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連載小說] 《煙雨桂林》第一部《初戀》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恒文 固定筆手 2017-3-2 13:18:46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煙雨.jpg


1



什麼是最甜蜜的?
初戀是最甜蜜的。
什麼是最美好的?
初戀是最美好的。
什麼是最快樂的?
初戀是最快樂的。
什麼是最難忘的?
初戀是最難忘的。
啊!初戀——我生命的泉源!

這是我曾經寫在日記本裡的一段話,是我在與曉峰相識後寫下的。
我與曉峰的相識過程,既帶有偶然性,又帶有戲劇小說裡那種浪漫的色彩。
那天下班,我走出飯店時,外面正飄飛著無盡的雨絲,遠山近樹籠罩在一片迷朦中,給人一種溫情綿綿的感覺。不知為什麼,我從小就喜歡雨,尤其喜歡我們桂林這座小城的雨。我覺得我們這座小城的雨跟任何一處地方的雨都不同,她好溫柔,好纏綿,好多情。而我們這座名聞天下的美麗的小城,也只有在雨天才是最美麗的。
燕茹和子茜卻不喜歡雨,燕茹倒還好些,雖不怎麼喜歡雨,卻也不怎麼貶低雨。子茜卻不同了,每當一下雨,她就要抱怨說:“這鬼天氣!一下起來就沒個完,到處濕漉漉,灰濛濛,陰慘慘的,搞得人心火躁。我最不喜歡桂林的就是這雨天……”
我雖然極不贊同子茜對小城的雨天的偏見,但我也從沒有反駁過她,對同一樣事物,不可能每一個人的觀點都相同啊!何必硬要她們跟我一樣癡迷雨呢?
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歡小城的雨,我也不在乎,我只要一個人默默地感受小城的雨的那份纏綿,溫柔,多情和美麗,我只要小城的溫柔,纏綿,多情和美麗只屬於我一個人就行了……
我於是撐開了雨傘,走向迷蒙的雨中。飄飛的雨粒不斷地撲進傘裡,飛濺在我的臉上,使我頓覺一陣清爽神怡。我不想那麼快就回家去,小城的雨就象我最知心的朋友,每次遇上,都令我難分難舍。我想,整個小城也許沒有一個象我這樣愛雨,癡雨的吧。
來到濱江愛情大道上,我站在江欄邊,看雨霧中緩緩飄遊的畫船,看訾洲飄渺的煙雨,看煙波中“豪飲”的象鼻山,看橫跨江面如長虹的解放橋……這一切雖然早已鐫刻在了我的心中,但每次看來,都會增加一層愛意和戀意。
“賣報。賣報。看報嗎……”一個報販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沉思。
我扭過頭,原來是一位中年婦女。她一手撐著傘,一手摟著一摞報紙,肩上還斜背著一個裝滿報紙的挎包,一雙眼睛充滿著期待地望著我。
我頓生幾絲憐憫,一下子跟她要了五六份報。於是她帶著萬分的感激和欣喜走了。
我本想把報紙迭好回家再看,但就在我迭的當兒,一張《桂林日報》上的一行標題吸引住了我的目光:《煙雨桂林》。 於是我忍不住展開來看,原來是一首詩歌:

若煙的輕霧 ,
似嬌羞的面容。
飄揚的絲線,
似柔軟的秀髮。
細細的淅瀝喲,
似纏綿的軟語。
啊——桂林的雨!
我夢中的情人!
……

啊!把小城的雨比作夢中情人的,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說明詩作者的心中對小城的雨有著一種多麼深摯的情感啊!是誰呢?是誰同我一樣,也這麼地癡愛小城的雨呢?
我不由細看作者署名,作者名曉峰。
曉峰!多富有詩意的名字!也只有有著這麼富有詩意的名字的人,才寫得出這麼富有情感的詩啊!
曉峰是誰呢?是男的還是女的?是老的還是年輕的?但很快,我就不由笑自己了,真是傻啊!如果是女人的話,怎可能把小城的雨比作夢中的情人啊!要是老人的話,又怎可能有著這麼豐富這麼深摯的情感啊!這一定是個年輕男子。
那麼,他是高的還是矮的?胖的還是瘦的?是英俊的還是難看的……忍不住地,我又在心裡幻想和設計這位名叫曉峰的形象來了。
可我實在無法設計出具體的曉峰的形象來。我便又笑起來了,呸!許瑩冰,去你的吧,無來由地幻想一個虛幻的男子幹什麼呢?為什麼要知道他長得怎麼樣呢?他的英俊與否,難看與否,又關你什麼事呢?難道你也想把他當作你的夢中情人嗎?真是莫名其妙啊!
但很快地,一個念頭又這樣飛快地一閃:如果真有一個既英俊又有著豐富,深摯感情的夢中情人,誰說這不是一件甜蜜而快樂的事呢?
頓時,我的心神再也無法凝住在報紙上了!
“若煙的輕霧,似嬌羞的面容——阿妹,你是在看《煙雨桂林》吧?”一位年輕的男子站在離我幾米遠的雨中朝我這樣問道。







本帖最後由 恒文 於 2017-3-2 21:03 編輯



他沒有帶雨具,全身都被雨淋濕了,白色襯衣緊緊地貼在身上。他的頭髮上,臉龐上正不斷地往下流淌著雨水。雨水浸得他的眼睛不斷地眨巴著,他也不去擦一下。
他站在那麼遠的地方,又加上眼睛被雨水浸擾,怎麼可能看得清我在看什麼呢?
我很有些疑惑,不由問道:“你怎麼就肯定我是在看《煙雨桂林》呢?”
“因為你現在正在看《桂林日報》的副刊版,而《煙雨桂林》就刊登在副刊上。”
“就算我現在看的是《桂林日報》的副刊,也不一定就是在看《煙雨桂林》啊!你知道我看的是哪天的報紙呢?”我禁不住笑著這樣打趣他。
“我剛才看見你跟報販買報紙。報販總不會賣隔天的報紙吧?”
我不由笑了——為他這種有趣的推斷和有趣的情態和舉動。而因為這一笑,使我對他不由有了些親切感。於是我又問道:“你也看過這首詩?”
“不僅看過,我還能從頭到尾背出來呢。”隨即他便朗朗地背誦了起來:

             若煙的輕霧 ,
             似嬌羞的面容。
             飄揚的絲線,
             似柔軟的秀髮。
             細細的淅瀝喲,
             似纏綿的軟語。
             啊——桂林的雨!
              我夢中的情人!

            幾曾沉醉他鄉的明媚,
        幾曾留戀別處的甜美,
       然而怎如你——
       如惆似悵的溫柔
       讓我著迷!

       最是那不勝嬌羞的朦朧,
       洇綠著我乾枯的詩行。
       最是那多情纏綿的溫擁,
       勾留了我無數遺失的夢痕。
       更有那濕潤的輕吻啊,
        熨平了我多皺的靈魂。

       高飛的風箏,
       總連著長長的絲線。
       再廣闊的天空,
       也留不住我對你的思念。
       桂林的雨啊——
       我夢中的情人!

       若煙的輕霧,
       是你嬌羞的面容。
       飄揚的絲線,
       是你柔軟的秀髮。
       細細的淅瀝喲,
        是你纏綿的絮語。
        我夢中的情人啊——
        今生非你不娶!


  他背誦完畢,然後抹了一把滿臉的雨水,望著我,說:“看得出,你也很喜歡這首詩,是吧?”
“是的,我真的很喜歡這首詩。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描寫桂林雨的詩,而且寫得這樣的好,這樣的富有感情。”我禁不住由衷地說。
“真的嗎?你真的覺得這首詩寫得好嗎?”他滿是雨水的臉上頓時現出喜悅的神色,“真想不到!你也這麼喜歡這首詩,真是太讓人高興了!謝謝!謝謝!太謝謝了!” 他連聲說著謝謝後,便轉身朝雨中跑去了。
我不禁啞然失笑,這真是個怪人啊!我喜歡這首詩關他什麼事呢?又不是他寫的,用得著這麼高興,這麼感謝嗎?
但沒等我的笑容消失,他又轉過身來,一邊向後倒退,一邊朝我大聲說道:“這首詩是我寫的。”然後他迅速轉身,很快就消失在雨霧中了。
我臉上的表情頓時被固定住了,他那濕漉漉的背影也頓時凝固在我的眼睛裡了!
什麼?他就是曉峰?曉峰就是他?
這麼一首優美的富有感情的詩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人寫的?這可是一個舉止怪誕,甚至有點神經質的人啊!
真的,不管怎麼說,《煙雨桂林》——曉峰——一個怪誕而有點神經質的人,這三樣東西會有著內在的關聯,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這怎麼可能啊!
可是,如果這首詩不是他寫的,他又怎能夠完全背誦出來呢?又怎會在聽到我對詩的評價後如此的高興和感動呢?換句話說,如果不是自己寫的東西,誰又會隨隨便便自認呢?
難道真的是他寫的嗎?這樣一個奇怪的人?
我禁不住把目光朝他消失的方向凝望。我希望他還會回轉來。因為我剛才並沒有認真打量他的長相,他映入我眼中的只是一付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模糊的影像。
他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啊?我不由得竭力地在腦海中搜索,拼合,可是無論我怎樣地搜索,拼合,出現在我眼前的仍然只是一付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影像。
為什麼當時我不把他仔細地打量一下呢?為什麼我總是這樣,明明很在意那樣東西,卻又毫不經意地把他忽視,讓他錯過?我這算什麼呢?真是莫名其妙啊!
我禁不住深深地責備和埋怨自己,並對自己產生極端的不滿來了!
我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雨霧和人群中搜索,如果他再次回轉來的話,我一定要把他看個透徹,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如他詩中那樣的充滿著感情!
但我的希望落空了。他沒有再回轉來,他只留給我一個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影像。
我不得不把疲憊的眼光收回來,帶著深深的失落感回家了。
但我的心裡從這時候起,便多了一首《煙雨桂林》,多了一個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影像和一份如煙雨般飄渺的情思了……




                        2
天休息,我本想在烟雨中守侯那个湿漉漉的,满脸雨水,眼睛不断眨巴着的影像,但燕茹偏偏在这天结婚。我和子茜是伴娘,自然也是婚礼上的重要角色,所以也就无法抽身去烟雨中守侯了。我不禁有些惆怅起来!
但我的惆怅并不完全是因为不能去烟雨中守侯那个令我恋想的影像,燕茹的结婚则占了一大半因素。此时因她结婚而产生的一种失落和茫然感几乎占据了我全部的心灵,就好象小时侯看到一直挨着住的邻居小伙伴突然搬走了一样。
我和燕茹,子茜从小学到高中,都同在一个班上,从来没有分开过。即便高中毕业后,我和子茜考取桂林旅游专科学院,燕茹考取桂林工学院,毕业后我进了文华大饭店,子茜搞导游,燕茹分配在工厂,我们依然还是像亲姐妹一样,经常在一起无忧无虑地玩耍,笑闹,在一起憧憬未来。可现在,燕茹却结婚了,她一结婚,实际上就等于跟我们分开了。因为她有了丈夫,有了家庭,将来还会有孩子,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样与我们在一起无忧无虑地玩耍,笑闹了。久而久之,我们姐妹的情谊自然就会淡了。
虽然我也早已意识到我们姐妹终会有各奔东西的一天,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真有点猝不及防!怎不感到失落和茫然呢?
我不由望望子茜,看得出,她也有着一种深深的失落和茫然感。
恰好子茜也望我,她见我郁郁的神情,便凑近我,轻声说:“冰妹,太闷了!我们出去透透气吧?”
我也正有此意,于是便同着她,偷个空走出了饭店。
我们来到滨江林荫道上,望着漫天雨雾,子茜一开口就抱怨起来:“茹姐也真是的,选这么一个鬼天气结婚,彩头就不好!我看她跟林伟的婚姻一定不会长久!”
平常子茜怎么贬低我喜爱的雨,我都不与她争论,但今天她却把下雨跟吉凶祸福联系在了一起,我可就不依她了。我于是便跟她辩论了起来:
“茜姐,婚姻的长久怎么可能跟天气的好坏联系起来呢?婚姻的长久是由双方的感情决定的。你看茹姐和林伟两人爱得那么深,谁能怀疑他们不会白头偕老呢?”
“他们相爱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他们没有自己的积蓄,没有自己的住房,便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工厂也濒临倒闭。他们随时都有下岗的可能,随时都有陷于为生计发愁,为生计奔忙的境地。要知道,婚姻并不光靠爱就能维持的,尤其是现代的婚姻。没有经济基础的婚姻就象一座地基不牢的大厦,随时都会有崩塌的危险。当恋爱时的浪漫和激情遭遇到婚姻生活中的经济困窘时,所有的爱和誓言都会黯然失色的!当一个人整日都要为生计发愁,整日都要为生计奔忙时,谁还顾及得到情和爱呢?在那种境地里,情和爱再多又有多少价值呢?”
“谁说没有价值呢?婚姻中只要有了情和爱,双方就会把这种情和爱化为一种动力,同心协力去为他们的婚姻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而只要肯努力去创造,谁说境遇不会改变呢?”
“可创造也得要有条件才行呀!你什么条件都没有,怎么去创造呢?就象你想要造一条船去航行,可你什么材料都没有,怎么造呢?当然,你可以去筹措你所需的一切材料。但是,筹齐所需的材料却要花费你毕生的精力,当你筹齐了所有的材料,当你把船造好后,你却已经筋疲力尽,你要航行的雄心壮志却早已在时光的流逝和艰苦的创造过程中磨蚀干净了,你还想去航行吗?
“那照你这么说,没有经济基础的,没有舒适生活条件的,就不配有爱情和婚姻了?”我禁不住带着嘲讽道。
“我并没有这样说。但如果爱情和婚姻存在的意义仅仅是生儿育女和为生计奔忙的话,那么,这样的爱情和婚姻我宁可不要!”
“那你是非有钱人不嫁啰?”我禁不住又带点嘲讽道。

“那当然。不过,也不一定非得要顶有钱的。其实我的要求也不算高,我只想过舒适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只想随心所欲地享受生活,只要能保证我过上舒舒服服的生活就行了。你知道,我可是不愿吃苦的啊!”
“可你又怎能够肯定你的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呢?要是命运偏偏注定你要跟一个无钱的人过一辈子,你又如何呢?”
“所以,我也很迷惘啊!”子茜禁不住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望着如烟的雨雾,眼神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惘然,“有时候想起来,对结婚真有点悲观了。如果结婚仅仅是为了生儿育女,为了生计操劳,还不如不结的好。”
“茜姐,你这是把婚姻庸俗化了。其实,婚姻并不仅仅是生儿育女和为生计操劳,也不仅仅是舒适的享受,婚姻还有更深的内涵——即人生的更完美的体现。当有一个随时可以把心掏给你的人爱着你,关怀着你,并与你一同共度人生,这难道不比一切都好吗?”
“冰妹,我承认我是有点把婚姻庸俗化了,但你难道不也有点把婚姻理想化了吗?”子茜带点揶揄的语气笑道:“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你把婚姻想象得过于美好,过于崇高,过于伟大了吗?现实生活中真有那么回事吗?”
“怎么没有呢?你爸爸妈妈和我爸爸妈妈他们的婚姻难道不是美好,崇高和伟大的象征吗?”
“他们那是什么年代,而现在又是什么年代?你要清楚,现在是九十年代,是金钱衡量和决定一切的年代!”
“我不管是什么年代,以前也好,现在也好,我都坚信真情和真爱始终都是人世间的主旋律。这是任何力量都改变不了的。”
子茜笑了起来,“冰妹,我看你是受你爸爸妈妈的影响太深了。简直就是他们的忠实信徒了。”
我也忍不住笑了。我承认子茜说的是事实,我的确受到爸爸妈妈很深的影响,从小到大,他们相互关怀,相互体贴,相亲相爱的真挚感情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我尊敬他们,崇拜他们,我把他们当成了学习和效仿的榜样。他们的每一句话,每一种观点,我都当作真理和行为的规范。我甚至还在心里幻想过,此生别无他求,只求将来能有一个男人象爸爸爱妈妈那样爱我,只求将来的婚姻能象爸爸和妈妈那样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就心满意足了!
正由于我把爸爸妈妈的感情和婚姻当成了楷模和榜样,甚至当成了尺度,因此,我对那些向我献殷勤,讨好我,追求我的男子没有一个看得上。我觉得他们没有一个符合我心中的尺度。我还曾暗暗发誓,倘若此生遇不到符合我要求的男子,我宁愿终生不嫁!真的,我对于爸爸妈妈他们的崇拜已到了如此的程度!子茜说我是他们的忠实信徒,一点也不为过!
当下我便笑道:“既然他们能够影响我,使我成为他们的忠实信徒,这不正好说明建立在真情和真爱之上的婚姻才是最值得向往的吗?”
子茜于是也笑了,笑毕,说道:“好了,冰妹,不说这些了!什么婚姻呀,情感呀,腻透了!”
“但即使再腻烦,这也是无法回避的呀!你难道因为腻烦就不准备面对了吗?”
“我知道无法回避,可是却又不知道选择什么样的爱情和婚姻才好。我想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嘛,可又担心他不可靠不忠诚;我想找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结合嘛,可我又害怕吃苦,害怕普通;我想找一个既有钱又可靠又忠诚的丈夫嘛,可这样完美的男人又哪里能够有……唉!我现在是想不敢想,做又不知如何做!真不知道我将来的爱情和婚姻会是个什么样子?”
子茜说罢,定定地望着我,似乎在等我的回答。
我一下子却不知怎么回答她,只好把目光转向雨雾飘渺的江面,看到江面上被雨落成的蜂窝状,我才感觉到我们原来是站立在雨中。刚才我们的谈话过于专注了,以至把淅沥的雨声都忽略了,直到此时默然了下来,雨点溅落在树叶上,伞面上和地上发出的杂乱的声音才传进耳鼓。我虽十分的喜欢雨,但此刻我却无心欣赏。
沉默了一会,我才说:“茜姐,其实你的迷惘是多余的,有那么一个忠诚,可靠,完美的人在等着你,为什么你不考虑呢?如果我有……”
“你是说康南吗?算了吧,就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男人,我也不会考虑他的。”
“为什么呢?你是真的嫌他没有经济基础吗?你是真的把你刚才说的那些观点当作选择爱情和婚姻的标准了吗?可他对你确确实实是一片真心啊!从在学校时到现在,他都是那么真诚地爱着你啊!你难道不知道吗,他是那种随时都能为他所爱的人献出一切甚至生命的人啊!”
“可这对我有什么用呢?真心和真情变不来我所需要的一切。我需要的不完全是真心和真诚,更不是那种轻许生命的誓言。我要的是无忧无虑的生活,要的是舒适快乐的享受,这些,康南能给我吗?”
以前,子茜也或多或少地流露过这种观点,但我总以为她不过是说说而已,不可能真是这样的。现在看来,这真是她内心真意的流露了。
但我还能说什么呢?各人有各人的爱情观和婚姻观,特别是在当今这个令人迷惘的时代,许多的是事而非的观点都有其合理存在的理由。
我只好说:“茜姐,你变得越来越古怪了!”

“不是我怪,而是现在这个时代和潮流确实如此!”子茜笑呤呤地望着我,带点揶揄道:“冰妹,我倒觉得你的思想过时了,越来越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简直还停留在你爸爸妈妈他们那一代人的思想上。我看你真是受你爸爸妈妈的影响太深了!”
我抿嘴一笑道:“他们那一代人的思想难道不好吗?”
子茜笑了笑,却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细细地盯了我一会,然后真诚道:“冰妹,说真话,那么多的条件好得不能再好的人都在追求你,可你一个也没有看上。你到底要什么样的爱情和婚姻呢?”
我没有立即回答,只把眼光在雨雾中穿行。这时我忽然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我要把眼光尽力地在雨中穿行,看看能不能穿透雨雾,看清雨雾后面的青峰和城市?于是,我便睁着眼睛,望呀望呀。可是,直到我的眼睛都感觉发疼了,也没能穿透雨雾分毫!
其实,我对爱情和婚姻的要求并不高,我只希望他有一颗真诚的心,与我有共同的兴趣和爱好,能与我相亲相爱,相伴终身,就象爸爸和妈妈那样。其余的我一概不在乎。
可是,我这样最简单的要求和愿望直到现在都还只是一种幻想。直到现在,我都没能找到我所向往所憧憬所渴望的真爱。我身边,我周围的男子没有一个符合我的要求和愿望。
难道我的这种思想真的象子茜说的,已经过时了吗?难道这个时代真的已经没有纯真的情和爱了吗?……我不由在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马上,失落和惘然随着这声叹息又涌动了起来。
但很快,我就把涌动起来的失落和惘然的情绪压下去了。我不相信我的思想已经过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纯真的情和爱。而且,我更不相信除了我,就再没有人向往和渴望纯真的情和爱了!
于是,我把眼光收了回来,很干脆地说:“茜姐,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要一个能真心爱我,能与我有共同的兴趣和爱好,能跟我白头偕老的伴侣就心满意足了。其他方面我倒不在乎。”
“呵呵!还说要求不高呢!”子茜笑道:“你这样的要求难道还不算高吗?你的兴趣和爱好就是雨,你喜欢的就是象疯子一样地在雨中漫步。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会有谁再有这样的兴趣和爱好呢?”
是啊!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会有谁对雨情有独钟呢?
我又缓缓地把目光朝雨雾中投去。猛然地,我的眼前闪现出那个湿漉漉的、不断眨巴着眼睛、满脸雨水的影像。啊!谁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就没有了爱雨的人了呢?晓峰难道不是一个爱雨的人吗?他把雨当作了他的梦中情人,他难道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雨痴”吗?
马上,我便对子茜说:“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爱雨的人……”
“是吗?”子茜揶揄地笑着,她张开嘴正要说下去,却不知为什么突然停住了,只怔怔地盯着前方。

我禁不住有些詫異地順著她盯的方向望去。頓時,我心裡不由激跳了起來,啊!那不是我一直在渴望著幻想著的曉峰嗎?
真的是他!他仍然不帶任何雨具,全身濕漉漉地在雨中走著。他時而優遊漫步,時而倒退碎跑,時而張開雙臂似要擁抱整個雨空……啊!我的猜想沒有錯,只有在他的“夢中情人”降臨的時候,他才會出現!
不一會,他便從我們身旁經過。我呆呆地望著他,我想仔細地看清他的真實面容,可是由於他沒有面對著我,加上他的臉上滿是雨水,我看到的仍然是一付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模糊的影像!
他似乎沒有發現我們。有子茜在身旁,我當然不好意思叫住他,很快,他就從我們身邊過去了。
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漸漸遠去了!先前的那股失落和惘然的情緒又禁不住湧了上來。
子茜這時候才回過神來,驚異得連聲道:“想不到!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我以為世界上除了你,再沒有第二個象你這麼癡雨了呢,沒想到剛剛過去的這個人比你更癡!不,他不是癡,他簡直是一個十足的雨顛了!”
我沒有留意子茜的話,我的心神已不在我軀體上了,它已隨著那濕漉漉的背影遠去了。直到子茜碰了碰我,我才醒過神來。
“怎麼啦,冰妹,你不會把他當作你渴望、嚮往和追求的真愛吧?”子茜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我惘然地望著她,正不知如何回答時,恰好康南撐著雨傘跑了來。他大老遠就朝著我們嚷道:“好啊!你們兩個伴娘躲到這裡偷懶來了!”
“偷什麼懶?我們不過是在這裡透透氣罷了!”子茜瞪了他一眼道。
“透透氣?說的倒輕巧!裡面可鬧翻天了,正到處找你們兩個呢!婚禮就要開始了……”
“開始了又怎麼樣?我們又不是新娘!”
“你們可是伴娘啊!沒有伴娘,婚禮怎麼舉行呢?”
“沒有伴娘難道他們就不結婚了麼?”
不知為什麼,子茜和康南兩個只要在一起,總喜歡互相鬥嘴。特別是子茜,跟康南說不上兩句話,便要鬥起來,好象故意要跟他過不去似的。
我不願他們這樣沒完沒了地鬥下去,說道:“算了,別說那麼多了,我們趕快進去吧。”
他們這才停止了鬥嘴。這時雨點突然變得密集起來,打在雨傘上,“畢畢蓬蓬”地響個不停。先前我和子茜出來的時候,只打著一把雨傘,而且這把傘又比較小,雨不大時,兩個人倒還可以遮擋一下,現在雨這麼大,便有些遮擋不住了。
康南見狀,便把傘遮在子茜頭上,說:“子茜,來,我遮你。”
子茜卻撇撇嘴道:“算了吧。你連自己都遮擋不了,還遮我呢?”
“怎麼遮擋不了?我這把傘大,別說你,就是整個世界我都遮擋得了!”康南深情地望著子茜說:“子茜,我敢說,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才能夠一輩子替你遮風擋雨!”
“去你的吧!說話也不先掂掂自己!你有多大能耐?能替我擋得了一輩子風雨?就憑你那個小小的米粉店嗎?”
我覺得子茜的話過於刻薄了些,心裡面很有些過意不去,於是便替康南回應道:“茜姐,你還真別說,我看除了康南,這個世界上真的再沒有誰能一輩子替你遮風擋雨了!”
子茜張張嘴,還想說什麼,我卻推了她一把道:“茜姐,有人願意一輩子替你遮風擋雨難道不好嗎?你今天不答應康南也不行,你看我這把傘這麼小,我可不願意兩人都淋濕了!”
子茜只好鑽到了康南的傘下。也許是雨太大了一點吧,也許是生怕被雨淋濕了吧,走著走著,子茜便把身子緊緊地靠在康南的臂膀上了。康南似乎也生怕子茜被雨淋著,把一隻手摟住了她的肩頭。
望到他們這樣親密的情景,我的心裡禁不住泛起一陣欣慰。但同時又不由有些失落。我情不自禁地往雨霧中望去,但是,雨霧深沉而迷朦,曉峰早已淹沒在不知什麼地方了!
我只得懷著空落和惘然的情緒跟在子茜和康南的後面,朝飯店走去。


                 3
燕茹的婚礼准时在下午六点半举行。
此时的餐厅里灯光明亮,宾朋满座。在餐厅正中的一个小小的婚礼台上,司仪小姐宣布林伟和吴燕茹的婚礼正式开始。按传统礼仪行过婚礼后,司仪小姐又别出心裁地提议道:“欢迎新郎新娘各人发表一下结婚感言怎么样?大家掌声欢迎!”
餐厅里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林伟只得拿过话筒,笑着道:“那好吧,我先发表一下吧。”他凝神思索了一下,然后满含深情地说道:
“各位来宾:今天是我和燕茹结婚的大好日子,此时此刻,我的心里装满着幸福、快乐、欣喜和激动。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却又不知如何表达。真的,此时此刻我实在是太欣喜太激动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我的激动和欣喜的心情!
就让我把千言万语凝结成这样几句话吧:我非常非常感激燕茹,感激她把她的真挚的爱给了我,感激她给了我这样幸福、快乐的时刻,感激她让我成为了世界上最快乐,最幸福,最值得骄傲的人!虽然,我没有什么珍贵的礼物送给我心爱的人,我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票子,甚至有可能还会让我心爱的人跟着我吃苦受累。但是,我有象天空一般宽广的胸怀,我有象太阳一般火热的心,我有象大海一般深的情和爱。我会用我宽广的胸怀保护她,用我火热的心温暖她,用我生命全部的情和爱回报她。
请大家同我们一起记住今天——1995年9月6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吧。从今天起,我将与我最心爱的妻子一起共度人生了……”
这时,眼含幸福泪光的燕茹接过林伟的话说:“是的,从今天起,我就将与我深爱的人在一起共度人生了。不管前路是平坦还是崎岖,不管未来是喜还是悲,是苦还是甜,我都将陪着我最最亲爱的丈夫一起走下去,直到走完人生的道路。请大家为我们祝福吧!”
说完,燕茹满含着温情,满含着缱爱地望着林伟,说:“伟,我也很感激你。我也会用我全部的爱和生命报答你的。”两人情意绵绵地相视着,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
整个餐厅静默了几秒钟后,突然爆发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无不为眼前这真挚的爱情场景感动了!
我感动得更是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对子茜说:“茜姐,这样真挚纯洁的感情还有什么可值得怀疑的呢?拥有这样真挚纯洁的爱情还有什么奢求呢?在这样真挚无私的情感面前,那些用房子,车子,票子垒砌起来的爱情算得了什么呢!……”
子茜却没有说什么,她的眼里也噙满了感动的泪水。她紧紧地握住了她身旁的康南的手,泪眼中透出无限的温情和缱绻。
我又不由感动了。我相信,要是子茜也象燕茹爱林伟那样地爱康南,她也一定能得到康南的天空一般宽广的胸怀的保护,太阳一般火热的心的温暖以及象大海一般深的情和爱的回报的!因为,我知道康南是那种正直,诚实的男子。
啊!要是有一位男子象林伟爱燕茹那样,象康南爱子茜那样爱我,我一定也会用我全部的情和爱,甚至用我的生命报答他的!
可是,在我的生命中,能够有这样的男子吗?在我这一生中,能够得到这样纯洁真挚的爱情吗?
我的眼前禁不住又出现了那个湿漉漉的,满脸雨水,眼睛不断眨巴着的影像。啊!晓峰,你有不有象天空一般宽广的胸怀?你有不有象太阳一般火热的心?你有不有象大海一般深的情和爱?你会不会用你全部的情和爱,甚至用生命去回报爱你的人?……

燕茹的婚禮過去了,但我喜愛和渴盼的雨卻沒有過去。現在是初秋,不是早春,雨本不該久留的,但她好象懂得我的心思,懂得一個正陷入情愛幻想的年輕女子那種焦渴的心情,所以特意地留下來,要幫我實現我的夢想似的!
小城的雨,就是這麼的有靈性!她就象瞭解自己的女兒那樣地瞭解我,在我歡樂的時候,她也會跟著我一起歡笑;在我煩惱和憂傷的時候,她則把我摟在她的胸懷裡,用她那涼爽的親吻和愛撫寬慰我;在我彷徨迷茫的時候,她又鼓勵我,引導我,給我信心,勇氣和力量……小城的雨啊,她簡直就是我生命的源泉!
淅淅瀝瀝的雨下了一夜,我也幾乎聽了一夜。初秋的雨一般不會這麼纏綿的,可小城的雨卻不同,無論何時,除非她不下,一旦下起來,她總會象春雨那般溫柔纏綿,那般如煙似霧!
以前聽雨、賞雨、愛雨時,我的心只感到一片純淨而空靈,沒有一點其他的雜念。而此時的雨,在我聽來,看來,以及深深地愛戀的時候,卻多了一種幻想,一種思念,一種期待,甚至一種迷茫和紛亂了。不用說,這完全是因為一直在我心裡閃現的那個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的影像的緣故啊!
真的,曉峰還沒有出現前,我沒有這種迷茫和紛亂、幻想和思念的情緒,更沒有此時這種難以入眠,眼巴巴盼著天亮,盼著與他相遇的時刻快點到來的焦渴急盼的心情!
啊!曉峰!曉峰!你知道嗎?你是第一個啟開我少女心扉,第一個讓我如此思念,如此期待,如此幻想的男子啊!你會是我的終身的伴侶嗎?
天終於一點一點地放亮了。從窗戶上可以看清楚灰白色的天空了,還有沾在窗玻璃上的雨珠,也在晨光中泛出晶瑩剔透的白光來了。窗外雨聲依然淅瀝,但我卻沒有夜時的那種迷茫、紛亂、焦渴的心緒了。我只要去雨中守侯,就一定會見到他的。
吃過早點,我便撐著一把雨傘出門去了。我不知道曉峰何時會出現,但我可以等,今天正好我休息,有的是時間,我可以等到他出現為止。
瑟瑟的雨絲默默地揮灑著,如細沙輕落在傘面上,樹葉上,樓簷上,又聚成顆顆珠粒,滑過傘脊,滑過葉面,滑過檐溝,滴滴答答地匯成嘈嘈切切的雨聲……如絲如絮的雨絲,洇綠著灕江,濕潤著峰林,使小城顯出了詩一般的溫柔!
雨水的清涼從我穿著涼鞋的腳上沁入心脾,飄揚的雨絲又不時地撲進傘內,輕吻著我的面頰,那一絲涼爽,更是讓人心神愉悅。我走在濕漉漉的,涼爽的,雨霧飄渺的大街上,仿佛穿行於晨霧飄嫋,露珠滴答的山林間,是那麼的空靈,清幽!
啊!紛紛揚揚,飄飄灑灑,絲絲縷縷,濕濕潤潤,清清涼涼,柔柔和和的小城的雨啊,你不僅自己本身是一首溫柔的詩,你把小城,把我,把生活在小城的人們也變成了一首柔情如絲的詩了啊!


雨絲默默地飄灑著,碧綠的灕江上懸浮著一層薄如蟬翼的霧紗,滿載的遊船“突突”地在這層薄霧中穿行,猶如籠上了一層紗幔一般。遠處的峰影飄渺若無,林蔭在雨絲中深沉凝重。倏然而過的陣風搖曳出一片雨影的斑斕,無數的裙裾和花傘在雨影中更如朵朵綻放的鮮花……一切的一切,無不蘊含著柔柔的詩意,讓人神癡!引人遐想!
此情此景下,若能與自己心儀的人依偎傘下,觀賞雨景,那該多好啊!
可是,他是不是我心儀的人呢?我有不有與他依偎傘下觀賞雨景的那一天呢?我所幻想,我所渴望的真情和真愛是不是就要來臨了呢?
正當我陷入幻想的時候,身旁突然有人說道:“看得出,你也非常喜歡雨,是吧?”
我急忙扭頭一看,心裡頓時不由驚喜得狂跳起來,啊!曉峰!他終於來了!我終於等到他了!
我被驚喜和激動震暈了頭腦,一時竟想不起回答他了。但我這回卻沒有忘記打量他,我的一雙急盼和焦渴的眼光象粘膠似的粘在了他的臉上。
儘管他仍然全身濕漉漉的,滿臉的雨水,眼睛不斷地眨巴著,但這回我看清楚了:他有些清臒,但很英俊。臉龐,鼻子,嘴唇線條分明,特別是他那雙眼睛,很有神潤。他個子適中,瘦而不單,全身散發出一股子精幹的氣息!
他見我這樣直直地望著他,不禁驚異地往自己身上瞧了瞧,然後自嘲地笑道:“你這樣看著我,是不是覺得我有點象個瘋子?”
我頓時羞紅了臉,我真是太失態了!一個女子這樣直直地盯著一個男子看,這多少有點叫人難堪啊!
我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不不……我絕沒有這樣的意思。我不過是有點感到驚奇,怎麼這麼湊巧,又在這裡碰到你呢?”
其實,我說的並不是真話,這哪裡是湊巧啊,我是專門在這裡守侯的啊!
“你認為湊巧嗎?可我不認為這是一種湊巧,而是一種雨緣呢!”他抹了抹臉上的雨水,說:“如果你不癡戀雨,我也不癡戀雨,我們又怎會有雨中的巧遇呢?你說是不是?”
啊!誰說不是呢?如果我不癡戀雨,如果不是他用真摯的感情寫出了那首《煙雨桂林》,我又怎會注意到他呢?是小城的雨,是緣於我們心中共有的一種對雨的情感把我們拉在了一起啊!
我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 ,曉峰是第一個能一眼看到我內心,知道我內心的人啊!但是,如果沒有相同的志趣和愛好,如果沒有心靈的感應和相通,他又怎能夠看到我的內心裡去呢?
啊!曉峰,你除了知道我對雨的那份情感外,你還知道我對人間真愛的那份執著的幻想,嚮往和期待之情嗎?
我不禁感動而又有些羞赧地望著他,用了一種最真誠的聲音說道:“ 真的,我的確很癡愛雨。我把她當成了我最知心的朋友,當成了我心靈的寄託。每當我高興快樂的時候,我便會與她一起分享;每當我憂鬱,煩悶,或者痛苦的時候,我就會投入她的懷抱,接受她的撫慰……”


他顿时也显得异常欣喜快乐地说:“呵呵!想不到在我们这个小城里,也还有着一个如此爱雨的人!我一直还以为我只是孤独一个呢,现在好了,我终于有了知音了!”他快乐得就象孩子似的跳了几跳,并连连抹着脸上和头发上的雨水。
“说真的,我也还从来没见到过象你这么痴爱雨的人!你不但把雨当作了你的梦中情人,你还把整个的身心都融入到雨中去了。”我也非常快乐地说。
他把脸朝天仰起,让雨点直接掉落到他的脸上,然后他又一把抹去满脸的雨水,把眼光平视着我,激动地说:“不错,我真的可以说是把整个的身心都融入到雨中了。雨即是我,我即是雨,我们是知己,是不可分割的一个生命的整体!”
他激动地说过这几句话后,忽然又现出几丝羞赧的神情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有点神经不正常?或者说是有点发疯?”
“不,不,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我真诚地说:“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感觉到你是一个与雨一样的有着丰富情感的人!你的那种身心与融的对雨的痴爱情景着实令我感动,真的,我很感动!你让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一种纯真的感情,这绝不是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所能表现得出的!”
真的,一个有着如此丰富情感的人,一个对某一样事物如此倾情如此执着的人,怎么会是神经病呢?如果他这样就被界定为神经病的话,那我仅读了他的一首诗,见过一次他的模糊影像,就对他这样地充满幻想,充满渴望和期待,甚至神魂颠倒地在这里翘首守侯,岂不是更大的神经病了?
不!我们不是神经病!我们是两颗真心的磁吸!是两份真爱的奇遇!是上天特意安排的一段缘分!
他似乎也很感动,眼睛里闪着晶亮的光。说:“谢谢你!你是第一个这么理解我的人!在你之前,人们都以我为神经病,以我为疯子。只有你能这么理解我,能体会到我的对于雨的这份纯真的感情。要说感动,我才是最感动的啊!”
我说:“其实,一个人要做什么事,只要认为是对的,没必要求得别人的理解的。一份纯真的感情,一份高雅的志趣,又怎是一般的庸俗的人所能理解的呢?你说是吧?”
“是的。你说得对。”他点着沾满了雨珠的头,神情痴迷地望着漫天的雨雾,然后问我道:“你认为雨有灵性吗?”
“当然有。是雨孕育了生命,是雨赋予了大地勃勃的生机,有了雨,才有了大地上的一切生命,才有了我们人类繁衍生息的保证。可以说,雨是万物之灵,她比人类更富有灵性!”
“而且,雨不仅象征着生命,更象征着纯洁的爱情。她的纯洁,她的多情,她的坚贞正是我心中向往,憧憬和渴望的的爱情的样式!”晓峰接过我的话说。
啊!我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之爱雨,不也正是因为雨与我心中渴求的爱情有着相同的质量吗?每一个痴爱雨的人,有谁不把她与纯洁的爱情联系在一起呢?
禁不住地,我怀着激动说:“真的,没有比雨更象纯洁的爱情了……”
“特别是当你沐浴在雨中,你感到的更不仅仅是纯洁和美好,更还有那无私的崇高和伟大,以及纯自然的超脱!”他也异常动情地说:“在那一时的情景中,你会有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你的心里除了深挚的爱情,一切的忧郁,惆怅,甚至一切的私心和杂念都已经被清爽明净的雨水涤荡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一毫了!你感到的是你整个的心间一片纯净,一片宽广,一片透明——甚至连深挚的爱情也都是透明的了!”
“真的吗?真的会有如此特别如此美妙的感受吗?”我不禁又神往又带些惊疑道。说真的,我虽然那么那么的爱雨,那么那么的痴迷于雨,可我的心间却从来没有过完全纯净、宽广、透明,甚至连爱也透明的一刻!有时候在雨中,我反倒还因为雨勾起了一种不知从何而起的迷惘和烦闷的情绪。雨虽然也使我感到快乐和愉悦,却从来没有过那种全身心的畅快感!难道与雨相融真的会有那种特别的美妙的感受吗?

也许是我的惊疑的语气和神态使他感到不快吧,他的语气顿时变得有些生硬道:“要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不自己试融入到雨中一回呢?你不身心与融地去感受去体验你之所爱,又怎么能够产生深挚的刻骨铭心的爱呢?又怎能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呢?”
是啊!为什么我不去感受和体验一回与雨相融的那种特别和美妙的韵味呢?我枉自说是雨痴呢,竟然连雨都没有沐浴过,竟然连雨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受都不知道,这岂不是笑话么?
于是,我立即收起了伞,仰起了脸庞,微眯了双眼,把自己完完全全,毫无遮挡的置于在蒙蒙细雨中了。细密的雨点落在了我的脸庞上,落在了我的头发上,落在了我整个身上,一股沁心的清爽顿时延遍了我的全身。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愉悦和震颤!
啊!真的,沐浴在雨中,就像是依偎在母亲的怀中一样,那慈爱的轻吻和爱抚是多么的温馨啊!在如此晶莹、纯洁的万物之灵的洗礼下,什么忧郁、怅惘,什么私心、杂念还能留存得住呢?别说整个心间和爱是透明的,就连整个世界也都是透明的啊!
情不自禁地,我满含深情地望着他,说:“现在我才知道,难怪你会这样沐浴在雨中!只有心中充满了爱,只有具有一颗真挚的心的人才能够这样啊!以前,我自以为我是很爱雨的人了,再没有谁比我更爱雨的了,可现在跟你比起来,我根本算不了什么!”
“不,实际上你已经算得上一个非常痴爱雨的人了。这我是看得出来的,在你的心里,有着对雨的最深挚的感情。”他满含真诚地望着我说:“其实,你不要为我刚才的话所迷惑,那不过是我个人的观点。你说的其实也很有道理,爱一样东西,只要心中充满了爱,不一定非得要与之融合在一起的……”
“可是,不身心与融地去感受去体验你之所爱,又怎么能够产生深挚的刻骨铭心的爱呢——这可是你说的啊?”
“ 是的,我是这样说过。但是,这毕竟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事,也毕竟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事。虽然,我们做什么事可以不必求得别人的理解,但是,当全世界的人都不理解你,当你孤立于全世界的人之外时,你还能泰然自若吗?”
我很想说:“为什么不能呢?不是还有你所爱的和爱你的人吗?只要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理解你,何必还要全世界的人呢?”但我没有说。一来这样的话我还不好意思说,二来我不相信他会感到孤独。一个心中充满了深挚的爱的人,一个心中有着梦中情人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会感到孤独啊!
我于是便也学他的样,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真挚地这样说:“然而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感受和体验到了雨的精妙和绝美的韵味,只有你一个人禀赋了雨的精魂,这难道不值得骄傲和自豪么?”
他于是笑了。望着我,笑颜里流露出了令我砰然心跳的柔情,他显得很是开心快活地说:“呵呵!看来,我真的是值得骄傲和自豪了!还有谁比我更爱雨呢?”
“是啊!恐怕再没有谁了!就凭<烟雨桂林>里的那一份柔情,那一份爱恋,那一份真挚,谁又能比呢?”
他禁不住又笑道:“你真的觉得<烟雨桂林>写得好吗?”

“真的。寫得實在是太好了!”我由衷地贊道,禁不住也笑道:“只是不知道曉峰是不是你的真名呢!”
“這不是我的真名,是筆名。我的真名叫徐志浩。”
“志浩?我覺得倒沒有曉峰好聽。以後我就叫你曉峰,好嗎?”
“好呀!你喜歡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名字不過是代表一個人的符號,沒有多大的實際意義,重要的是人的本質。你說是吧?”
“我不贊成你這樣的觀點。”我嚴肅地說:“名字可以說是一個人一生的注釋,是一個人一生的行為,品性的濃縮。如果說名字沒有多大的實際意義的話,那麼,人們何必還要費盡心思地要取個好名呢?隨便叫什麼阿貓阿狗不就得了?就是你這曉峰的名字,你敢說沒有經過一番心思麼?你敢說不是代表你心中的某一種意思和心願麼?”
他禁不住又笑了。我注意到了他的笑容,他的笑容在他英俊的臉上是那麼的燦爛,開朗。從他的笑容可以看出,他是多麼善良,溫和,誠實的一個人!
他一邊笑一邊道:“我接受你的觀點。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我想,你的名字一定很有寓意,一定很好聽,對吧?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姓許,叫許瑩冰。晶瑩的瑩,冰雪的冰。”
“好一個晶瑩的瑩,冰雪的冰!”他驚歎道:“難怪你現在還沒有男朋友!”
“何以見得呢?”我也禁不住睜大了眼睛,驚異道:“你憑什麼說我沒有男朋友?”
“憑你的名字和我的直覺呀!”他笑道:“從你的名字可以知道,你有著一顆容不得半點雜質,象水晶一般晶瑩透明而又象冰雪一般冰冷的心!在這樣一顆晶瑩的冰冷的心裡,一般人是很難進得去的,所以,我斷定你不會有男朋友。還有,如果你已經有男朋友的話,又怎會孤零零一個人懷著迷惘,悵然和失落在雨中沉思呢?我想,這決不會僅僅是因為愛雨的緣故吧?”
我也不由笑了。我承認他的直覺還是有些準確的。的確,在我的心裡,是容不得半點我不喜歡的東西的,尤其是人,我若不喜歡的人,我會緊緊地關閉我的心扉,永遠也不會讓他們走進我的心裡的。
但是,他又有一點沒有說准,我的心也並不完全是冰冷的。如果是我喜歡的人,我的心也會象春天一樣溫暖,象火爐一般熱情的——就象對他一樣!
於是我說:“我真的使你覺得我的心象冰雪一般冰冷麼?”我多麼希望他能看出我並不是那種真正冰冷的人,對於我所愛的人,對於他,我會熱情如火的啊!
如果他連這一點都看不出的話,那麼,他又怎是與我心靈相通的人呢?我們的愛好和志趣又怎會是完全相同的呢?
我禁不住緊緊地盯著他,等待著他的回答。他微笑地望著我,沉思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說:“不,你的心並不完全是冷的。對於你喜歡的人和事,你會非常熱情非常火熱的!”
我頓時感到一陣快樂和甜蜜,能得他這樣的理解和評價,是多麼的可貴啊!因為,他已經是我傾慕,是我愛戀,是我要緊緊抓住的人了!
但我又不想當面承認他的直覺完全準確,不想讓他覺得那麼容易摸准一個女子的心靈,更不想讓他知道我已經是那麼那麼地傾慕他,愛戀他。
我於是只淡淡笑道:“你這樣的推斷未免太牽強了吧,照你這樣說,我也敢肯定你也一定還沒有女朋友呢!”
“是嗎?”他笑道:“你依據什麼呢?你能說出依據嗎?”
“一個有了女朋友的人,還會把雨比作夢中情人嗎?一個有了女朋友的人,還會象瘋子似的在雨中沐浴嗎?如果你真有了女朋友的話,我不相信她會容忍你這樣的行為!”
他笑道:“難道你就不許她也同我一樣,是一個癡雨的並且十分理解我支持我的人嗎?”
“如果她是一個非常理解你支持你的人的話,為什麼她不象我這樣與你一起沐浴在雨中呢?”
但話一出口,我便不由得臉紅起來了。我為什麼要拿自己來打比喻呢?他的女朋友愛不愛雨,理不理解他,支不支持他,關我什麼事,與我有什麼牽連,我為什麼要與他的女朋友扯在一起呢?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我頓時趕緊把臉轉向雨霧飄渺的江面上了。


或許他也體味到了我話中的寓意,良久,他才含笑道:“瑩冰,真給你說對了。我的確還沒有女朋友。在遇上你之前,的確沒有一個女子能夠象你這樣理解我支持我。”他停頓了一下,又特別加重語氣補充了一句,“真的,你是第一個理解我,支持我的人!”
我沒有說什麼,我的臉上仍然發紅。但從我的心裡卻禁不住湧起了一陣欣喜和快樂:我所幻想的,我所憧憬的,我所期盼的真愛,不正是雙方都要是彼此的“第一個”嗎?
沒想到我的沉默卻使他感到了些茫然無措,他於是也沉默了下來。我們之間便出現了一陣良久的靜靜的氛圍。
這時候雨聲驟然間變大起來,淅瀝聲,畢蓬聲,吧嗒聲混響成了一片。我也猛然間意識過來,啊!我曾是那麼渴望,那麼期盼與他相見,怎麼能靜默下來呢?
我於是垂著發紅的臉,柔聲道:“曉峰,你覺得我們小城最美的是什麼時候?”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煙雨中的時候囉!你難道不聽說過‘夜上海,霧重慶,雨桂林’這句話嗎?雨中的桂林,那才是最美最美的啊!”
我何嘗不知煙雨中的小城是最美的呢?我不過是想印證一下我所期待的人是否與我有一樣的感受罷了,當你喜歡上一個人,當你要把他與你的理想,與你的將來聯繫在一起的時候,你又怎能不關心,不在乎他與你有多少共同之處呢?
禁不住地,我又問道:“那我們小城最美的地方又是哪裡呢?”
“小城最美的地方就是這裡。是這條愛情大道。”他不假思索地說。
我情不自禁地點點頭,表示贊同。真的,在我的心裡,也一直認為這條愛情大道是小城最美的地方。
這裡不僅面臨寬闊平緩的江面,翠綠的訾洲,還與象鼻山,伏波山相鄰。晴天麗日之下,這裡濃蔭婆娑,青峰倒影,畫船悠遊,景色如畫。
黃昏和入夜後,這裡又別有一番韻味。灕江的黃昏格外地令人神往,只見西斜的太陽銜著遠山,把江水染成一片橙色,沉思在暮靄中的安謐裡。橙色綿軟輕柔的江水浮著畫船,蕩漾著,婆娑著,流向桂樹蔥蘢的訾洲……
入夜,星海一般迷離閃爍的燈光,把天和地,樹影和峰影和樓影又染成迷蒙渾涵的絳紫色。月色揮灑的大道上一抹幽深的寧靜,絲絲小風攜著拍岸的輕浪的細唼和縷縷水藻的微膻,悄悄闌入有宿鳥睡意沉沉的嘀咕聲傳出的樹蔭裡。
班駁的樹影下成雙成對依偎著的青年男女在漫步著,在坐擁著,那衣香鬢影和繾綣的青春律動,使夜在這裡彌漫著濃濃的暖意……若是煙雨濛濛之時,這裡更是如詩般婉約,如畫般纏綿。
淡煙疏雨以柔柔的濕潤簇擁著慢慢踏行的身影。有形的是晶瑩透亮的小水珠在舒展的傘葉上逗起淺淺的低語,無聲的是迷迷濛濛的雨意圍上身來。相偎的戀人頂著朵朵花傘,傘影襲來,傘影遠去。風瀟灑地吹來,又俊逸地飄去,濕漉漉地灑下一地的柔情蜜意。
飄渺的煙雨濃著來,淡著去,模糊了人,氤氳了樹,柔和了屋角樓宇的線條,蒼茫了如簪聳立的峰林,如帶蜿蜒的江流……那份纏綿,那份美麗,或許還有幾份惆悵,真非言語所能道出!


本帖最後由 恒文 於 2017-3-14 11:46 編輯

我正要說點什麼,曉峰卻感歎道:“但是,不知道你聽不聽到過,有人這樣評論我們的小城,說小城美是美,只可惜太破舊了!就象一位美麗的姑娘穿著一身破舊的衣裳一樣,本來很美麗的人都黯然失色了!我雖然對這樣的評論不以為然,覺得小城這樣正好顯出了她的一種樸素的自然的美,就象農家姑娘的樸素自然的美一樣。這正是小城的獨特之處。但仔細一想後,又覺得他們的評論也很些道理。一個本來非常美麗的姑娘,如果再配上得體的衣飾裝扮,不是更顯出她的美麗了嗎?就象那句俗語說的‘三分人才,七分打扮’,更何況我們的小城是十分的人才,別說是七分的打扮,哪怕多加一分的打扮,也一定會更加美麗的。瑩冰,你說呢?”
“是呀,我也是這麼想的。”我禁不住也歎道:“我們的小城的確顯得有些破舊了。我在飯店前廳部工作,就常常聽到遊客抱怨小城的建設與美麗的山水太不協調,太不般配了。除了三山兩洞一條江,市內再沒有什麼可看的可遊的和可玩的地方了。說真的,我也真希望小城能夠來一次大規模的建設改造,換上新的時裝。不過,不知道這個願望能不能實現,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實現……”
“但是,若小城真的換上了新的時裝,我卻有些擔心……”
“擔心什麼呢?”我不禁感到驚異地望著他。
他顯出了些迷惘,說:“我擔心若是小城換上新的時裝後,會不會把原來樸實,自然的美破壞了?就象有些農村姑娘,原本是那麼的純潔,樸實,善良和真誠,可是,到了城裡打工後,受到城裡的環境和風氣的影響,把整個人都改變了,把原來好的品質都改變了,不再是原來的純潔,樸實,善良和真誠的農村姑娘了!如果我們的小城因為換上‘時裝’而失掉了原來的樸實,自然的美麗的話,我倒寧願她不要換‘新時裝’的好!”
“這倒是個問題。”我不由也陷入了迷惘,“真的,如果小城失掉了原來的樸實和自然的本質,那就不是我們的小城了。”
但很快,我又從迷惘中走出來了,說:“但是,社會在發展,時代在前進,人們的思想觀念也在發生著變化。如果因為害怕失掉某些東西而拒絕發展,拒絕前進,拒絕改變,那不是要落後於社會和時代的潮流而將被社會和時代的潮流所拋棄嗎?每一樣事物,只有順應社會和時代發展、變革的潮流,在立足原來本質的基礎上不斷地調節自身,改造自身,才能永葆美麗,永葆魅力!只要立足在原來本質的基礎上,只要堅持原來好的品質,是不怕改變的。你看那些進城的農村姑娘,有好些雖然受了城裡的環境和風氣的影響,發生了變化,但她們變化的只是外表,她們的外表變得時髦,新潮,漂亮了些,而她們原來的純潔,樸實,善良和真誠的本質並沒有變。她們變化的外表與原來的品格結合起來,倒顯得比以前更加漂亮更加光彩照人了!如果我們的小城經過一番建設,改造,換上的是一件不僅沒有破壞她原來的樸實和自然的美,反倒更適合她也更能體現和突出她的美麗的時裝的話,那不是更好嗎?曉峰,你說呢?”
他笑了。他臉上的迷惘很快也沒有了,他開心地說:“瑩冰,你的口才真好!聽你這樣一說,我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讓我們共同期待我們小城的美好的未來吧。”
“你相信會有那一天嗎?”
“我相信會有的。而且,我相信那一天也不會太久了的。”他滿懷著信心和把握地說。
我心裡頓時禁不住激動了!我的思緒也禁不住飛到了小城的未來中了!啊!小城的未來一定比現在更加美好的。換上新的‘時裝’的小城一定比現在更加美麗動人。啊!小城的未來,你快一點來吧!
雨又變得如煙霧般朦朧,濛濛的細雨象粉末似的撒在我們的身上,煙雨中的小城似乎也在期待著自身改變的那一天的到來呢!她在煙雨中更極力地顯出了她所有的美來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曉峰忽然說:“啊!瑩冰,對不起,我該走了。”
我頓時從幻境中回過神來,一股悵然的情緒不由自主地湧上了心間。良久,我才幽幽地點點頭道:“怎麼樣才能夠再見到你呢?不會只在雨中吧?”
“不會的。我不只愛小城的雨,我也愛小城的陽光,更愛小城的一切。你只要還願意把我當你的朋友,我們會經常見面的。” 他望著我,眼光中的柔情更似煙雨一般纏綿。我不禁砰然心動,刹時湧起一種無法分別,無法離開的留戀。我多想永遠永遠地留下他的柔情啊!
然而,他還是走了——不,是跑了!他是碎跑著離開的,在我的深情和愛戀的視線下慢慢跑向濛濛細雨中。他不僅帶走了我的目光,帶走了我的深情和愛戀,更把我的心也帶走了。
就在我鬱鬱地也準備回家時,他卻突然地又跑了回來,站在我面前,鄭重其事地說:“瑩冰,我差一點把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句話忘記告訴你了!”
“什麼話?真的那麼重要嗎?”
“真的,這句話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我必須要告訴你。必須要讓你知道:你真美!你是我見過的最美最美的仙女!我不知道上天還會不會給我再見到你的機會,如果他老人家要用我的生命來換取再見你的機會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把我的生命交出去的!”說罷,他滿含深情和眷戀地望了我一眼後,轉身跑走了。
我頓時禁不住淚流滿面了!啊!曉峰,曉峰,你在我的心裡,也是我見過的最英俊最好的男子啊!如果上天要用我的生命來換取與你相見的機會的話,我也同樣會毫不猶豫地交出去的!



4

回到家,正在與姨媽和幾個老夥伴打牌的媽媽一看到我,便吃驚地說:“冰冰,怎麼搞的?一身淋得這麼濕?你沒有帶雨傘嗎?”
我不禁瞧瞧自己,我的全身的確已經濕透了,頭髮濕得幾乎粘在了一起,衣服和裙子也緊緊地粘在了皮膚上,並不斷地往下滴著水滴。
我正要解釋,媽媽一眼又看到了我手中的傘,更加驚異道:“你不是帶有雨傘嗎?怎麼還淋得這麼濕?你沒有打傘嗎?”
我撒謊說:“雨太大了,雨傘擋不了!”
這時候,姨媽打完了一局牌,也湊上前來,拉住我的濕漉漉的手,心疼地說:“冰冰,瞧你這一身,都濕透了!快去洗澡換衣服,不然要感冒的!”
媽媽也心疼得象割了心肝似的,連連推著我說:“真的,快去洗一個熱熱的熱水澡,把寒氣驅散,不然真要感冒的。”隨即她又忍不住笑歎道:“都差不多要嫁人的人了,還象小孩子一樣跑去淋雨,真是淘氣!象你這樣,怎麼嫁得出去呢?誰敢要呢?”
“嫁不出去,沒人要,我可以永遠留在媽媽的身邊,這不是更好嗎?”我一邊笑一邊跑去洗澡了。
在熱水的淋浴下,我的身體馬上變得烘熱起來,全身散發出喜氣和光彩。從浴室出來,我便快樂地朝姨媽招招手道:“姨媽,你來,我們到房間去。我想跟你說說話。”
正在打著牌的姨媽一聽到我要跟她說說話,馬上把牌交給坐在一旁的媽媽,快活地說:“碧霞,你來替我打。我要陪冰冰說說話了。”
媽媽頓時不無醋意地對姨媽笑道:“你看看,冰冰親你可要比親我還要親呢!有什麼知心話總是喜歡跟你說呢!”隨即媽媽又對我笑道:“怎麼,冰冰,沒有我的份麼?”
姨媽還未來得及回答,我便先笑道:“媽媽,我也沒少親你呀!我有好多好多的知心話也曾對你說過呀!可現在的知心話是要對姨媽說的,當然沒有你的份囉……”
姨媽也接著笑道:“是呀,冰冰若有要對你說的話,自然會對你說。但現在她的知心話是要對我說的,你吃醋也沒用啊!”
媽媽笑著揮揮手道:“去吧去吧。我知道,你們娘兒倆就是親些!”
我於是挽著姨媽上樓去了。說真的,我跟姨媽的確要比跟媽媽親一些,有些知心的話我也更願意跟姨媽訴說。
不是媽媽不如姨媽對我好,只是媽媽的性格比較嚴謹,跟她在一起,她教我更多的是嚴謹的做人的道理,她的慈愛中帶著莊重的神態,使我除了敬愛,除了崇拜以外,不敢再有別的調皮的想法。
而與姨媽在一起時,我不但可以在她身邊活蹦亂跳,可以在她懷裡撒嬌撒癡,甚至還可以纏著她要這要那……不過,更重要的一點或許還是我從小是在姨媽身邊長大,她比媽媽更瞭解我一點的緣故吧?
當下我與姨媽來到了樓上的房間——我的小天地裡。坐在床沿上,我正要開口說話,姨媽卻攔住我,笑說:“冰冰,你先別說,讓我猜一猜,看看你準備要說什麼。好不好?”
我笑道:“那你就猜猜吧。”


姨媽於是愛憐地撫弄著我的柔發,對著我細細地瞧了一會後,說:“冰冰,是不是談戀愛了?是不是要對姨媽說你戀愛中的那個他?”
我頓時禁不住撒嬌地摟住了姨媽,快活地說:“姨媽,你真神啊!你簡直就好象鑽進了我肚子裡一般!”
姨媽也快活地笑道:“你從小就在我身邊長大,你的心思我還能不知道?”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你的依據是什麼呢?”我就象小時侯那樣在她懷中撒嬌道。
姨媽疼愛地捧著我的臉,笑道:“我的傻冰冰,你的眼神,你的表情全告訴我了,這還用猜嗎?你看看你的眼神吧,既明亮又溫柔;你的表情,既甜蜜又快樂。除了戀愛,還有什麼事能讓我的冰冰這樣快樂這樣光彩呢?”
“我不信!我不信!姨媽你瞎猜的!我哪有像你說的這樣子?”我撒嬌地說,但我還是忍不住扭頭朝桌上的鏡子望去,果然的,我的眼神閃爍著一種柔柔的,亮亮的,象綢緞一般的光澤;我的白嫩的臉龐中透出粉紅的色彩——那是快樂和甜蜜糅合成的色彩啊!
看到這樣的一副“昭然若揭”的表情,我不由得有些羞赧地伏在姨媽懷裡了。
姨媽輕輕地拍著我,“冰冰,說真的,姨媽猜的對不對?”
我不再撒嬌,而是含著羞赧,含著快活地點點頭說:“是的。姨媽,真讓你猜對了,我真的戀愛了!”
姨媽當即高興地把我扶起來,發出一連串的問:“真的嗎?冰冰,你真的戀愛了嗎?快告訴我,他叫什麼名字?他是幹什麼的?家住哪裡?人長得怎麼樣?年齡多大?”
我忍不住笑道:“姨媽,你一下子問這麼多的問題,你叫我如何回答呀?”
“那你一件一件地告訴我。”
於是我便笑著告訴了她:“他名叫曉峰,在無線電廠上班。家住哪裡我沒有問。他長得很英俊,年齡多大嘛,我也沒有問他,也不好問。不過,看樣子比我大一點點。”
“你們認識多久了?”
“剛剛認識的。”
“剛剛認識的?”姨媽有些吃驚地望著我,“剛剛認識就能讓我們美麗的冰冰如此容光煥發,如此快樂甜蜜,說明他一定是相當不錯的了!而且,他除了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外,一定還有著比較特別之處吧?”
姨媽不待我回答,接著問道:“他是不是非常喜歡雨?而且喜歡到經常淋雨的地步?”
這回輪到我不禁吃驚了,“姨媽,你真的神了啊!竟然知道得這麼清楚!連他喜歡雨喜歡淋雨都知道了!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啊!”
姨媽忍不住笑了,“這還不容易明白呀!我知道,你雖然也喜歡雨,可從來沒有淋過雨。而你今天明明手上拿了傘,卻全身被雨淋濕了,這說明你是有意要淋雨的。但你這‘有意’又一定不是一開始就有的,一定是受了別人的影響,受了一個非常愛雨非常喜歡淋雨的人的感染才這麼做的。那麼,能影響你,感染你的人,除了那個曉峰,還會有誰呢?所以,我就斷定他一定是非常喜歡雨,並且非常喜歡淋雨了!”
“姨媽你真壞!總是愛胡亂猜想!”我又快樂又有些羞赧地靠著姨媽的肩頭,但隨即禁不住深情而又眷戀地說:“真的,他非常非常地喜歡雨。雨在他的心裡,是那麼的純潔美好,那麼的崇高偉大。而雨中的他,又是那麼的俊逸,瀟灑,那麼的真誠,完美。簡直雨就是他的化身,他就是雨的化身啊!”
“冰冰,聽你這麼一說,我真想見見他了!把他帶到家裡來讓我們看一看吧?”姨媽頓時被我的深情感染了。


“這怎麼行呢,剛剛才認識,就帶他到家裡來,像話嗎?再說,還不知道人家願不願來呢,而且,我也還不想讓媽媽知道得那麼快。你是知道我媽媽的脾氣的,要是讓她知道了,肯定會去調查人家的祖宗幾代歷史的!我怕曉峰不適應。”
姨媽笑道:“那也是,你媽媽就是這性格。太認真太嚴謹了,說不定會把人家嚇跑的。”我也忍不住笑了,媽媽的確是這樣的,她人慈祥善良溫和,可就是太嚴肅認真。
姨媽接著道:“那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呢?”
“到了該見的時候自然會見到的。”我故弄玄機的笑著說,姨媽也禁不住笑了。
“哦,對了。”我忽然想起了曉峰的那首《煙雨桂林》,說:“我這裡有他的一首詩呢,你先看看吧。他這首詩寫得非常好,我非常喜歡。我跟他就是因為他的這首詩認識的。”
“哦,是嗎?那快拿來我看。”
我於是從書櫥裡拿出了珍藏的那張《桂林日報》,姨媽接過去靜靜地看了好一會,然後激動地說:“寫得很好!很美!看得出,他是一個感情非常豐富的人,又是一個非常誠實、專情的值得信賴的人!冰冰,這樣的人值得你去愛。值得你終生相與。真的!”
“真的嗎?姨媽,你也認為他好嗎?”我禁不住也非常激動,“可是,你並沒有見過他,只憑他的這首詩,你就敢肯定他值得我終生相與嗎?”
姨媽沉靜地地望著我,表情變得有些凝重地說:
“有些人,你就是跟他相處一輩子,也許都還不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有些人,你卻不需要與他相處,也不需要深入去瞭解他,只要幾句言辭,只要瞬間的感覺,或短暫的一瞥,你就能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我雖然沒見過曉峰,但是,從他的字裡行間,還有你的話語中我就可以感覺到他是一個值得你託付終生的人!”說到這裡,姨媽卻反問我道:“冰冰,你與他雖然只是剛剛認識,但畢竟也算是相處過了,在與他相見的那一瞬間,你難道沒有這種感覺嗎?”
“有過啊!怎麼沒有呢?”我激動得衝口而出道:“從我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我就感覺到了他就是我一直以來幻想著的,期待著的,渴望著的真愛啊!我也曾見過許多的男子,可是沒有一個能夠象他這樣令我砰然心動,令我神魂顛倒,令我眷戀懷想!真的,姨媽,他是第一個令我喪失了一個漂亮女子特有的高傲和驕矜的男子!”
“這就對了!”姨媽非常欣慰地說:“只要你能有這樣的第一感覺,說明他真的就是你一直期待和渴望的真愛了!”
“是啊!姨媽,我也是這樣認為的。我相信他就是上天賜給我的真愛。”
“但是,冰冰,你也要記住,愛情這種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她並不是你想要就一定能夠得到的。她是一種緣分,是一種感覺。當她還沒有降臨的時候,你就是刻意地去追求,也許一輩子也都得不到的。要是她已經降臨了的話,不經意間你就碰到了。所以,冰冰,當緣分已經降臨到你身邊,當你的心裡有了一種砰然心動的感覺的時候,你一定要相信你的感覺,不要有絲毫的懷疑。你一定要緊緊地握住緣分,不要有絲毫的放鬆。你只要相信了你的感覺,你就會具有無比的信心和勇氣;你只要握緊了緣分,你就握住了你一生的幸福和快樂。如果你稍有遲疑,稍有放鬆,那麼,你將會失掉你一生的幸福!冰冰,你明白這個道理嗎?”
“姨媽,你放心,我明白這個道理。我懂得怎樣去做。我懂得怎樣去把握上天賜給我的緣分。我會用整個的心,用我全部的熱情,甚至我的生命去擁抱真愛的!”


姨媽寬慰地點點頭,“冰冰,我相信你會做得到的。在我的心裡,你從小到大就是個非常真誠和堅定的孩子。”隨即她又非常羡慕地感歎道:“說真心話,我非常羡慕你們這一代年輕人,敢愛敢恨!敢大膽自由地追求和選擇自己喜歡和愛戀的人,也敢大膽自由地拒絕和拋棄自己所不喜歡的一切!你們這一代人真夠幸福的!”
“姨媽,你們那一代人也幸福呀!也值得羡慕呀!你們得到的都是純潔,真摯的感情;你們的身邊,周圍到處都是誠摯的友情,無私的關心和幫助,以及同志間的愛護。而最令人羡慕的還是你們那一代人在對待愛情和婚姻上,都有著堅貞和執著的態度。”
“可我們也不是盡善盡美的,我們也還有著很多的遺憾 ……”
姨媽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似有無限的惘然和憂鬱。我不禁吃了一驚!姨媽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神情啊!她們那一代人還有什麼不盡善盡美的呢,她們還會有什麼遺憾呢?
我禁不住說道:“姨媽,要是你們都不算盡善盡美,那世上還有什麼是完美的呢?連你們都有遺憾,那我們豈不是更要惶愧了?”
“不,冰冰,其實你看到的只是我們的表面,你沒有看到真實的一面。我們並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崇高、偉大。特別是在感情和婚姻方面,我們就沒有你們那麼勇敢,我們不敢大膽追求純潔真摯的感情,沒有勇氣跟自己喜歡的人結合,不敢跟自己不願接受的婚姻決裂。在困難和阻力面前,我們是那麼的軟弱,那麼的膽怯,那麼的畏縮,那麼的無奈……”
姨媽不覺又長長地歎了一聲,陷入更深的惘然和憂鬱之中了。
我禁不住又是一驚,姨媽今天到底怎麼啦? 難道她也有過與相愛的人無法結合的痛苦經歷?難道她的心裡也深埋著一份真摯純潔的感情?難道在困難和阻力面前,她也曾軟弱過,膽怯過,畏縮過,無奈過?……
我想,這一定是吧。不然的話,她怎麼會顯得如此的惘然和憂鬱呢?還有,幾十年來,姨媽都是獨身一人,象她這麼漂亮,這麼賢慧,這麼善良的人,怎麼可能沒有人追求,沒有人愛戀呢?一定是她因為心中埋藏的那一份真摯純潔的感情而緊緊地關閉了心扉吧?
對於姨媽的身世,我知道得並不多。我只約略知道她的丈夫原先是學校裡面的校工,文革派鬥那年,有一天上街時,不幸被流彈擊中身亡了。丈夫這一去,撇下她孤身一人不知如何是好,後來我們家要請一個保姆,於是經人介紹,她就到我們家來了……由於她疼愛我就象疼愛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把我們家當成她自己的家一樣盡心維護。所以媽媽很是感動,便與她以姐妹相稱,我也把她當作親生媽媽一般來親近和敬愛。幾十年來,我們從來就沒有中斷過往來,不是她時不時來我們家玩,就是我們時不時去她家看望她。


不過,雖然我是在姨媽身邊長大的,但我很少關心過她的身世,更沒有關注過她的愛情和婚姻。我從來沒有想過幾十年來她為何不再結婚?為何寧願一個人孤孤單單地過日子?……如不是此時她的惘然和憂鬱觸動了我,也許至今我都還不會想到呢!
此時,我禁不住生起了要探詢一下姨媽的愛情和婚姻經歷的念頭。於是便笑著道:“姨媽,你是不是有過一段相愛卻無法在一起的痛苦經歷?你的心裡是不是深埋著一份真摯純潔的感情?”
“我?……”姨媽頓時顯得有點手足無措地望著我,但很快,她就笑了,“我沒有。姨媽怎麼會有那樣的經歷呢?自從老何去了以後,我的心就已經冷了,再也熱不起來了。”
“可是,姨媽,何叔去世的時候,你也才三十多歲呀!你難道就沒想到往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嗎?”
姨媽又笑了,“冰冰,你今天怎麼問起這些問題來了?是不是要調查姨媽的戀愛史和婚姻史呀?”
“是呀,以前我從來沒有想倒過姨媽的心裡會埋藏有秘密,是你剛才的古怪的神情和話語觸動了我,使我意識到了你心裡一定有著一個不願為人知的秘密,有著一段曲折動人的愛情的故事。所以,我才要調查清楚。”
“冰冰,你的意識錯了。我怎麼會有秘密呢?我人長得這麼醜,又是從農村出來的,當時連喜歡我的人都沒有,又怎會有曲折動人的愛情故事呢?”
“姨媽,你看你,只這句話就不是真話!你還說你醜呢,你看你現在的輪廓都還這麼漂亮,不知你年輕的時候該會是多麼的漂亮啊!我想,追你的人一定排成長隊了吧?”
“哪裡咧!”姨媽忍不住笑了起來,“冰冰,你可真會想像。姨媽真要那麼討人喜歡的話,何至於現在還獨身一人呢?”
“姨媽是不是因為與真心喜歡,真心愛戀的人無法結合,所以寧願終生不再結婚,寧願在心裡保留著那份真摯純潔的愛戀?”
姨媽頓時又顯得有點手足無措,慌忙道:“不!不是這樣的!冰冰,你想到哪裡去了?”隨即她又勉強笑道:“你把姨媽想得太離奇了!那都是電影、小說裡才有的事啊!”
“那麼,姨媽,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卻緊緊地注視著她,異常鄭重地說:“你是為了什麼才一直不結婚?難道在過往的幾十年中,你就沒有遇上一個能讓你的心重新熱起來的男人麼?”
姨媽似乎不敢迎視我的目光,她緩緩地垂下了眼簾,良久,她才輕輕歎息一聲:“唉!冰冰,你叫我怎麼說呢!如果真能遇上這麼一個人,我能無動於衷麼?我是個活生生的人,不是木頭人啊!可是,我真的沒有啊!我心裡真的沒有什麼秘密啊!”
但是,從她這一聲帶著無限的惘然和憂鬱的歎息中,我卻愈加肯定,在她的心裡,一定埋藏著一個秘密!埋藏著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
我正要再問下去,媽媽卻走了進來。


             5

媽媽一進房來,便笑道:“你們娘兒倆個在說些什麼悄悄話呀,我可以聽聽嗎?”
“當然可以啦。媽媽,我們說的又不是什麼機密事。”我忙起身拉著媽媽坐在身邊,說:“媽媽,你來得正好,我正要調查姨媽心中的秘密呢!可姨媽就是不肯承認有秘密。媽媽,你來告訴我吧,你應該知道姨媽的秘密的。”
媽媽笑道:“你姨媽心裡會有什麼秘密呢?再說,探聽別人心中的秘密可是不好的行為,照現在的話說,就是侵犯了別人的隱私權。你知道嗎,冰冰,你是在侵犯你姨媽的隱私權啊!”
“可我也沒有探聽別的,我只不過想知道一下姨媽為什麼不再結婚,想知道她這幾十年來有沒有遇上過使她心動心熱的男人……”
“你為什麼要知道這些?你怎麼想到要探聽這些?”媽媽臉上突然堆滿了驚恐,她迅即轉過臉,質問姨媽,“綺玉姐,你們一直就是在談這方面的事情嗎?”
“沒有沒有……”姨媽連忙道:“ 冰冰只不過好奇問了一下罷了。冰冰,你說是不是?”
真的,我的確不過是好奇罷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媽媽為什麼要驚恐呢?況且,我想知道的也是姨媽的事情,與媽媽並沒有什麼關係,她為什麼要這麼焦急呢?難道姨媽的心中真的有什麼不願為人知的秘密麼?
我正要說話,媽媽卻隨即歎了一聲道:“沒有就好。冰冰,其實你姨媽的心中哪裡有什麼秘密呢!她幾十年來寧願孤身度日,就是因為心裡念著你何叔的好,所以不願再嫁別人。你也知道的,我們這一代人就是這樣,思想單純,只要跟上了一個人,那麼一輩子就是他的人了。即使生死兩隔,也矢志不改!”
姨媽馬上附和媽媽的話道:“是的是的,冰冰,你媽媽說得對。我們這一代人的思想真的是很單純的,根本不會想到要留什麼秘密,就是想留什麼秘密,也是留不住的。”
我不由點點頭,這點我相信,媽媽和姨媽她們那一代人的思想的確是很單純的。她們很容易信仰和崇拜某一樣東西,而一旦心中有了信仰和崇拜的物件,她們就會對其忠貞不渝,毫無保留。
但此時,不知怎的,我卻總覺得姨媽的心中,甚至連媽媽的心中都藏有不願為人知的秘密。而且,她們心中的秘密並不是各自獨立的,而是相互關聯著的秘密。那麼,她們心中藏著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秘密呢?
“別扯什麼秘密秘密的了。我們大家都沒有什麼秘密。”媽媽卻似乎很有些怕我再問下去,趕緊岔開話題道:“我們下去吃飯吧。冰冰,你爸爸今天釣到了一條好大的魚咧!他心裡高興,親自下了廚,說是要燒一道正宗的啤酒魚呢……估計現已差不多弄好了。我們快點下去吧。”
“呵!難得吃到爸爸釣的魚!看來爸爸今天的運氣不錯哦!”我知道此時也很難問出什麼了,於是笑著這樣說。
爸爸喜歡釣魚是出了名的,他退休後,除了打打牌,下下棋,侍弄一下花草,大部份的時間都用在釣魚上了。不管是天晴還是下雨,只要是不颳風不下雪,他都帶上他釣魚的“全副武裝”,騎上那輛老鳳凰牌單車朝外跑。
其實,爸爸雖然酷愛釣魚,但他釣魚的技術並不是頂好,許多時候都是空手而歸的,難得有幾次收穫。今天釣到一條能做啤酒魚的魚,已屬不易,難怪爸爸要這麼高興了。
姨媽聽我如此說,不由笑道:“冰冰,我倒不贊同你的說法呢,我覺得你爸爸的運氣一直都是不錯的嘛。我每次來吃飯,幾乎都能吃上他釣的魚呢!”
“那不是思奇的運氣好,而是你的運氣好。因為平常他總釣不到魚,只要你一來,他准能釣到魚,這不正好說明是你的運氣好嗎?”媽媽像是認真,又像是開玩笑地這樣說。但是,她的語氣中含著的幾絲較明顯的酸意卻又不像是開玩笑。
驟然間,我瞥見姨媽的臉上現出了一抹淺淺的窘色,心中不由得一動。


但此時我已無心探究她們之間的秘密了,我想,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應該保留一點屬於自己的秘密的,如果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沒有什麼秘密,都一目了然,那麼,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意思呢?還有什麼豐富多彩可言呢?
於是,我一手挽著媽媽,一手挽著姨媽,笑道:“走吧,吃飯去。我肚子可有些餓了。”
來到客廳時,恰好爸爸已擺好了飯菜。呵!真的是蠻大的一條魚哦!經爸爸的烹製和啤酒的浸煮,呈現出焦黃紅黑的色澤,香味撲鼻,一看就忍不住要流出口水來了!
我忍不住笑道:“爸爸,你今天運氣不錯啊,趁現在運氣正旺,你可以去摸福利獎票啊!一定能中個特等獎呢!”
爸爸馬上笑道:“不是我的運氣好,而是你們的運氣好。如果不是你們的運氣好,又怎麼能吃到這麼好的一條魚呢?”
“可媽媽說是姨媽的運氣好呢!她說你平常總是釣不到魚,但姨媽每一次來,你都能釣到魚,應該說是姨媽的運氣好,我們都是沾姨媽的運氣呢!”我忽然想起了剛才媽媽說的話,不假思索就說了出來。
爸爸的笑容頓時好象凝結了似的,顯得很有點不自然,不協調。好一陣,他才嘿嘿笑了兩聲,道:“哪有這樣事呢?不過湊巧罷了。為什麼不說是我們冰冰的運氣好呢?”這最後一句充滿著慈愛的話,使得爸爸又恢復了爽朗的笑容了。
我正要接過爸爸的話,媽媽卻搶先道:“算了,別說那麼多了,吃飯吧。等下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對對,快吃飯吧。不然的話,可就要辜負我的辛勤勞動了。”爸爸笑著說。媽媽於是象往常一樣,先給爸爸盛上飯,然後再給姨媽盛上。爸爸捧起碗正要吃,忽然又笑道:“呵!這麼好的菜,不喝一杯酒,似乎太可惜了!”
“我去給你倒酒。”姨媽馬上起身去給爸爸倒酒。
“綺玉姐,不要倒。思奇這幾天咳嗽,不能喝酒的。”媽媽連忙制止道。
此時姨媽已將近酒櫥前,不得不停住步,回頭徵詢地望著爸爸。
爸爸道:“我不過是輕微咳了幾下,現在已經沒事了,喝一小杯不要緊的。”
媽媽道:“正因為已經沒事了,你就更不應該喝酒了。要是又把咳嗽勾起來,怎麼辦?你身體原本就不太好,醫生早就囑咐過你不能喝酒,你難道忘了嗎?”
“醫生並不是說不能喝酒,他是說儘量少喝,不能多喝。我現在只喝一小杯——一小杯,還不行嗎?”
“一小杯也不行。思奇,你是身體要緊,還是喝酒要緊?如果你不顧惜自己的身體,那你就喝吧,我也懶得管你了!”媽媽的語氣一點也不放鬆。
“那……那就算了!聽你的話,不喝了!不喝了!來,吃飯吧。”爸爸笑著放棄了想喝酒的念頭。姨媽也不得不返回到座位上來了。
但我從爸爸的笑容中卻看出了幾絲明顯的無奈和鬱悶,從姨媽的神情中也看出了幾絲怏怏之色。我不知媽媽今天為何硬是堅持不同意爸爸喝酒,這可不象她平常的作風啊!為什麼呢?
望著爸爸有些鬱悶地吃著飯,我心裡很有些不忍,便說:“其實爸爸喝一小杯酒也沒關係的。活絡活絡筋血對身體還更有好處呢!”
媽媽想了想後,笑說:“那好吧,就只喝一小杯。”隨即她便起身去給爸爸倒了一小杯酒來。
可爸爸卻沒有先前那樣的興致了,酒放在面前一直都沒有去抿一下。氣氛又變得沉悶起來。


我不禁有些惘然了,媽媽這是何苦呢?本來剛開始爸爸的興致是很高的,可她卻硬是阻攔不讓他喝。到他興味索然的時候,她卻又倒了酒來,你想,誰還提得起興致呢?再說,既然到後來終究還是同意了爸爸喝酒,何必先前硬要那麼堅持呢?
唉!這就是媽媽的特點,善良,慈愛,正直,嚴謹,甚至有點兒刻板。在很多時候很多場合,本來很活躍,很輕鬆的氣氛,也常常因她的嚴謹和刻板而使氣氛變得肅穆和沉悶起來。就象此時這樣!
不過,往常出現這種氣氛的時候,爸爸總是一笑帶過,從來沒有象此時這樣鬱悶和無奈 !
而且,不光是爸爸和媽媽,姨媽今天也顯得非常的奇怪,她的話語和神情也顯得讓人捉摸不透。難道這就是他們那一代人的特性嗎?
然而,此時我卻不想探究下去了。
悶悶的吃著飯的時候,媽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說道:“哦!冰冰,有一件事我差一點忘記告訴你了。你亞萍伯母他們家準備要搬來桂林了,如果手續順利的話,估計下個月就能來了。”
“他們家在北方住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搬呢?”
爸爸道:“其實,你張伯伯早就想搬來桂林來了。幾個老戰友就他一個人隔得遠,想聚會一次都很難,大夥兒都勸他快一點搬來桂林養老。頭幾年因為世文的工作沒法落實,所以來不了,如今恰好世文要調到桂林來工作了。你張伯伯的心願也就了了!”
“世文要調到桂林來嗎?進哪家單位呢?”我的腦海裡禁不住浮起了一個靦腆斯文的影像。
“聽說是在稅務部門。”媽媽答道。
姨媽也說:“他們家有好多年沒來桂林了。記得那年他們全家來桂林旅遊的時候,冰冰還是個小妹仔呢!世文似乎也大不了多少,斯斯文文的,還頂害羞呢!這麼多年了,不知他長成個什麼樣的小夥子了?”
爸爸笑道:“世文這孩子的確斯文,象個女孩子一樣,一點也不象他爸爸的性格……”
的確,世文無論長相,性格,都與他的父母不太一樣。他爸爸高大威武,典型的北方人形象;他媽媽雖有著江南女子的婉約,卻又透出一股子潑辣勁。世文呢,單薄瘦弱,靦腆文靜,跟人說話他都要臉紅!
不過,過去了這麼多年,不知世文有所改變沒有?想來他既然能在稅務部門工作,一定不會再靦腆害羞了的。
這時,媽媽忽然又笑道:“思奇,你還記得亞萍曾經想要世文跟冰冰訂親的事嗎?”
爸爸禁不住笑道:“亞萍也真是,都什麼年代了,虧她還有這種想法!就算是訂了親,將來孩子們長大以後,不同意這門親事,又怎麼辦?”
我不禁驚訝地望著媽媽問道:“你們是說亞萍伯母曾經想要我跟世文訂親嗎?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媽媽聽到我如此問,便笑道:“你怎麼會知道呢?那天你亞萍伯母跟我們說起的時候你恰好不在家。她說,你張伯伯跟你爸是生死至交的老戰友,要是世文跟你也能結成親,那豈不更是親上加親?……當時你張伯伯哈哈笑著,不置可否,我和你爸爸以為你亞萍伯母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所以也隨隨便便附和了,過後也沒把他放在心上。現在突然想起來,倒覺得還蠻有意思的呢!”
“還說有意思呢!”我禁不住嗔怪道:“媽媽你們也真是,這樣嚴肅的事情怎麼能隨隨便便附和呢?要是張伯伯和亞萍伯母當起真來,那可怎麼辦,難道真要我跟世文結親嗎?”
“這怎麼可能呢!都什麼年代了,還興這個?”爸爸笑著安慰我,“冰冰,你放心,當時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不會當真的。就算你亞萍伯母要當真,世文也不可能同意的啊!現在的年輕人,誰還會贊同這種過了時的封建東西呢?”


姨媽也接著爸爸的話道:“是呀,現在的年輕人都有自己獨立的追求和選擇。冰冰有冰冰的追求和選擇,相信世文也有他自己的追求和選擇,怎可能因為父母的意願而放棄自己的追求和選擇呢?再說,兩顆不同的心是無法結合在一起的。就是勉強結合在一起,也不會長久的。”
“那也未必。”媽媽道:“ 中國幾千年來的愛情和婚姻不都是這麼過來的?有多少原來並不如意的婚姻,並不相愛的兩個人還不是白頭到老,相伴終生?你看現在的年輕人,有幾個不是自己追求的愛情?不是自己選擇的婚姻?不是聲稱有共同的志趣和愛好?可是到頭來又如何呢?他們又有幾個能夠真正地白頭偕老,相伴終身?”媽媽很激動——不,應該說是很偏激,到最後的這幾句話時,她幾乎顯出深惡痛絕的神情來了!
我不由震驚了!不獨我,就連爸爸和姨媽也都驚愕得怔怔地望著她了!
我真的不知道媽媽今天為何變化這樣大,與她平常的那種溫和,慈祥,與世無爭的形象簡直判若兩人啊!是什麼東西刺激了她?
媽媽對我們的震驚視而不見,接著又道:“儘管冰冰和世文瞭解的很少,儘管他們之間沒有感情的基礎,但是,誰敢說他們相見之後,就不會相互愛上呢?誰敢說他們結合後不會白頭偕老呢?”
我即刻又起了個激靈!這怎麼可能啊!我怎麼可能會愛上世文啊!如果曉峰還沒有進入我的心靈,或許我有可能會愛上他。但在此時,在曉峰給了我那種焦渴般的期待、幻想和愛戀之後,別說是世文,就是世界上最優秀最帥氣的男子,又怎能再入我眼?
真的,在我的心裡,再沒有誰能代替曉峰的位置了,也再沒有誰能使我有那種焦渴般的期待、幻想和愛戀了!除了曉峰,我的心扉不會再向任何一個男子打開了!
當這樣的感念在我的心裡湧動時,我禁不住以一種異常堅定的語氣說:“媽媽,我絕對不可能愛上他的。我也絕對不會跟他結合的。我堅信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是不可能長久的!!”
媽媽聽我這樣回答,口張了張,但很快又合上了,似乎不好再說什麼。爸爸和姨媽似乎也不想再說話,於是,一家子都悶著頭吃飯。
終於吃完了這餐“有史以來”最沉悶的午飯。下午媽媽和姨媽她們繼續打牌,爸爸則侍弄他的花草。我看了一會媽媽她們打牌,覺得有些兒煩悶,便到樓上房間獨自看書去了。
窗外雨聲依然不歇,細密如蟲唧。往常我特別喜歡在雨聲中看書,淅瀝的雨聲就仿佛輕柔的伴奏,會將心輕輕托起,慢慢地漂浮進書的廣闊的意境中,令人感到格外的恬靜、優美和舒適。
然而此時不知為什麼,稠密的淅瀝聲卻使我感到了一陣煩亂,我的心思始終無法凝聚在書本上,無法飄浮進書的廣闊的意境中去。
我只好翻開日記本,想寫下點什麼,可思緒仍象舞廳裡的閃光燈一樣,不停地交織變幻,許久都沒能寫下一個字。
我想打電話給燕茹和子茜,可一想到燕茹新婚燕爾,此時或許正纏綿恩愛;想到子茜此時或許正帶著遊客們徜徉在煙雨濛濛的山水間,便又打消了念頭。
我又想打曉峰的擴機,但剛剛分別,現在又打電話,不是有點太那個……我於是索性依在窗前,讓漫天的雨霧全映入我的眼裡,讓整個的雨聲全都灌進我的心靈……


姨媽吃了晚飯才回家的,晚飯時的情景又如平常一樣的和諧自然了。爸爸,媽媽,姨媽他們又跟平常一樣,臉上和話語中充滿了友愛和親密,沒有一絲令人奇怪的神情了。但是,看著眼前早已經習慣的熟悉的溫馨和甜蜜的情景,我在感動和欣慰之餘,不禁又感到了一絲迷惑:中午的情景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是一種幻覺? 是我看花了眼?還是我的感覺出了偏差?
真的,你看眼前的情景,他們與平常哪有一絲一毫的差別?你看媽媽和爸爸相互間那樣的關懷、體貼,那樣的親密和愛戀,誰能懷疑他們的愛情不是真摯的,他們的婚姻不是穩固的,誰還能相信他們各自的心裡會藏有不願為人知的痛苦的秘密呢?
不可能的!只要接觸過爸爸,媽媽的人,不可能會懷疑他們的愛情和婚姻的,也不可能會相信他們各自的心中會藏有不願為人知的痛苦的秘密的!中午的情景一定是我的一種幻覺,一定是我看花了眼,一定是我的感覺出了偏差,是我的思想和觀念有了改變!看來,我有必要作一下反省了。
這樣想過後,很快地,那一絲迷惑就消除了,留在心裡的全都是感動和欣慰了。
屋外的雨聲似乎停歇了,但走出去探望,天空上仍飄撒著稀疏的雨粒,只不過無法形成淅瀝聲罷了。我不忍心讓姨媽一個人在夜雨中孤單地回家,便對正要邁出門的她說:“姨媽,等等,我送送你。”
姨媽頓時快樂地說:“好呀!冰冰,有你陪陪我走走,回家的路上我就不感到寂寞了。”
姨媽的話語雖然充滿了快樂,但我卻從中體味到了幾絲孤寂和落寞,一種難言的酸澀頓時湧上了我的心頭。啊!幾十年來,姨媽就是這樣一個人孤寂地過著日子,一個人孤寂地來往於我們兩家之間!別看她平時總是一付爽朗快樂的笑容,其實她的內心是孤單寂寞的。一個人面對著漫長的日子,沒有依偎,沒有撫愛,沒有溫暖,怎麼不寂寞孤單啊!
可我以前卻從來沒有想到過她的寂寞和孤單,也從來沒有關注過她的真實的內心世界,更沒有給過她關懷、安慰和溫暖。我總以為她平常的爽朗和樂觀就是她真實的內心世界的展露,總以為一個爽朗樂觀的人,她的內心應該不會有什麼孤單和寂寞感的。現在想起來,我是多麼的粗心多麼的自私啊!
於是,我禁不住帶點慚愧地一手挽著了她,一手替她擋著傘,緊緊地依偎著朝外走去。
此時街燈已亮了起來,但在濃濃的雨霧中,卻顯得昏黃而朦朧。雨粒稀疏細小得落在傘面,落在樹葉上已發不出一點聲音了。望望天空,不是灰黑色,而是橘黃色了,甚至西邊天上,還帶了些紫色哩。看來,雨是要停止了!
我問姨媽要不要乘車,她說:“還是莫搭車吧,雨不大,我們慢慢走走,也好說說話。”
於是我們由榕湖路慢慢往濱江大道走去。但或許是白天把要說的話都已說完了吧,此時我們竟不知道說什麼了,走了好長的一段路,誰都沒有再開口。兩人之間於是便出現了一陣令人茫然的沉默。
而此時不知為什麼,我卻也不想主動挑起話題了,因為我知道今天的姨媽已不同往日,而今天的我也已經不同以往的我了。
我們各自的心裡都悄悄地有了一些變化,我怕我跟她說著說著時,情不自禁地又會去探究她心中的隱秘,使她原本孤寂的心裡又添煩亂。
所以我寧願保持靜默,再說,在小城這溫柔的雨夜裡,我也不想讓談話分散了我對小城雨夜的欣賞和感受,此時的靜默倒正好滿足我對小城雨夜的愛戀哩!
就這樣,我們默默地走著,此時雨雖已停息,但濕漉漉的雨意仍濃濃地包裹著小城的夜,仍然模糊了街上的行人和濃濃的樹影,迷離和恍惚了高聳樓層的霓虹燈和街角的燈盞。


小城的雨夜不能算繁華,除了中山路一帶中心地段外,其他的街道都比較疏淡,而榕湖路則更是行人稀少。
濃濃的榕蔭,在迷離恍惚的燈光中投下孤寂的身影,陣風拂過,濕漉漉的地面上便搖落下一地的寂寞的情緒。使偶爾獨行經過的頎長的衣衫惶惶然不知身歸何處!
疾速而過的車輪驟然掀起的一陣濕漉漉的沙沙聲,很快又被朦朧的雨意淡化了;黑黝的湖水在蒼茫的燈影中映出碎碎點點的清幽的光,深沉而空寂!
但我卻在這朦朧空寂的氛圍中感受到了雨後的怡人的清涼,感受到了薄薄的暗香的飄溢。濃濃的榕蔭,染綠了我滿心的清新。清幽的湖光凝聚了我淩亂的思緒。
啊!生活的風雨,總在唱那支唱不厭的歌。每日每時,因了無數的人世沉浮,因了無數的風雨陰晴,小城這塊土地才淌著情意,並深深地沉積成湖,沉積為一闕美麗的無歌的夢。浮躁雜蕪的自然是泛渣,深深地墜入湖底的,才是湖的性靈。沁涼、清冽,極盡纏綿地將兩千多年的風雨,表達為這溫柔美麗的明眸晃漾,令人癡迷沉醉!
走過路過這裡的人,有誰可記得黃庭堅遭貶泛舟,曾至此系舟登岸,一飽榕聲竹影以遣憂憤?有誰可記得劉克莊曾題詩榕溪閣,錚琮溪水盈墨香嫋嫋?
又有誰可記得湖光粼粼中曾閃晃著挑夫肩婦浚淤拓湖的汗珠點點?更有誰可記得這裡曾“荷葉接天碧,紅蓮淩波起”?……
啊!兩千多年春去秋來,世事滄桑;兩千多年物換星移,悲歡離合!湖水卻依舊是那樣的藍,小城依舊是那樣的美麗,依舊是那樣的令人沉醉,它們的魅力並沒有隨著時光的過去而改變。
而小城裡的人們更沒有改變,他們對愛情,對婚姻,對信仰依舊是那麼的真摯和和執著,如爸爸媽媽和姨媽,如燕茹和林偉,如我和曉峰……
啊!真的,世上萬物或可改變,而真愛和真情是永遠永遠不會改變的啊!
心念至此,我不禁心潮澎湃,熱流奔湧,飄蕩起柔情萬縷……
“冰冰,你在想什麼?”姨媽大約耐不住這長久的靜默,便先開口這樣問道。
我這才親昵地把頭靠在她的臂膀上,說:“我可想了很多很多,也想了很遠很遠。但所有想的歸結起來卻只有一個愛字。姨媽,你說,愛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消淡或改變嗎?”
“不會的。”姨媽輕輕搖著頭說:“愛一旦在你的心中產生,她就會紮下根來,除非你的生命已經結束,否則她永遠不會消失的。”
“但是,”她馬上又補充道:“愛一旦在你的心中產生後,你必須得精心地去培育她,甚至還需要勇敢地大膽地去衝破阻礙她生長的一切的束縛,讓她自由地享受陽光的照耀和雨露的滋潤。只有這樣,她才能夠開出美麗的花朵,結出甜美的果實,有結果的愛那才是最甜蜜最幸福的。否則的話,就算你心中有再多的愛,就算你心中的愛一輩子都不改變,她也只是一種沒有結果的愛,她給你的也只是一種痛苦和憂傷……”


12下一頁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