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連載小說] 今夜,我不想睡 [第六章(終篇)] 28-06-11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願明 固定筆手 2011-5-4 22:08:36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本帖最後由 願明 於 2011-6-28 21:13 編輯

今夜,我不想睡 - 第一章 【我們幼稚的年代】
作者:_41
配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qEb4TG10jW8



今夜,我不想睡。因為我有很多的曾經在腦子的大廳,作我的座上客。
曾經,我以為這些都是曾經,但這一切,原來一直都在。

2000年的夏天,那是我們相識的季節。那日藍天明媚,四處也可嗅到夏日的味道。
那是在我們讀小三時的年終頒獎禮中,那屆你考全級第一名,我考第三名,中間隔著一個女孩。
由於我不敢主跟女孩打交道,所以我無視那女孩,直接跟你說話。
「我叫梁全,你叫什麼名字。」「李傑」
那是多麼純真的對話,純真得不帶一點沙石。我卻暗裏打算,下年我就要考上全級第一名。

2001年,我們十一歲。
這年我們一同考進了所謂的精英班。
恰巧,你是我的鄰座同學。果然,你不但樣子憨直,連性格也是鐘乳石一般。
這一年我們出相入對--上學、放學、田徑訓練、逛街,我們幾乎是連體嬰,外人都說我們像兩兄弟。
每逢放學,我們都相約一起到北區運動場練跑,不論風雨。是熱血,是青春,是汗水,讓我們更加親密。
每次練完跑,我們都會輪流買飲品請對方喝。
有次你帶不夠零用錢,你說你不渴,為的是能夠請我喝。那時我幼稚,只知心裏暖暖的,但我不知道,這就是感動。
年終頒獎禮之上,你仍然考全級第一名,我考第二名。但我心裏替你高興。

2002年,我們十二歲。
跟上一年一樣,我們親密得連吵也沒吵過一次。
但這年我們喜歡上同一個女同學。就是一年前我和你之間隔著的她。
只是,你不知道我喜歡她。
放學後在運動場上,你嘴邊一直提起她的名字和跟她的曖昧行為,我真的有點羨慕。
而我只靜默地聽,靜默地跑。

後來在一場聯校田徑賽中,你得了100米亞軍和跳遠冠軍,而我只得100米季軍和跳遠季軍,我開始妒忌。
我偷偷斜視了你,彷彿怒瞪著仇敵。
但你後來竟然送了那面跳遠的金牌給我,說我是你的兄弟,這面金牌我也有份。
夜裏,我慚愧得輾轉反側。
隔天我主動跟你道歉,然後便是和好如初。
這年,你考全級第一,而我,跌到全級第五名。
但我衷心的恭喜了你。

2003年,我們小六了,接近畢業,亦覺得自己開始長大。
你暗地裏跟她戀愛了。我也是在偶然的機會下,發現你們在放學後拖手走一條夕陽下的小徑,你們的影子靠攏一起,而我的長影,孤獨地僵在草叢中。我沒有妒忌,也沒有憤怒,因為就算我戀愛了,我也不懂得跟大家交待。
但我有點忐忑,因為我很懷念我們一起跑步的日子。
這年,那餘暉下的運動場中,你的足印有點飄忽。
我們的關係亦難免凋淡了,連體嬰的形容詞,你跟她更配。
這年的田徑比賽期間,那女孩的父親過身了,你選擇放棄比賽,陪伴著她。
就算我參加了比賽,我也只拿了個跳遠得季軍。因為我整個比賽期間,一直擔心著你,也擔心著她。
這晚的夜裏,我一直猜想她的情況,很想打電話問候她,但我知道,你們的電話線中,沒有容納我的空間。

年終的頒獎禮,因為黑色暴雨的關係取消了。
但我知道,你依然是全級第一,她是全級第二,而我是全級三。
就跟我們相識的時候一模一樣。只是我們坐在一起時,再也沒有以往那種清純的感覺。

畢業後,我們間中也會相約到運動場跑步。在你的左手邊有我,你的右手邊,有她。

<第一章。完>





今夜,我不想睡 - 第二章 【重回,這跑道】

本文章最後由 願明 於 2011-5-9 01:41 編輯

今夜,我不想睡 - 第二章 【重回,這跑道】
作者:_41
配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oN174Gp8DeA



2004年,記憶變得有點模糊。
轉眼成長成一個中學生。
這身份於我而言,是成熟的象征,是獨立的門檻,是要向幼稚揮手說再見的時刻。
然後,我穿著一件被母親燙過幾次的純白色夏季校服,頸喉鈕也純真的被扣緊,正如我的雙手也互扣著擺於身前,生怕犯了小錯便要記小過。好一只小鵪鶉。
但是,我對你初中的印象卻模成漿了。我只記得我垂著頭斜斜地側望你,哦,你們剛好同班,那時你也垂著頭斜斜地望著她。而她,矮矮的排在最前頭,像士兵般垂立,迎著陽光昂著頭,背後的小馬尾形成一把弓,似乎真的成熟了。

升上這所區內著名的中學,你們的成績依仍彪炳,兩個都在全級十名以內打滾,我的成績卻一落千丈,甚至有次的排名,幾乎便是***,即是全級最尾的50名。
那年你們都開拓了自己更廣闊的天空,而我渺小得連抗風而立的能力也沒有。飛什麼?
北區運動場已不是你的好去處;打開那新穎而潮流的ICQ,打開你的chat box,敲了兩個字,關掉,又打開,罷了。
我暗暗覺得,你厭棄我這弱軟的小鳥了。作為朋友,我不應讓你的身價變低。秋、冬、春、夏。
我僥幸地能夠升讀。美妙的是,我們再次成為同班同學。我以為我們可以重修舊好,但原來每次迎面的一個hi,是無補於事的。
這年,你們卻跟對方說byebye了。
我也是透過別人的口中聽聞。
有一股沖動,叫我去安慰你。
因為我知道你的朋友不多──別人都覺得你純直的外表包著一只高傲的狼。我卻暗地裏多次幫你伸冤,多次講述你憨厚的性情,你真誠的謙虛,你對愛情的專一……
但每當我大論是宏後,我都心有餘寒,畢竟我也曾經懷疑你厭棄我了。
那寂寥的夜,窗外竟然有幾只秋鳥冒涼而鳴,彷彿催促著我快點打電話給你。
我提起電話,撥了七個陌生的數目字,放下,又提起,罷了,輾轉而睡。

隔日,我終於鼓起勇氣約你放學後一起跑步。
雖然你閃著淚光逃避了我的眼神,但你卻答應了。
那刻,心突然好酸,我好像望著一個被人遺棄多年的寡婦,茫然於街頭,迷不知其所歸。
天公也造美,讓午後一場秋雨洗淨了我們的跑道,也彷彿洗去我們之間的隔膜。
跑道上,一開始是寒鴉的啞然,然後是你的嗚咽,再來便是你的心情剖白,不絕如縷。
你彷彿已經幾十年沒有跟朋友聊過心事,那蒼涼鬱怨的聲調,我至今未忘。
再一次,聽著你嘴邊一直提起她的名字,跟她曾經熱戀的經曆,我不再羨慕,我只想陪著你哭。
但我微笑著,我想感染到你,我想再次見到你笑容的斑斕。
新雨的路上,我微笑著聽,我微笑著跑。
你說,跟我聊完,陰天也顯得晴朗。

這年的頒獎禮,我拿了個操行獎,你全級第三名,她全級第四名。你們坐在一起,卻是隔著連綿萬壑,只有我們三個知道。

<第二章。完>

今夜,我不想睡 - 第三章 【飛走】

今夜,我不想睡 - 第三章 【飛走】
作者:_41
配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vQVeaIHWWck


2006年,中學三年級了。總覺得這年的晴天特別少。
我們仍是同一班。
這大半年裏,我發現所有安慰的詞句,都已經用得窮,用得爛了。
但你都一直沉溺於回憶的洿池中。
課堂上,你不時偷偷斜望她的弓字型馬尾辮;
小息,你會故意走過她的座位,看她桌上的塗鴉;
午膳的鐘聲一響,你會連忙衝上學校三樓的陽台,偷望她在校門等朋友的媚態;
午膳後,你會坐在地下佯作看朋友打籃球,其實是在守候她,極像「等你•在雨中」的男主角:期待、幻想、焦急、興奮,但最後,你有的不是「有韻地,你走來」,而是那閃爍的眼神;
放學,你又逗在那陽台;
跑步時,你的嘴邊仍是她,說到哭了,眼中便只有她的殘影;
回家,我雖然不知道,但我相信你會不住地在她的Xanga按重新F5(重新整理);
想必你平時也會默默等候她在MSN Online,等她的個人訊息更新。
又打開她的chat box,敲兩個字,關掉,又打開,罷了。


年尾的學術頒獎禮中,我又拿了那個掛名的操行獎。
你奪了全級第十名,成績並不如意。
頒獎禮上卻完全無聞她的名字,我們都很訝異。
但我們都不知道原因。



2007年,中四了。這年秋天的味道特別濃烈。
就在那深秋,她單獨地約了我出來。
我以為我會很興奮,但我沒有。我反而有一種罪惡感。
我們迎著海風,靜默地在夜裏走在大埔海濱公園的單車徑上。
間中有一兩輛單車飄過,一兩顆星閃過,一兩陣海風吹過。


「你知道星星為什麼會閃嗎?」她突然問。
「那是他們的淚光吧。」我靈機一觸。她沒有回應。
「畢竟,與愛人相距千里,而只能相望,是一種折磨。」我解釋。
「他最近還好嗎?」
「跟妳一樣,不太好。」我大膽猜度。她啞然。空氣有彌漫著一陣尷尬的氣氛。
「其實妳為什麼......」
「我明天十時就飛去倫敦了。手續已在暗地裏辦好。」
她冷冷的一句,凝住了車輪,凝住了閃星,凝住了清風,也凝住了我的喉嚨。
銀色的月光灑在地上,我們靜默地行,靜默地哭。


我知,她是想我告訴你。
那夜,我告訴了你。我們約了時間。
夜裏,有隻不知名的鳥,一直吵嚷到天明。




2007年10月7日。人山人海的機場中。
我跟你提早了一個半小時到達機場,你的樣子竟然比我更憔悴,
看似那跪哭了七日七夜的申包胥。
我們在登記飛往倫敦的櫃檯一直等候。
八點九,出面下起一陣牛毛細雨,你的臉有點惆悵。
九點,你在櫃檯前徘徊。之後上了個廁所。
九點三,雨沒有停。你問我有沒有記錯。我也有點心慌。但隨即見到她的幾個朋友來了。
九點半,登記上飛機的時間也快過了,她還未來。
九點九,雨下得淅淅瀝瀝。
十點,我們打了電話給她,無人回應。
十點三,她的母親突然回電......


她在醫院昏迷了。


<第三章。完>

今夜,我不想睡 - 第四章 【天堂】

本帖最後由 願明 於 2011-6-17 03:23 編輯

今夜,我不想睡 - 第四章 【天堂】
作者:_41
配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jCSe66pWNmc



2007年10月7日。早上八時,她的家中。
媽媽:「女呀,快醒了,早餐都煮好了!」
沒有回應。
媽媽的心裏有點憂慮,安慰了一下自己,
說:「哈,妳這女兒,還在懶床嗎?飛機都飛走了!」
說罷,媽媽又然後敲敲門。
沒有回應。

「女?!」媽媽開始大力拍門。
在這等待她回應的十秒間,時間彷彿靜止了。
媽媽的臉變了青褐色,闖進她的房門。
「哇!媽!怎麼了?嚇死我了!」臉色蒼白的她穿著一件吊帶薄衣,半蓋著被子坐在床上,飄逸的長髮,散落在白晢而瘦削的肩上。
「你嚇死我才對,怎不應門?」媽媽一臉嚴厲,就像一個護士長。
「對不起啦∼」她聳聳肩,瞇著眼,伸一伸舌。

八點一,她抖擻一下便去梳洗、紮回那弓字型馬尾、抹上護膚液。
八點半,她吃完早餐的時候,天空變得灰灰的。然後她檢查了一下行裝便準備出發。媽媽一直坐在一旁,喝一杯清水,調和呼吸,看著女兒左走走右走走,心裏既安慰又擔心。
八點九,踏出家門的一刻,她突然昏倒,天也傷心得哭了起來。
九點,媽媽穿著白衣醫務人員身邊徘徊,廁所也不敢上。
九點三,媽媽哭成淚人,用模糊的視線在救護車上守護著她。媽媽完全忘了有朋友的機場送機的事。
九點半,她們抵達醫院,媽媽已經放棄了這程飛機。
九點九,雨下得淅淅瀝瀝。

十點,她的電話響起,媽媽只專注地看著醫生檢查女兒身體,女兒的手機響了她也不想管。
十點三,媽媽想起有親友們在機場為她們送行,於是拿了女兒的手機,走到醫院大堂回覆那堆missed call.
「敏敏......昏迷...入院了。」媽媽一邊哭一邊說。
「什麼?!敏敏入院了?」你像著了魔般大喊。我在一旁聽到,雖然不知詳情,也深知不妙。

************************************************************************

十一時許,
我們與另外三位送行的朋友,分別花了過百元的士費趕到了威爾斯親王醫院,

經過一番混亂的詢問,總算找到了伯母。

當看見伯母時,她獨坐在手術室外的椅上,弓著腰,案首在大腿上飲泣。
我們見況,都止住慌張步伐,但心卻狂亂地在跳動。
然後我們只敢遠遠的站著,待伯母冷靜一點再過去安慰她。
但你突然豪邁地走過去,像一個久戰沙場的上將。
你坐在伯母旁,拍拍伯母的肩,遞上了一張白色紙巾,便靜默了。
伯母卻哭的更猛烈,全條走廊只有她淒厲的哭聲。
我與幾位朋友相相對望,不約而同地皺著眉頭,嘆了一口氣......

***********************************************************

手術室內,醫生命護士為敏敏做心跳復甦,自己則準備心臟起博器。
「呯!」醫生用起博器電擊了敏敏的胸口一下。
「施心肺復甦術」醫生大喊。
「呯!」
「充電。再施心肺復甦術。」
「不行了,病人血壓急降,心電圖和腦電圖的指數接近零。」護士冷淡而又略帶一點悲哀地說。
「呯!」
「繼續充電!施心外壓!」醫生堅持繼續施手術。
......
......
醫護人員持續了一段長時間的「無謂搶救」。
......
......
「咇──」
心電圖和腦電圖中剩下一片空白和一條冷酷的直線。

************************************************************

手術室內,在醫生用起博器電擊了敏敏的胸口那一刻,
敏敏的靈魂出竅了。
她用鳥瞰的方式,看見自己昏迷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穿著白色制服的醫護人員的頭頂在手術室在亂轉,他們口中的每一句她都聽得清楚。
她又看見自己的身體被電擊,但她完全沒有知覺,只在意識上覺得:那一定很痛。

她知道自己的意識已經徹底地離開了肉體。
驀然,她的靈魂被吸進一條漆黑的隧道,隧道的盡頭是光。
她盡力地向前飛,但隧道卻長得像永遠也走不完。
只是,這種穿行的感覺十分暢快,她完全沒有感到一絲疲憊。
自從因為碎心於父親的離世後,敏敏的身子再也沒有像這刻般健朗了。

然後隧道的壁上有許許多多零碎的畫面,
顯示著她從出生以來,眼睛所看見的景象。
亦有一些陌生的景象,像是未來的畫面。
她飛呀飛,倒也十分留戀那些畫面,但她不經不覺地飛出了隧道。

那兒是一片雪白的天地,耀目的光,彷彿人眼一觸及便會盲掉似的,
但她只是一個靈魂,所以她仍能看得清前路,從前那輕微的散光也都被醫好了。
她在白茫茫間飄著飄著,
突然飄到一個純白的亭子,遇到了一個穿著粗布衣裳、相貌堂堂的男子......

<第四章。完>

評分

參與人數 2like +2 收起 理由
不會說話 + 1
心雪 + 1 加油。

查看全部評分

今夜,我不想睡 - 第五章 【天父】
作者:_41
配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6lT0fXiOmJ4&feature=related



在純白色的異界中。
這世界沒有風,沒有星體,沒有一點污垢。
一切看起來都是恬靜的,但每一眼所及之物,卻都像擁有著生命。
敏敏不假思索就認定這兒是「天堂」。
在純白的生命亭中,她與一個穿著粗布衣裳的男子對視。

「爸爸......?」
「妳可以這樣稱呼我。」

「不,我爸爸過身了......」
「那是你世間的爸爸。」
「那麼......」敏敏愕然。
「嗯。」
「上帝?!神?!主!」
「妳盡可以這樣稱呼我。」
「呀,對,我記得了,我死了......」敏敏的靈魂變了深藍色。
「哈哈哈,死了?死了的人會去死人之地,但妳在一個擁有生命的世界。」
「那麼,我是死了不是,這兒是哪,我為什麼在這?」
「妳沒有死。這兒是我創造的新天新地,這兒沒有死亡,只有生命;沒有哭泣,只有喜樂;沒有罪,只有愛。你在這,因為我召了妳來。」穿著粗衣麻布的男人,突然化身成一團白光。

「新天新地啊......」敏敏既雀躍,又有點惆悵。她的靈魂的色彩在藍與紅間漸漸交替變換。
「不喜歡嗎?」
「喜歡......」
「掛念世間的家人、長輩、朋友、同學,和李傑?」
「嗯......對不起。」
「我就知道。人總記念從前。」
「主呀,祢為何要召我來?我實在不明白。我不是死了嗎?」
「我再說,妳未死。我是生命的主宰,要見見我的女兒,不可以嗎?」
「可以啊。」敏敏的靈魂變了甜蜜的粉紅色。
「哈哈,其實我是希望妳對我有更大的信心。妳因為那病兒,不時在埋怨我呢。」
「我只是在軟弱時心裏怪責過祢,對不起呀主......但我也有祈禱...祢似乎沒聽見......」
「妳怎知我沒聽見?我一直都側耳聽。妳在這段期間一直都沒堅強過,妳的笑容也是強擠的,妳的祈禱也沒有信心,沒有希望的光。甚至妳有些行為也沒有問過我的意見呢。例如妳跟李傑的事∼」
「......」
「信我!我是生命的主宰。讓我參與妳的生命,可以嗎乖女?」
「嗯!對不起呀父!我會信靠祢的了!」敏敏的靈魂變了堅強的草綠色。

「那一起忘記背後吧。我現在問妳三個問題,妳要老實答哦。」
「嗯。」
「你想回去嗎?」
「我想留在祢身邊,反正日後這兒會有一次大團聚!」
「不錯。但妳沒有答我。第二個問題──你想回去嗎?」
「主呀,你知道,我很想留下。這兒令我很舒適暢快,我真的不想離開。」
「好好好。第三個問題──你想回去嗎?」
「呃...我真的想留下。但我也想念我的親友......」敏敏的靈魂變了灰白色。
「傻孩子。從妳被造的一刻,我就看顧妳,妳的頭髮我都數算了,我又怎會不知妳的心思。」
「那我還可以回去嗎?我應該怎麼做?」敏敏疑惑。
「牧者沒有教妳嗎?我要好好教訓他才行。」
「不不不,主,我愛祢。感謝祢讓我感受到祢的同在。但我始終心有掛念,希望祢帶領我回到人間去。但不要按我的心意行,主呀,只要按祢的心意成就一切。呃呀......呃......也願世界和平。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字祈求。阿們。」

「哈哈哈哈哈哈。」

潔白的靈突然出極強的光線,這回連只得靈魂得敏敏也感到刺眼。

*******************

敏敏半瞇著眼,模糊地看見手術床上的吊燈。
吊燈散射著米白色的刺眼的光線。她略略聽見──
「病人有呼吸了!血壓上升、心跳頻率漸漸恢復正常。」
「神跡呀!」有另一個護士說。
「病人仍在危險期,別掉以輕心。」......

*******************

某病房外。
「總算過了危險期了。」我說。
伯母在一邊哭。
「嗯。」你說。
「伯母,可以告訴我們敏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匆促的離開又是為什麼呢?」你用誠懇的語氣接問。
「對不起......敏敏一直叫我不要說,但這時隱瞞只會令大家更難受......」伯母嗚咽著,然後用手上那張溼到爛了的白紙巾再拭眼淚。
「05年年初,敏敏經常有耳嗚、牙痛、下顎及牙骱痛等等病症。在某早上,她突然心口鬱悶,一度停止呼吸,送院檢查後,醫生懷疑她患上了隱性心臟病......」
「隱性心臟病?既然是隱性又怎能斷定?」我衝口而問。
「嗯,單憑一些病症,難以斷定。所以醫生建議敏敏到外國檢查一下。」
「為何兩年後的今日才去檢查?」你問。
「不,那年的暑假我們便以旅行的名義去檢查了。但那時連外國的醫學科技都不能斷定、治療這病......醫生也叫我們長期留在外國進行觀察及護養,可是......」
「可是......?」我心急地問。
「可是那傻丫頭似乎有放不下的事情,一直嚷著要回來。醫生說心理質素差亦會影響病情,所以便回來了。最近敏敏病情有所惡化,又聽聞倫敦有新的檢測技術,但由於要進行長期的檢測,所以我們急忙地辦理了移民手續並打算長期移居當地......希望大家原諒敏敏......」
「......」眾人都噤若寒蟬。

我偷望了你一眼。看見你眼神透出中種自責的情懷。
似乎在怪責自己得不到敏敏的信任。
亦怪責自己對敏敏沒有絕對的信任......
然後,在眾人都停止哭泣的時刻,

你哭了。

<第五章。完>
今夜,我不想睡 - 第六章 【夜中的憶想】
作者:_41
配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qFHqHiGBT0c






終於,她醒了,嘴邊一直掛著她到過【天堂】的事兒。
誰聽見也一笑置之,只有你深深地相信。
在「死」後,她學懂珍惜;在她「死」後,你也學懂勇敢。
然後你們又靠在一起,再次成了出雙入對的孖公來。
而我,又在暗角,偷偷地祝福你們。

學生會、領袖訓練計劃、辯論比賽、好學生獎勵計劃──
在這些我高攀不上的活動中,
你們並肩閃耀著亮麗的光輝。
我間中會在活動中,或台下,悄悄地留下足印。
有時我會貪婪地想你們知道我的存在,
但我卻沒有勇氣走進光圈下。

啊,多麼想拍拍你們的肩,正正式式說一句鼓勵的說話。
可是,你們在各項活動中認識了我高攀不起的朋友。
漸漸地,我再次變得渺少。
那無聊的跑道,只有無聊的人在跑;
那無聊的MSN,也只有無聊的人在等待。
又不知多少次,打開你們的chat box,敲了兩個字,關掉,又打開,罷了。
不過,偶爾在Facebook見到你們update的status,
I like them, secretly.

好幾個夜闌時份,那無名的鳥又在嗚叫,
那草堆的蟋蟀亦在唱和,擾得人無法入眠。
今夜,我亦不想睡。
因為我有很多的曾經在腦子的大廳,作我的座上客。
我一直追憶我們在頒獎禮相記的片段,在跑道上灑汗的日子,
在跑步後輪流請對方飲飲料的無私,在暗角一起偷看她的興奮,
......
曾經,我以為這些都是曾經,但這一切,原來一直都在。
只是,它們以另一種存在的形式,沉澱於心底。

時光荏苒,敵過會考,戰過高考,
風風雨雨,兜兜轉轉,是是非非,跌跌踫踫。
成長、回憶、成長、失去、成長、追憶、成長......
有時真想回到過去,尋找當初沒怎麼珍惜的童真。
只是風繼續吹,雨繼續灑──
吹起那翻新了幾次的運動場中的沙;
灑走了回憶的味道。

中七的畢業典禮中,你們雙雙上台接受巨額的獎學金,
金童與玉女,往往使人羨慕又妒忌......
但你們的笑容,暖融了一切的流言蜚語。
坐在台下人叢中的我,也默默地笑著,祝福你們。

未來究竟會怎樣?
我們會上同一間大學嗎?
在工作上我們會有合作的機會嗎?
你們的婚禮中,我這隱形人會被邀請嗎?
那遍佈我們的足跡的運動場,又會否同時再現我們三人的鞋印?
罷了,未來,就交給未來去揭曉。


<整部小說•完>

評分

參與人數 1like +1 收起 理由
心雪 + 1 辛苦了 =)

查看全部評分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