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香港需要文學館嗎?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心雪 超級版主 2009-9-2 10:25:57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香港需要文學館嗎?

香港觀察
鄒頌華
香港自由撰稿人
--------------------------------
擾攘多年的西九龍文化區(下稱"西九")決定於九月重新進行公眾諮詢,不少香港文壇中堅份子亦乘時倡議西九需要成立文學館。香港小說家董啟章拋磚引玉,發表了《文學是要"館"的!》,結果引來極大回響,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順勢成立,瞬間得到不少學者、文化工作者和學生支持。不過,亦有不少人質疑在西九設立文學館的必要性,認為成立文學館既無助推廣文學,甚或得不償失。

民間對文學館的訴求

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成員之一鄧小樺表示,香港人對文學的訴求其實不斷上升。她解釋,回歸後香港文學已成為基礎以至專上教育課程的一部份,許多本土作品被用作教材,而每年舉辦的《香港文學節》,更由2001年首屆的6000人次遞增至2006年第六屆的22萬﹔於2000年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數據庫網站,2006年前的每年平均點擊率為二百萬次,至2008年便達至一千萬人次。用戶來自香港、大中華區及其它國家,百分比分佈平均,顯示了國際學界關注香港文學。

誠然,即使香港常被詬病為"文化沙漠",但香港文學仍在華語文化界中佔一重要席位。國共內戰及解放前後由中國大陸南來的作家,包括張愛玲、蕭紅等,在葛爾小島寫出流芳百世之作﹔部份作家如許地山及劉以鬯等留守香港,並以本土文化作為創作的材料﹔而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於整個華語世界家傳戶曉,更被多次改編成電影電視作品。另外,本土的外語作家也構成香港文學的獨特性,如James Clavell(著有改篇成電影的《大班》)和Martin Booth(《Gweilo》的作者),也是僑居香港、以香港為題材寫作,令香港文學跨越了華語,向非華語讀者展示了香港的面貌,可說是中國文學中獨特的分支。因此,我們可以理解倡議小組的用心,香港的確不乏有意思的文學材料去讓人欣賞和研究。

有了文學館,就可能會被管

不過,有材料是否就等於需要文學館?文學館又是否一定要設在西九?

呈現文學的是書本,與視覺藝術不同,讀者即使不欣賞作家的手稿,也不會減低文學作品的觀賞性。所以,如果要展示大文豪的真跡,香港需要的,是一個如香港電影數據館那樣的文庫,而這個盛載文學的容器早已經存在,就是中央圖書館和各大學圖書館的相關館藏。張愛玲遺囑執行人兼知名博客"東南西北"創立人宋以朗也指出,相比起建立文學館或個別的作家紀念館,把文學數據數碼化,讓研究員或對文學有興趣的人可在互聯網上隨時拿到,來得更為重要。

但小說家兼文學館倡議小組召集人董啟章則有另一種看法,他認為,文學館不僅是大師作品的珍藏,還有承傳和孕育文學的使命:"一個理想的文學館除了有館藏和展覽部份,更要有活動中心,去做研究、出版、翻譯和推廣工作。台南的國立台灣文學館就是一個很好的參考。"至於為什麼要在西九,他認為,文學可與西九的其它藝術作跨媒介交流,那正是西九推動文化藝術的方向。

一談到使命,具體的問題就來了。一旦立了"館",無論是在西九與否,"管"就是逃避不了的命運。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教授黃子平說,若成功爭取文學館,隨之而來的就是複雜的權力運作危機。而香港學協會的主席洪清田更指出:"如果建立文學館,將牽涉到國家機器和意識形態方面的考慮,失去了目前自由自在的文學界氛圍。"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後,正處於後殖民時期,前朝沒有確立文化政策,而今天的特區政府又只強調對中國的國家民族認同感,要建立一間倡議本土意識的文學館,看來與政府的意願有所不同。但姑勿論如何,九月下旬重新召開的西九公眾諮詢,"西九應否設文學館"將會是大家熱烈討論的議題。

轉載自BBC中文網: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8232000/8232069.stm





回復 灘主 心雪 的帖子

黃子平教授和洪清田先生一針見血。
我的想法, 有點怪.
文學, 到底, 需不需要一個館, 我是這樣想.
我記得, 在中央圖書看到了西西等等香港文學的手縞, 看着看着, 發現他們的字跡, 各人也有特點.
除此之外, 便沒有其他了.
文學館裏, 可以放些甚麼?
文學館, 又可以有甚麼活動?
一個館, 對文學有沒有用?
放東西入一個館, 是甚麼意思?
羅氏祖屋, 警察, 火車都有館, 文學要不要一個館? 文學放不放得入一個館?
這些問題, 是我想到文學館時想起的.
可是, 我想, 不必要在文學前面加上'香港'  就把 '香港文學' 看作 '集體回憶', 有某種社群的意義.
我想到高行健冷的文學的說法, 文學在現時代, 不是熱烈被推動或推動的東西來的.
我想, 我是喜歡文學的人, 也是一個香港人, 可是如果有個文學的館, 又如果沒有一個文學的館, 也沒所謂.
             (個人意見)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