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原創作] 世界最遙遠的距離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銘悠 固定筆手 2015-3-28 17:05:34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本帖最後由 銘悠 於 2015-3-28 17:07 編輯

每次有巨星因為被抑鬱症折磨到自殺,大家就會出來呼籲,我們要認識抑鬱症,多關心多理解身邊的病人。患者例子:香港有一代已故巨星張國榮,而去年國際則有羅賓威廉斯。張國榮生前本來就有股像煙燻妝一樣黑的悲劇氣質;而反觀羅賓威廉斯的公眾形象卻是相對積極正面得多。但骨子裏兩人其實都沒有太大分別,都是同樣被抑鬱症重創得體無完膚。不論患者是平凡人、公眾人物或名人,抑鬱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瘋狂空襲,要把患者的基地徹底夷為平地。

名人逝世,特別惹人扼腕。張國榮逝世之後,很多人才知道抑鬱症不是無傷大雅的想法悲觀、想不開、鑽牛角尖……不是如此,抑鬱會危害身心健康、會破壞人際關係及工作,更糟糕的是抑鬱可以致命!記得那時香港也有一些「我們要關注抑鬱症」的聲音和行動,抑鬱可以吞噬病人的工作、生計、感情、生命…… 各個層面,無一幸免。事過境遷,這種關注當然不會持久。正常人與抑鬱症病人其實身處兩個不同的宇宙,親身試過,才會體會明白那種世界最遙遠的距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跟媽媽說起我病了多久,數數手指,已經患病及服藥有十七年之久。十七年之後的我學懂甚麼?我過著怎樣的生活?我好像甚麼也學不懂,生活虛幻混亂得像夢一樣,人從茫然悲鬱的情緒,慢慢轉化為麻木。同一種痛,多痛十次也是同樣的痛。十七年前的抑鬱和現在的抑鬱,根本沒分別,只是年月會將人磨得老練。抑鬱像一個老朋友帶著利刀來探訪,你必要血濺五步。老練在於:它來了,現在你變得堅強堅韌,可以捱多十刀、血濺二十步,而你的日常生活也不至於完全被打亂或停頓,但那又如何?還是同樣的痛,抑鬱像是一隻不會死的吸血鬼,被利刃插傷流血,依然是不會死,一生追隨你左右。可以慶幸的是:我現在可以忍痛,假若抵擋不了,至少我還學會向人求救、找幫手。

肉體生病的人,病得太久,也會厭世自殺;久病不起的抑鬱,周而復始,令人絕望,即使能夠控制病情,病者的靈魂也至為疲憊勞累。不記得那一天,我終於明白:醫生告訴我,自己永遠不會徹底的康復,吃藥要吃一輩子,只能用藥幫助好好控制病情,令生於絕地的情緒來得比較穩定的好與正面。可是,痛苦還是會一次又一次來打擾,我好像很有辦法去面對,是因為老練,但其實是沒有任何辦法,沒有甚麼必勝的把握。當你發現自己的反抗好像注定是無能為力,絕望是沒頂的湖水,千鈞一髮,你險中求勝,最後變成一場很爛的球賽,我會勝利,卻是慘勝。話雖如此,一個人雖然活得痛苦孤單,但只要仍抱有一絲勝利的希望、保持紙般薄弱的康復信念,生存還是有其意義的,你我都可以繼續撐下去。

世界最遙遠的距離,其實就在一個正常人和抑鬱病患者腦袋之間,而不是愛情小說作家張小嫻說的「我就站在你面前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縱使同床共枕,也無法言喻是甚麼困擾、甚麼令人時刻在崩潰邊緣。不,你一個字都說不出。但是不老練的人,總希望有人了解,四處訴苦,抑鬱無語問蒼天!

敬告所有抑鬱病者,請緊慎地選擇向一般人訴苦,因為他們感受不到你的,他們偏執地只會認為你自找麻煩、庸人自擾、意志薄弱、無病呻吟、傷春悲秋及自我沉溺與放縱等等。正如你感冒發燒的時候,我來跟你說你好精神,只要凡事看開點,高燒就會消退,廢話沒用,真的沒用!我完全感受不到你所受的苦,我只會覺得你煩。不要令人覺得煩,由得自己自作自受及自生自滅,勝過乞求夜空星星的憐憫。星星雖然光亮,但是離地萬里,遠水永遠不能救近火。那又如何?生病與痛苦仍有尊嚴,生活仍要繼續。我打的仗,旁人感受不到,就無須旁人來熱心地做戰地記者或軍醫。

千萬不要將抑鬱症患者當成呆子一樣看待,我們自有自己的角度與觀感,去觀看及感觸世界!

治病得食藥。副作用是長遠的,它改變了你的性情。藥的原理,一邊切斷大腦過多的負面情緒,另一邊又接駁更多正能量與信息,人便平靜。當我了解到自己的病情原來是那麼嚴重,嚴重到幾乎是要終生服藥,不可停藥,萬般的無奈夾雜著汪汪的淚水就慢慢地往心裏倒灌,如細水長流,人就變得冷漠,不懂愛人,哀愁時常刻在臉上;因為花了太多精神去控制自己,便忽略了身邊的人,包括家人、情人、朋友、同事等等。可悲的是世界不會等你,不會特別體諒你一個。最終會有很多人誤解你、忽略你、害怕你,甚至是憎恨你。若是到了這個地步,請君不必理解,也不用再深思,我和你只是萍水相逄,擦身而過,不必相送!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