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文學界Gossip] 瑞典作協主席:需保護作家批判社會和政府權利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心雪 超級版主 2011-12-13 05:49:39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專訪瑞典作協主席馬茲·索德隆德:
保護作家批判社會和政府的權利



瑞典作協作為一個民間組織的存在方式與運作機制似乎可以成為中國的借鑒。瑞典作協是一個更加純粹的作家組織,從某種意義上講,它更像一個保護作家群體權利的工會
對於中國公眾來說,瑞典是一個遙遠的存在。

這個北歐小國意味著良好的空氣質量和“從搖籃到墳墓”的完美福利。瑞典的社會制度被一些學者描述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混合物。這樣的社會背景下,瑞典的作家、藝術家并沒有被單純地推向市場。他們成立了作家協會,以此支持作家創作。但是與有著同樣名字的中國作家協會相比,瑞典作協一直保持著民間組織的身份。而瑞典作協建立的初衷與當下最主要的工作都是為了保護作家權利。無論當作家面對政府強權、資本力量還是網絡侵權,瑞典作協都會成為作家的依靠。

在眾多聲音質疑中國作協“圈養”作家、作協體制化、作家官僚化的同時,瑞典作協的運作方式以及協會與政府、作家的關係或許可以成為中國作協的某種參照。

七年前,瑞典詩人馬茲·索德隆德成為瑞典作協主席。2011年12月初,他第一次訪問中國。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專訪時他詳細介紹了瑞典作協的運作機制。

“作家的職責之一就是批判”

中國新聞周刊:瑞典作家協會是一個怎樣的組織?它和政府的關係又是怎樣的?

馬茲·索德隆德:瑞典作家協會是非政府性的。1893年,瑞典的著名作家維爾納·馮·海登斯坦等人在斯德哥爾摩建立了瑞典作協,初衷是想給瑞典作家提供一個可以依靠的組織,維護他們自由表達的權利。后來組織不斷壯大,并逐漸與政府形成了一種“愛恨交織”的關係(笑)。作家的職責之一就是批判,包括對現實社會甚至是政府的批判,而作協需要保護作家的這種權利,因此算是站在政府對立面的。但另一方面,作協也在協助推動政府的工作,比如在適當的時候給政府建議,完善相關立法。所以,兩者可以說是“又愛又恨”吧。

中國新聞周刊:既然“又愛又恨”,政府會給作協提供經濟上的資助嗎?如果有,是以怎樣的方式?除此之外,作協還有其他資金來源嗎?

馬茲·索德隆德:政府會給作協一些不定期的經濟援助,但往往不以直接的形式。比如在瑞典有一個“瑞典作家基金”。政府將這筆資金投放到圖書館,用於鼓勵作家的創作。每當一本書在圖書館被借閱一次,“瑞典作家基金”會給予一定獎勵。這筆資金的一部分通過基金會發放給作協。作協同時會接受社會上的募資。另外,瑞典作協的會員也會繳納會費,金額大約是每年1300瑞典克朗(約合1331元人民幣)。不過,盡管有很多集資渠道,作協還是會面臨資金困難的狀況,畢竟現在文學不是一種高回報率的產業,人們更愿意把資金投到一些快速收益的產業中。

中國新聞周刊:瑞典作協的結構是怎樣的,有無分支機構?另外,作協主席的職位是選舉出來的嗎?選舉機制又是怎樣的?

馬茲·索德隆德:和中國作協不同,瑞典作協沒有在各地設立分支機構。作協有四個部分,非小說類文學部、兒童文學部、小說類文學部以及翻譯部。除了這些分類外,作協還設有執行局和委員會。作協主席的職位是選舉產生的,每年選舉一次。盡管我擔任作協主席已經七年了,但每年還是要經過選舉,重新任命。所以,我也是經歷了七次選舉

中國新聞周刊:什么樣的人可以申請加入瑞典作協?對會員的審核標準又是怎樣的?

馬茲·索德隆德:一般情況下,在瑞典居住的職業或非職業作家都可以申請加入作協。作協會員的工作也是多元的,有的是電車司機、有的是公司職員等。目前,瑞典作協職業和非職業會員的比例大約是1:4。如果想加入作協,除了填寫申請表格外,還需要提交至少兩本出版的書籍,然后由作協委員會對書的內容等進行審核。當然,如果是特別優秀的作家,也可以只提交一本書。事實上,審核的通過率還是比較高的,能夠保持在90%以上,因為提交申請前就有一些限制。

中國新聞周刊:發展到現在,瑞典作協已經有相當的規模了,它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又會給會員帶來些什么呢?

馬茲·索德隆德:瑞典作協的工作主要包括四個方面,保護會員自由表達的權利;推動知識產權等相關法規的完善;幫助會員與出版商等達成更有利的協議;以及在會員與出版商、政黨或政府等產生矛盾時,從中協調。作為瑞典作協的會員,當他們需要翻譯、法律咨詢、或者稅收顧問的時候,可以求助於作協,我們會教會作家如何更好地交稅、或者簽署完美的合同。當作協會員需要做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訴訟,作協甚至會出資替其打官司。另外,對於作家的創作,作協偶爾會給予一定經濟上的獎勵,但金額較少,也并不經常。因為我們工作的重點并不在這方面。

中國新聞周刊:說到作家與出版商、政黨或政府的矛盾,這種矛盾會是什么?作協又會怎樣從中協調,并對作家進行保護?

馬茲·索德隆德:矛盾有可能是合同上的糾紛,或者是不合適的言論引發的糾紛。在這種情況下,作協會第一時間派出律師,為作家提供法律咨詢。有時候矛盾甚至會上升到訴訟層面,而訴訟所產生的費用,作協一般也會承擔,有時候費用是比較高的。所以我們希望這樣的矛盾越少越好(笑)。此外,我們也盡可能多地給會員提供咨詢,以便減少不必要的矛盾。

“在打擊盜版上,我們和政府是站在一起的”

中國新聞周刊:可以具體說一下作協在會員服務方面的工作嗎?比如怎樣提供稅收方面的咨詢?怎么解釋“讓他們更好地交稅”?

馬茲·索德隆德:作協的會員服務,目的就是為了讓會員過上更好的生活。以稅收為例,作協會定期出版手冊,教會員如何填寫“稅收返還”申請表等。比如一個作家的月收入是3000元,他交房租的錢是500,那么這500元就應該從交稅部分扣除,作為稅收返還的依據。

中國新聞周刊:涉及到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瑞典作家在維權方面有沒有遇到什么困難?

馬茲·索德隆德:從法律的角度,其實并不困難。因為我們有完善的法律和維權體系。但由於網絡的繁榮,尤其是“網絡書”的甚囂塵上,我們遇到不少現實困難。

中國新聞周刊:看來瑞典作協在保護作家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但作為非政府組織,如何讓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去保護作家?

馬茲·索德隆德:最主要的是要隨時保持對外界的信息更新,并參與事務的推動。比如這幾年瑞典政府在修改知識產權的相關法律。瑞典作協一直在努力與政府溝通,試圖增加法律中保護作家的條款,但看起來收效不大(笑)。因為政府是有些“親市場”的。但他們不了解,市場遠比個體的作家要強大得多,所以需要保護的不是市場,而是作家。

另外,我們會把重心更多地放在“一般作家”身上,因為“市場化”作家往往不需要作協的保護。“一般作家”的市場化程度較低,因而話語權也相對較小,需要更多的保護。

中國新聞周刊:加入瑞典作協的會員作家和非會員作家之間的關係怎樣?

馬茲·索德隆德:瑞典作協來去自由,成為會員的作家只要堅持繳納會費,就可以一直保留會員身份。會員作家和非會員作家是非常友好的關係,因為會員的申請是自愿的,審核過程也是公正的。目前我們的會員已經由2002年的2400人增加到了2700人。增幅雖不大,但很不容易。這些年來我們把很多精力放在和政府、媒體以及出版商打交道上。借助媒體,我們不僅廣泛地進行自我宣傳,也讓更多人熟知。

中國新聞周刊:據說你在2008年組織發起了作家與翻譯家國際大會,當時的初衷是什么?

馬茲·索德隆德:初衷是想給各國的作家一個交流的平臺,加強和保護讀寫能力和作家的權利。未來希望進一步擴大規模,但資金的籌集確實是困難的事情,畢竟“文學”依然是一個不那么“市場”的東西。

中國新聞周刊:談到文學的市場,你認為在瑞典,什么樣的文學形式更受市場歡迎?瑞典作協會刻意扶持相對弱勢的文學形式嗎?

馬茲·索德隆德:小說,顯然小說是最受歡迎的文學形式。而在小說中,當屬犯罪類小說最有市場。而詩歌的市場則小得多。盡管我是個詩人,但必須承認我要靠在作協的工作維持穩定的生活,如果僅憑寫詩的話,恐怕很難養活自己(笑)。

我覺得保持作家協會的獨立性很重要


原文自: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 ... KZF2.shtml?c=detail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