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關夢南隨想] [轉截]世紀.文學起義.香港文學出少年:寫在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揭盅之後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關夢南 極品XO 2011-11-18 01:08:45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編按: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以十萬計的總獎金,成為香港有史以來獎金最豐富的文學獎,廣受傳媒關注。兩組(青年組及中學組)經評審篩選後,終於揭盅。今天,為中學組評審的資深編輯關夢南,以喜樂心情,與大家分享當今最新鮮的中學生創意。

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中學組)參賽學校近百,投稿作品近千首詩。初選入圍78人,複選17人,決選8人。這8名精英是:伍港駿(香港道教聯合會鄧顯紀念中學)、謝天燊(聖士提反書院)、黄敏晞(聖羅撒書院)、王瑞康、王天緣(沙田培英中學)、梁莉姿(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林芷欣(仁濟醫院王華湘中學)及李碧鈺(觀塘官立中學)。經過三位評判(胡燕青、胡國賢、關夢南)反覆討論,最後選出前三名:謝天燊、梁莉姿及王天緣。就單篇看,梁莉姿最佳,其次是王天緣與謝天燊。但三首整體看,王天緣水準最高,幾無瑕疵。最後一致同意,第一屆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中學組)的冠軍頒予王天緣同學,梁莉姿與謝天燊分列二、三,推薦獎為林芷欣、黄敏晞與王瑞康。


現代詩的創意

我最為欣喜的是,是次中學組現代詩比賽,吸引香港少年詩人精英盡出,整體水平令評判歎為觀止。起初參與設計詩獎,我提出以三首作品作為一個參賽單位,有點擔心,對中學生來說,是否門檻太高呢?但事實證明,我是有點過慮了,也有點輕視我們的少年詩人。初選我從78人中揀了20人,次選揀了10人,決選揀了5人。

對我來說,每篩選一次,都是歡喜的閱讀與痛苦的分離。像這樣的句子,怎忍心說再見呢?

手推的聲音逐漸遠去
格勒格勒
來自推車人的骨頭

(譚瑩〈小人物〉,藍田聖保祿中學)


你把糖果放進口,推開窗
放逐我,一架飛馳的小巴
乘着氣流我急速滑翔
滑過財務借貸的街招
滑過紅色的霓虹燈未央
滑過廣告牌上補習天王的鼻孔
與你,以及你口中的糖果
相反的方向……

(楊兩全〈一張糖衣紙的飄流記〉,聖公會鄧肇堅中學)


欄杆上的謠言
在晨霧中被緊鎖
雲層暗淡成最遙遠的夢想……

(何善文〈城市叢林〉,沙田培英中學)

以下這一首短詩,哎喲!我脫口驚訝,怎麼寫得這樣純真、清新與自然?它全然不同於前述的── 或意象鮮明、或想像機智與豐富、或具體暗喻與動人,還是全錄讓大家分享我的快樂吧。

屋簷下
一雙小小的腳丫
一下 一下
踏着淺淺的水窪
一雙大大的腳丫
啪嗒 啪嗒
撐着兩把傘
一隻短短的臂彎
一下 一下
轉着繽紛的雨傘
一隻長長的臂彎
擋着七彩的水花
呢喃 呢喃
拉着小節瓜

(黄敏晞〈回家〉,聖羅撒書院)


當進入最後的决選,我不得不收拾前述的不捨與離愁,與兩評判,共同面對三位參賽者:謝天燊、梁莉姿及王天緣。


社會議題入詩

這三個人的九首作品,我反覆看了又看了。他們各有好處:謝天燊的城市沉思與社會關懷;梁莉姿的豐富奇想與瑰麗技巧;王天緣冷靜的觀察與生活的質感,都令我們難以取捨,最後大家同意,以整體水平作標準,選出了王天緣為冠軍。事實上,王天緣三首作品,以〈城市的蘋果〉最為突出。其餘兩首〈水仙花〉寫三代情懷,〈學師〉寫師徒的關係,都是流露情味的小品。〈城市的蘋果〉詩有現代感,對城市扭曲、變形,破毁有批判,責任誰負?表面上是地鐵── 「地鐵是一條毛蟲�在城市這大蘋果�鑽洞……」背後卻是人。這個「人」好在不當面指控,而在結尾用了輕筆── 「又有花色衣裙女子經過�邊換上高跟鞋�邊咬着蘋果……」技巧方面,詩人運用了電影與拼貼的手法,描寫一路搭地鐵所見,風景參差錯落,不流於平面。至於取材貼近生活,織染風俗── 閱詩、開卷,如閱覽香港民生圖。

與冠軍擦身而過的梁莉姿與謝天燊,都是天份極高的詩人。謝天燊的敏感度大,但後學未足。〈這裏是�不是菜園村〉有佳段:「影子靠着一株龍眼樹靜靜睡�窸窸窣窣的踏草聲�有兩雙曬成熟蝦的手臂在嬉笑�有兩隻蜻蜓在空中交合�有兩片唇瓣不說話�一片黝黑�一片緋紅……」寫到後來語調提高,漸入佳境:「田裏的菜犯了什麼罪�田裏的菜被重重鐵網圍着�我懷疑其中一棵是姓劉的�農地被剷了個比和尚還�要光頭的光頭�白菜馬鈴薯被高鐵控告……」可惜接着的收結過於直道,未能為詩篇留下更多想像空間:「田不見了�樹不見了�家不見了�雙眼紅腫了�一條高鐵即將橫空而過�很痛很痛」。


香港中學校園是文學重鎮

梁莉姿應是一個才情洋溢的少年詩人。三首參賽作品都甚有水準,第一首〈感官〉,具童謠色彩,語調輕快,富有幻想,失分是主題不見清晰;第二首〈牆〉,前面寓意深刻,後半段想進一步說明,詩意反受其累;第三首〈西紅柿湯和你腐爛在七裡〉堪稱佳構。這一首小說化的詩,既可順讀,也可倒敘,皆見其趣。西紅柿我的理解是象徵愛情的原型,一旦煮成湯,便成為另一種感覺。作者沒有點破,而把思考留給讀者。你或者驚呼:「死啦未熄火�臉頰貼吻着西紅柿湯�那是最鹹的……」但愛情未開始時,猶如鮮潤西紅柿放在市場:「你睡前聽到�事頭婆蕃茄點賣啊�臉頰貼吻着襁褓�那是最溫暖的……」單首看,梁莉姿的《西紅柿湯和你腐爛在七裡》與王天緣的〈城市的蘋果〉不相伯仲,創意一炫耀,一內斂,孰者為優,很講評判的品味。

文學出少年,求證於今次獎金豐富的「李聖華現代詩青年獎(中學組)」,此言不虛也。都說香港重商輕文,但今次湧現出近百名優秀年輕詩人,又作何解釋呢?作品是最好的嘴巴,它們有力地表達了我們的年輕詩人,不甘屈服於僵化學制與功利社會的勇氣。

文學無用,詩歌無用媚俗之論,從此可以休矣!我一直相信,中學校園,既是文學的淨土,亦是文學的重鎮,只要我們對這淨土給予足夠的關注與灌溉,未必不可以移風易俗,盼無數中學生的文學夢由此展開。最後,感謝設立150萬專款的有心人,尤其是蔡建中先生。


(2011.11.02)


* 本文僅管理員代轉貼。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