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土文學大笪地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搜索
查看: 1255|回覆: 0

[好文共賞] 輕小說的快樂閱讀與寫作 專訪台灣作家與編輯暢聊輕小說的二三事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發表於 2011-4-16 09:14: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涼宮春日的憂鬱》、《灼眼的夏娜》、《化物語》、《狼與辛香料》、《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聖劍鍛造師》、《瑪莉亞的凝望》、《笨蛋,測驗,召喚獸》……相信這些作品對於喜愛動漫畫的族群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但是這些作品並非是原創的動畫或者漫畫作品,他們的原作都來自於「輕小說」。

    關於輕小說,你了解的有多少,為什麼這些作品被歸類為「輕小說」?它們與一般小說的差別在哪裡?本次的專題除了將介紹輕小說之外,也將訪問到尖端出版及台灣角川的輕小說編輯,並特別專訪到台灣新生代輕小說家,著有《罌籠葬》的 久遠與著有《龍騎兵的防禦工事》的 非瓴、同時也回顧了過去一些輕小說家們的專訪,以他們的經驗與我們分享關於閱讀和創作輕小說的二三事。


    ◆ 關於輕小說的誕生

    輕小說(ライトノベル,Light Novel)是源於日本的一種新類型小說分類,也是一個新造的詞語。過去針對提供給年紀較輕的讀者所閱讀的這類小說,日本出版社多半以「Juvenile(等同於英文中的 Young Adult Fiction )」、「Young Adulthood」或者「Junior 小說」來稱呼。但對於歐美的書籍分類來說,所謂的「Junior」指的是提供給小學生閱讀的、具有正面教育意義的青少年讀物,由於擔心對於作品類型上會有所誤會,因此日本出版社才以「能輕鬆閱讀」的定義將其命名為「輕小說」,而至今全球各地也幾乎都能接受了這一分類的用法。

    關於輕小說的源起,目前一般有兩種說法,但大致上都是以 1970 年代後期作為一個發足點(想必有很多熱愛著輕小說的讀者都還沒誕生吧!)。

    源起其之一:1975 年「朝日ソノラマ文庫」創刊,當時代表性的作家有作有《搞怪拍檔(ダーティペア)》的高千穗遙、以《吸血鬼獵人 D》系列廣為知名的菊地秀行,這兩部作品在之後也皆被改編成動畫、漫畫作品。

    源起其之二:1977 年,冰室冴子和新井素子進入文壇之時。以被改編成吉卜力動畫作品而聞名的原作《海潮之聲》知名的冰室冴子,作品中所運用的輕快寫作風格深深影響了日後的許多作品;而新井素子著有被改編成漫畫的《綠色安魂曲》等作,作品曾被譽為「用文章書寫的漫畫」,因此她對於輕小說界的影響更是受到眾人推崇。

    在那之後陸續崛起的還有像田中芳樹的科幻小說、夢枕獏的奇幻系列作品等,這些作品與 垣野內成美、天野喜孝、山田章博……等人合作,運用動漫畫風格的插畫作為封面。

    而後也陸續誕生了像是 乙一、櫻庭一樹、米澤穗信……等,夾在一般小說與輕小說之間、擁有較特殊定位的作家們。尖端出版社編輯表示,輕小說一詞在台灣普遍性的廣為人知,則大概是在 2004 年之後,《涼宮春日》系列、《灼眼的夏娜》、《瑪莉亞的凝望》、《彩雲國物語》等作陸續被改編成動畫,原作才受到了更廣大的觀眾及讀者矚目。

    而後自 2005 年開始的每年,日本寶島社會以讀者票選作為基礎選出前一個年度的「這本輕小說真厲害!」輕小說導覽書,截至目前為止獲得該榮譽的包括有 2005 年《涼宮春日的憂鬱》、2006 年《戲言系列》、2007 年《狼與辛香料》、2008 年《驚爆危機》、2009 年《文學少女》、2010 年《笨蛋,測驗,召喚獸》以及 2011 年的《魔法禁書目錄》。這些作品全數皆被改編成不只一季的動畫,更推出漫畫、還有許多不同形式的周邊商品,造成相當大的熱潮。


    ◆ 關於輕小說的定義

    目前多數的輕小說自 150 頁到 600 頁左右,看似沒有任何內容的限制,關於「輕小說」的定義坊間也有各式各樣的說法,並沒有一個完整而嚴謹的定論,日本日經 BP 社所出版的《輕小說完全讀本》一書中則曾簡單扼要的點出,「針對年輕族群並在書封及插畫部份使用動漫風格圖像的小說」便可認定為輕小說作品。

    縱然沒有一個完整的定義,但一般對「輕小說」還是可以有最基本的認定方法:一是使用日式動漫風格的彩頁和大量的內頁插圖;二是根據出版社自己所定義的書籍系列,像是電擊文庫、富士見 Fantasia文庫、HJ 文庫、角川 Sneaker 文庫、台灣尖端浮文字……等;最後就是作者自己本身的創作定位。但最重要的,還是作品中必須包含有年輕讀者所喜歡的元素。

    輕小說之所以擁有高人氣,除了作品本身的娛樂性、親和性之外,它也提供了讓人更容易進入作品世界觀的圖像,所以一部作品之所以成功,除了輕小說家本身的功力之外,插畫家的功勞也絕對不容忽視。此外,也有許多作品是在被改編推出動漫畫版之後,原作才受到眾人的關注的例子,這也在在的證明輕小說與動漫畫之間密不可分的定位。

    也正因為輕小說擁有接近動漫畫表現的大量對白以及插圖,因此將其進行漫畫化、或者動畫化的過程也相對的比較容易,因此輕小說的周邊市場所形成的商機確實非常可觀。

    作有《嬌蠻貓娘大橫行!》的輕小說家 松智洋認為,雖然輕小說和動漫作品同樣多以青少年為對象,不過因為使用文字去描繪一部作品的尺度相對地比較寬鬆、沒有像圖像般有比較直接的限制,相對來說讀者也可以發揮大的想像空間。

    或許就像是過去大家熟悉部落格到現在多數人習慣使用的微網誌,時代的演變讓人喜歡閱讀圖像以及簡短的文字;而從古典小說演變而來的輕小說也是一樣,讀者們大可輕鬆地隨身帶著它,在繁忙的生活中運用交通時間或是午休時間快速地翻閱完畢,並從中獲得充份的娛樂效果。


    ◆ 輕小說作品在台灣萌芽與台灣本土作品的誕生

    2003 年初,台灣角川代理發行了第一本日本輕小說《新羅德斯島戰記》,而尖端也莫約在同期代理了《藥師寺涼子》以及大熱賣的《十二國記》等作,之後更加入了青文、東立等出版社,陸續引進更多的輕小說作品。

    輕小說編輯們也普遍認為,在 2004 年《涼宮春日的憂鬱》、《灼眼的夏娜》等作的出版,可說是為動漫及輕小說領域帶進了一股風潮,也讓台灣的大家正式地看到「輕小說」這股全新的創造力在世界各地蔓延。

    但其實台灣早在 2000 年左右開始就陸續有不少創作者在網路上或者以同人出版的方式發表自己的作品,只是那時候「輕小說」一詞並不普遍。當時網路上除了 BBS 之外,廣為知曉的就是在那段期間起的原創文學網站「鮮網(鮮文學網)」、還有「銘顯文化」以及「小說頻道」。而到了後來,隸屬於鮮鮮文化集團的鮮網以及銘顯文化,也從推出網路小說逐漸地嘗試推出或者將作品包裝成輕小說出版。在這段期間出道的輕小說作家像是 貓邏、水泉、護玄……等人,其中一炮而紅的則是以《1/2 王子》一作成名的 御我。

    目前最高紀錄能夠同時創作三部作品的御我,不過僅 27 歲的年紀便出版有《1/2 王子》、《不殺》、《吾命騎士》、《非關英雄》……等多部長、短篇作品,而其中也有作品被改編成漫畫出版。她也曾表示,成為作家其實是個意外,因為自己有在網路上閱讀小說的習慣,但因為看到許多男性作者筆下的女主角太過「花瓶」,因此忍不住有點反諷似地寫了一篇以女生扮成男生作為主角主角的文章貼上網,然後貼著貼著就受到邀稿出書,至今她也成為了知名的輕小說作家。


    ◆ 台灣在地輕小說正式覺醒進軍海外

    面對日本市場的飽和以及超量的輕小說不斷外銷海外,無論是台灣還是大陸、香港等華語圈也都不遺餘力地翻譯出版這些作品,在銷售成績上也有相當卓越的成長。雖然華人的創作也參雜在其中,但無論怎麼說都是微乎其微的極少數,「台灣真的沒有創作者嗎?」如此反問著自己的台灣出版商們,認為在華語中,才華洋溢的作家及插畫家其實為數不少,只是缺少了一個可以讓他們一展長才的管道和捷徑。

    為此,雖然不如日本擁有繁多的輕小說獎項,但近年來在台灣所誕生的「尖端浮文字輕小說新人獎」以及「台灣角川輕小說暨插畫大賞」兩大輕小說比賽,終於讓台灣的創作者們能夠有機會在全世界的讀者面前一展長才。

    【尖端浮文字輕小說新人獎】2006 年,尖端正式代理翻譯講談社太田克史所編撰的文學雜誌「Faust」中文版,並命名中文版為「浮文誌」。而當時日文版的「Faust」也以 1980 年隻後出生的人作為對象進行徵稿,希望能看到更多年輕有活力的創作;為此。同樣的在中文版「浮文誌」則以符合台灣規格的標準重新設定資格,以 1970 年代之後出生的人作為對象,展開了第一、二屆的「浮文誌新人獎」,這就是現在「浮文字輕小說新人獎」的前身。

    由於日本「Faust」在 2008 年停刊,但尖端也認為以該雜誌為出發點的年輕文學創作非常符合「輕小說」的條件,因此便將浮文「誌」新人獎正式更名為浮文「字」輕小說新人獎,並在全新出發的獎項中提高了獎金及,並預告將搭配日本插畫家合作正式出版得獎作品。

    目前第三屆浮文字新人獎(實際上為正式改名為輕小說獎的第一屆)金獎得主 非瓴所著的《龍騎兵的防禦工事》》、以及銀獎 IROYI.h 所著的《鴉之聲》,將分別與日本知名繪師,曾為高人氣作品《零之使魔》繪製插圖的 兔塚英志、以及《肯普法》的插畫家 Senmu 兩人合作,作品預計將在 6 月份問世。

    而正在進行徵稿中的第四屆金銀賞得主,則將分別搭配輕小說《聲音 X 魔法》的繪師 泰、以及《神曲奏界黑》插畫師 BUNBUN 進行實體書的出版。尖端出版表示,撇除得獎獎金,對參賽的創作者來說,能夠將得獎作出版就已經相當榮耀,再加上能夠跨海與日本知名繪師合作,無疑就是一件對於作者及作品本身更有加分效果的宣傳。

    【台灣角川輕小說暨插畫大賞】擁有母公司日本角川集團在輕小說方面的成功經驗,台灣角川也自 2008 年起向全世界華人開放徵稿,舉辦分為輕小說與插畫兩個部門的「台灣角川輕小說暨插畫大賞」。

    目前其首屆得獎作品 久遠的《罌籠葬》,除了繁體中文版與簡體中文版皆擁有極佳銷售成績外,日文版也已於今年 1 月份在日本上架,而擔任該作插圖繪製的首屆插畫部門銅賞得主 Izumi,更特別配合日本角川書店輕小說系列「Beans 文庫」的要求,全新繪製日文版格式所需要的插圖。

    目前第三屆台灣角川輕小說暨插畫大賞也已正式落幕,有興趣的人不妨可密切注意即將展開收件的第四屆比賽相關資訊。

    而作為多年的台灣輕小說評審,出版社的編輯們也認為初期的投稿作品其實很顯而易見地受到 奈須磨菇(註一)、野村美月(註二)早期作品等影響,不過這些現象僅止於前兩年,現在由於大家閱讀的輕小說作品越發多元,因此其實投稿的作品也越來越能看得出其獨特性。但或許也是因為市面上大部分的輕小說作品還是源於日本,因此投稿作品中還是有許多使用了日本式人名的「案例」,讓編輯們苦笑道實在無法辨別這到底是翻譯文學還是原創的作品,也提醒投稿參賽時創作者這是許多必須注意的小細節之一。

    *註一:奈須磨菇受到著名菊地秀行、綾辻行人、京極夏彥等人影響而創作,除了曾著有《空之境界》並撰寫《月姬》、《Fate/stay night》等遊戲腳本外,也曾於「Faust」中連載過小說《DDD》。以艱澀文字搭配獨到筆法創作,加上其作品背後龐大的設定量與啟發。

    *註二:野村美月受到歐美經典文學《清秀佳人》、《小婦人》及日本小說家冰室冴子影響,寫作風格為善用小事件作伏筆的青春故事。但2006年,他以能表現嚴肅、溫馨又哀傷的氣氛為目標,創作以文學名著貫穿全局的《文學少女》系列,獲得之前未有的高度評價。

    總和目前在台舉辦的這兩個大型比賽,年齡最高的參賽者為 70 多歲,最年輕的則為 14 歲,太過年輕的作者,很明顯的在生活體驗上有所不足,對於情感的描繪上很多都是靠著過去所閱讀的作品或者自己本身的想像,因此明顯的就缺少了關鍵性的要素;但超過 40 歲以上的創作者,往往在作品的描繪上又顯得太過於沉重,似乎就欠缺了年輕的活力以及想像的本質。

    透過這兩個大獎,目前已於台灣出版的台灣輕小說作品包含了《罌籠葬》、《馬桶上的阿拉丁》、《魔法藥販局》、《妖精鄉》、《流光森林》……等作,而尖端則是預定將自今年 6 月份起陸續推出《龍騎兵的防禦工事》、《鴉之聲》等作。未來這兩個獎項也將與大陸市場進行合作,因此在市場上也預估有更大的發展空間,他們也表示會致力於將原作輕小說推向其他平台發表等多媒體發展的機會。


    ◆ 出道成為真正的輕小說家 專訪輕小說家 久遠與 非瓴

    關於輕小說家,在獲得第一屆台灣川輕小說大賞金賞後,以《罌籠葬》一作出道、作品並推廣至日本及大陸的 久遠表示,筆下的作品能發行不同版本,是在當初完全想像不到的,也因此感到非常驚喜。不過,或許是沒有親眼看見其他版本在書店裡販賣過,雖然出版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至今仍然不太有實感。

    ](日文版譯作華葬伝 ﹣Flower Requiem﹣)》故事介紹諸神歸天,唯留珠罌一神。珠罌創世,生死有命,流轉不息。四百年前人們為了想從生死輪迴中逃出,殺死了制定輪迴的珠罌神,停止了輪迴,卻沒有逃出死的命運,死後無所依歸的幽魂,反而成為生者的惡夢。珠罌神死前下咒,預言了自己的回歸。因為畏懼珠罌神復活的報復,人們創建了「籠庭」,由五位「義人」後裔鎮守,為了保護最後的「羔戮」。四百年過去,五義人一系塚家叛變之後,塚幽冥在關注與懷疑之中遞補了義人之位……

    「情況有點像是在《罌籠葬》時,憑著直覺直接蓋了一座塔。但寫《流光森林》時則是把整座塔搗毀,再把一片一片磚瓦撿回來重新拼湊。我藉由這樣的過程,重新再確認了自己真正想寫的是什麼。換句話說,是繞了一圈遠路後又回到原點。雖然一度因此非常沮喪,但最近慢慢覺得以長期而言,這種繞遠路的經驗,對我好像是必須的。透過這樣重新摸索、確認的過程,在寫作上的自覺也會變得更清楚。」久遠說。

    ]》故事介紹過去,人類最強的城邦安吉藍思,創立了各自以不同政治制度所統治的九座城市。中央都市和被創的九座城市的人類分別稱為原人類和新人類。然而,只能呼吸森林的純氧的舊人類因中央城市的毀壞而滅絕,取而代之由新人類主宰一切。九座都市各自宣布獨立,捨棄舊時的稱呼,統一用編號和圓心都市命名。如第一圓心都市、第二圓心都市等。

    唯獨第五圓心都市的流光森林尚存,該座城市孕育了許多的舊物種,並以觀光聞名。其中負責保護的單位為「物種保育局」。其中所屬的「特別科」,是對一般民眾保密的特別單位,秘密即是羽見和除羽師的存在。

    對於未來的方向,久遠表示:「我曾經因為太在意別人的目光,心情變得很急切,想走得越快越遠越好,反而讓寫作變得像是在跟自己拔河一樣,成為一件痛苦的事。最近發現自己還是比較適合慢慢來。縱使是留在原地,幾乎沒有什麼前進,感受到自己筆下的世界一點一點地往外延展,也是很幸福的事。因此,比起對未來的期許,現在的我,偏向告訴自己不要勉強,慢慢試著往前走就好了,不用事先設想一定要走到哪裡。」

    而去年底剛獲得第三屆尖端浮文字新人獎金獎得主 非瓴表示,他投稿得獎的作品《龍騎兵的防禦工事》,其實早在三年前就完成了前一萬字,剛巧去年碰上尖端的徵稿公告才投稿,沒想著就這麼過了初審,然後隨著自己想法將作品後續完成的他,更在自己預料之外地成了首獎。

    ]穿越而來的銀色龍騎兵──雅恩.莉莉爾,從此開始了他一連串亂七八糟的生活。雅恩的故鄉「塔利亞世界」,處於兩國冷戰的情勢。因為相鄰世界通道技術的開發,敵對的兩國,各自發現國內各有條通道通向異世界,導致出現了「經由其他世界對另一方發動奇襲的可能性」。而這條通道的其中之一,便位於平凡高中生阿森的肚臍上!

    為防止敵軍經由相鄰世界展開攻擊,精通防禦工事的雅恩被派到了這個世界,並將阿森當成了「殖民地佔領區」與「防禦要塞」。阿森與雅恩,將會一起闖出什麼樣驚天動地的故事?

    輕小說家與插畫家雖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但其實這兩種創作者之間多半是透過編輯進行合作,關於這點久遠和非瓴皆認為由於創作的形式和想法不同,因此透過編輯統整向雙方進行溝通協調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非瓴覺得因為作家本身在創作時就一定會有個概念的形象在心中,插畫家所想的若能與自己所想完全相符時真的就相當開心,但若插圖問世後與自己所想多少有點不符時或許就會有點失落。「但也或許久而久之就越看越順眼,反倒覺得自己原先的設定實在是虛到不行,我想這就是插畫家的專業所在,因為他可以用不同的形式突顯同一部作品另一種層面的優點。」

    問到輕小說的定位,久遠表示:「輕小說與動漫畫呈現的媒介從一開始就不同。即便出發點是相同的設定,因為媒介不同,我認為自然自然會變成不同的故事。至於小說之間的類型界定,我個人不太在意。應該說,我希望自己能自由地寫出自己想寫的故事,也不希望自己在寫的時候,會因為意識到這符不符合某某類型的定義而畫地自限。而最後寫出來的作品是屬於哪種類型,就交給讀者們自行判定。事實上,從過去的經驗來看,讀者們的答案似乎各自也是不同的。」

    非瓴也認為:「因為輕小說家是一種包羅萬象的職業,無論是奇幻、推理、校園喜劇……總之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元素都能夠隨心所欲的加入創作中,加上作品可以輕鬆的在日常生活中閱讀,這些原因都是輕小說最迷人的所在。」


    ◆ 閱讀簡單、創作輕鬆的輕小說!

    「無論多麼的天馬行空,馬上提筆把想法寫出來,然後想辦法完成他。」這是多位輕小說編輯還有輕小說作家們一致給予有欲寫作的創作者建議。

    由於創作輕小說的門檻不像是漫畫創作那般困難,相較要同時構思劇情、分鏡、繪圖……等繁複的工作,「寫作」這件事到底還是比較容易的,要創作一部輕小說作品不需要複雜的繪圖工具或者技術,只要有紙筆或是一台電腦,加上天馬行空的想像就可以馬上開始。

    輕小說家非瓴表示因為自己本身也相當喜歡看動漫畫,所以曾經練習在看了動畫之後將其以文字的方式呈現,這是受到作家九把刀的影響,因為九把刀的作品相當的有電影劇本的感覺,因此就思考著自己應該也可以嘗試這樣練習。他也建議有志創作的人,不妨也可以就自己喜歡的作品試看看這種寫作方式。

    「我覺得寫輕小說的人都有病!(笑)」他說,同時也解釋這是誇獎的意思,因為作家必須要有比常人更多的想像力,更何況是讀者群主要為年輕人的輕小說,因此腦內革命是必須的,想法不夠新穎就沒辦法受到大家的矚目。

    你也想進入輕小說的世界嗎?現在就連圖書館也陳列有許多輕小說提供外借,有興趣的人不妨就挑本自己喜歡的封面,開始享受輕鬆零負擔的閱讀吧!而想要創作的人,不妨就立刻提起筆、打開自己的電腦,寫下腦中迸出的有趣畫面,與更多人分享你心中那個美好的故事吧!


文章自:http://news.chinatimes.com/tech/171710/172011041500572.html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香港本土文學大笪地  

GMT+8, 2014-10-21 15:01 , Processed in 1.57792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