刑風受傷
3/天造與Miss張的酒吧直播夜


天造攜卓馨,最美詩詞遊。

「天造,你看過那麼多詩詞書籍,可以唸些最美的詩詞給我聽聽嗎?」卓韾從臉上潑出笑。
「可以呀。不過你說的美,是指哪一個美?寫美人、美景、禪詩、思念、國事、戰爭各個方面,都有很美的詩句。」
「先說兩句禪詩吧,我知道你特別喜歡禪宗書籍的。」
「禪師的詩不但富有哲理,有時還寫得很美,不比大詩人差呢。先來一句,還卿一鉢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
「誰寫的詩?」
「情僧蘇曼殊。」
「情僧?又做僧人又談情?這算什麼僧人?不喜歡。」
「他是以情入佛,也算是一種獨特方式。不可以說他不是僧人,你可知道,日本有些僧人是會結婚的。」
「和尚結婚?我的媽呀。接受不了。再唸其他的。」卓馨吐了吐舌頭,連連搖頭。
「好,再來。」天造笑笑,也不糾纏。「少年一段風流事,只許佳人獨自知。圓悟克勤禪師寫的。」
「風流事?又是情僧?」
「不是,以前的事,已經過去,如今參禪,不會再提了。」
「不再提,還不是又提了?」
「又提,是作為一種體悟呀,你不覺得寫得很美嗎?」
「美是美,但我不喜歡。」卓馨嘟起嘴來。
「身坐花前,香在心頭動。」
「這句不錯。」
「身坐馨前,香在心頭動。」
「哈哈,謝謝。誰寫的?」
「我呀。」
「我說原句的作者。」
「忘了。」
「忘了?你怎麼這麼笨?下一句。」
「轆轤驚夢急起來,梳雲未暇臨妝台。笑呼侍女秉明燭,先照海棠開未開。」
「解釋解釋。」
「車聲驚破夢,千金小姐連梳妝也來不及,叫侍女拿燈來照,看看昨夜的海棠開花了沒有。」
「哇,讓你一說,整個畫面都出來了。寫得好,誰寫的?」
「女人寫的,鄭奎妻。」
「名字這麼怪?」
「不是名字,是鄭奎的妻子。」
「她沒名字嗎?」
「在古代,女子無才便是德,有些才女,即使很有才華,也容不下歷史留名。」
「我們女人太不受尊重了,你們男人全是大男子,總是欺負女人。天造,你說,是不是?」
「這個嘛,是,除了我。」
「哼。除了你?難說。」
「你聽,不,你看這一句,萬人齊指處,一雁落寒空。張祜寫的。太好了,僅僅十個字,就形象地描繪出驚心畫面來。這就是中國詩詞的精妙之處,西方人使盡了吃奶力也寫不出來。」
「是,腦海中呈現出深刻的畫面,我會記住這一句。喂,你怎麼不唸大詩人的詩句。」
「大詩人的詩句,一來呢,讓太多人讀俗了,二來呢,其實很多不出名的詩人,才氣不輸大詩人,只是比較低調,或者被主流忽略,我反而喜歡追尋他們的好句,獨特對獨特。哈哈。
「也是。你性格就是不跟主流,思想獨立,我行我素,我就喜歡你這性格。刑風也是,你們的分別只是一文一武罷了。
「那我和刑風,你喜歡誰多一點?」
「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再談詩吧,唸最後一句,要寫得最美,要送給我的,有嗎?」
「這可真要仔細想想。」天造移近卓馨,呆呆地望著美如碧玉的卓馨。
卓馨也任由他看,還變換了幾個可愛的表情。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