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轉載] 歌舞伎町開了第一家男公關書店,只賣關於愛的書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心雪 超級版主 2017-12-14 00:59:19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adaymag-host-kabukichou-bookstore-09-770x461.jpg

- 東京-
在日本最大的風月場裡,開了一家書店。
新宿歌舞伎町被情人旅館占領的街區里,最近開了一家書店,叫「歌舞伎 Book Centre 」。
這裡所有的店員都由歌舞伎町男公關擔任,只賣以「愛」為主題的書。



2000多本和「愛」有關的書籍被按主題裹上和服綁帶,半遮半掩地倚靠在書架牆上。
供閱讀的沙發區域非常舒適。



還可以一邊看書一邊喝酒,菜單上大多是適合女性的輕度數雞尾酒和甜酒。
這裡有帥氣的酒保為你服務(你懂的)。他會貼心地推薦書目或只是陪聊,但如果想要諮詢戀愛 Tips 需的話,另付1萬日元。



都說歌舞伎町是一片晚上7點和早上4點沒有任何區別的街區,可這家書店的營業時間卻很神奇,是11:00-17:00。
因為5點過後的男公關們,要開始「真正」的工作了。




歌舞伎町:「東京的孽子」

歌舞伎町有個別稱,叫「東京的孽子」。




多年前提到歌舞伎町,很多人把它當做東京的禁區,除非你想嘗嘗刺激。



如果說高級俱樂部林立的銀座是矜持的,那歌舞伎町的夜生活就是直白、赤裸的。
燦爛的霓虹燈包裹著毫無保留的慾望和寂寞,伴隨著混亂的治安。



但要說東京近年來變化最大的街區,歌舞伎町絕對首當其衝。
路面整潔了非常多,曾經占據主路的皮條客和流氓都被驅趕到了巷子裡。
代替他們的,是大型連鎖餐飲店、娛樂設施、便利店、電影院和哥斯拉主題的酒店。





雖然它依然是由3000多間酒吧、性風俗店、俱樂部和情人旅館組成。
但閃爍的霓虹燈、拉客的吆喝、店裡飄出來的談笑聲,還有門外大街上的汽車馬達……組成了歌舞伎町最獨特的交響曲。



這幾年有不少藝術家、攝影師和音樂人搬來了這裡居住,以尋求特別的靈感。
他們說俯視這片不夜街區,會讓人泛起鄉愁。




書店:幫人獲取感情的深度

日本是書店大國,但近20年內全國的實體書店減少了幾乎一半。
亞馬遜上只需輕輕點擊就能讓書唾手可得,新開的書店如果沒有噱頭卻很難生存。於是,可以住宿的書店、混合型書店等應運而生。
不過這些都沒有「男公關書店」叫人驚奇。



因為歌舞伎聽起來完全是一副社會哥的樣子,與文藝絕緣。所以很多人會問,為什麼會有人想到在這裡開一家書店呢?
其實書店的發起人手塚卷是歌舞伎町的「老人」了,他在這片街區工作了20年。
如今他已經成為4家男公關 Club 的爸爸桑,還成立了公司「Smappa!Group」,旗下擁有多家酒吧、餐廳、美容院。



在很多人心裡,手塚卷可以說是歌舞伎町的代表性人物,做到了男公關的巔峰了。
但他一直是個有「理想的」男公關。擔任歌舞伎町商店街振興委員會理事的他,前兩年組成了男公關界的第一個志願者團體「夜鳥之界」在歌舞伎町開展清掃活動。




但客單價至少好幾百的 Club 經營者,為什麼開起了賣幾十塊的簡裝書的書店呢?歌舞伎町真的有人看書嗎?
這些問題沒有人比手塚卷更清楚。



「我手下的人別說看書了,能翻翻《海賊王》漫畫就很不錯了。」手塚這樣說。
其實他開這家書店有個私心,想通過讓顧客買書這件事,來激勵旗下男公關們讀書。



不同於大部分剛成年就跑來歌舞伎町混日子的不良少年,手塚卷畢業於不錯的高中,隨後進入了中央大學的理工學部。



19歲時,他因為好奇和優等生相反的世界,來到歌舞伎町當起了男公關。
憑藉高情商、高智商以及良好的教養,他沒花多久就成了歌舞伎町區域赫赫有名的台柱,經常受到客人指名。



26歲那年,他有了自己的 Club,名為「Smappa!」。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手塚成了歌舞伎町的名人,甚至連 GQ 等時尚雜誌都專門為他做過訪問。



有這樣的成就,他覺得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書。



他說:「高中的時候,老師總說無論如何也得看書、看電影。這些是將成為你品格的東西。」
從那以後,他就養成了讀書的習慣。
「通過讀書得到的情感上的深度,是無論誰或者什麼東西都沒法交給你的。」他說,「就像在吃一個東西的時候,我不想變成除了『好吃』或『難吃』,說不出別的什麼話的人。這對男公關的待客之道來說,恰恰也是最重要的。」



「每個男公關都要面對人,待客技巧不是表面上的餐桌禮儀或陪喝酒就夠了。客人會因為各種事情來找你。工作不順利、戀愛不順心,或者就是想找個人陪著說說話。要讓客人滿意而歸,情感的深度和豐富程度才是最重要的。」
男公關說到底,是關於人情的生意。



當上俱樂部老闆後,手塚也好幾次試圖培養手下男公關們看書。他還組織過好幾次夏目漱石《少爺》的朗讀會,不過完全沒效果。
「他們有好多漢字不會讀,凈挑假名讀,結果最後就讀出了一堆暗號一樣的東西。」手塚說起這件事,有點哭笑不得。
後來他甚至在公司里組建了個男公關讀書、公司買單制度,不過卻很少有買單的機會……
「他們是50多塊的雞尾酒眼睛都不眨地喝好幾杯,買一本書卻比登天還難的一群人。」他無奈地說。



忽然,有一天手塚和他的出版人朋友草剪經過一個空間。這裡本來是準備開男公關美髮沙龍的,2人卻覺得開一家書店的點子更酷。[



之後,他便拉來了好友-——知名書店買手柳下恭平來選書。(柳下恭平有段不為人知的過往,他年輕時也當過男公關。)



在歌舞伎町里如果開家普通書店,一定會立馬倒閉。
於是,3人決定只賣歌舞伎町里最通行的「愛」主題的書,並且聘用男公關來做店員。



書店的隔壁,還開了一個叫「Jimushono1kai」的咖啡館。





書籍:以愛為主題

店裡的書種類豐富,有小說、攝影集、詩集、散文……當然,也包括鼓勵男公關們看書的誘餌——漫畫。



書被分為3類,分別對應了不同顏色的和服腰封。



「黑色之愛」象徵了「夜和心靈中的黑暗」。有馳星周的《不夜城》、三島由紀夫的《春之雪》等。



「紅色之愛」象徵了「熱情和家族之愛」。比如《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粉色之愛」是「肉體之愛、官能之愛」。由天才藝術家岡本太郎和伴侶岡本敏子共著的《相愛之言》就是其中一員。



其實,手塚眼裡,在歌舞伎町的華麗下藏著的並不是輕浮的幻想,而是艱辛。
「現在不再會有人說日本『多元』了,但歌舞伎町無疑是多元的。這裡沒有人會在意你的性別、取向、國籍,沒有我們討厭的一切『你應當如此』的定論。」手塚說。
「歌舞伎町的人愛這裡,愛它的胸懷、愛它包容一切人和事的自由。但正因為這樣,這裡充滿了太多的情感、慾望。我們這行里有一句金玉良言:歌舞伎町做的是掏心窩子的生意。公關們把自己明碼標價,無論結果或好或壞都日復一日地承受著。」




當被問及為什麼要開書店的時候,他說:「這裡已經有了酒、有了熱鬧、有了夥伴,我還想再加上書這一項。把用語言難以表達的情感轉化成文字,這會讓人擁有理解他人的喜悅,也會讓那些被理解的人別再一味地沉浸在酒精和迷亂里,最終搞垮自己。」






文章自 壹讀:https://read01.com/gg5L6ky.html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