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短篇小說] 一樣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wednesday 熟練筆手 2012-11-5 12:55:38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毫無預計的入冬一場雨,雨勢不大,在夜裏街燈映照中,一枝枝光箭斜飛落下。跑向巴士站簷下,之前已跑過了一段路,她的外衣已鋪滿雨點的痕跡,白色毛冷頸巾的軟毛上托著水珠。在簷下看著,雨點打下四周的聲音既低沉又清晰,彷彿只要留心就能數算出多少雨點落下,她很累,由得雨點落到心裏去。
  這樣一下雨,吹來的風變得較早上的寒冷。老闆娘在臨她下班時告訴她晚上冷了很多,夠不夠衣服。那時候她正把餐廳最後一盞燈關上。她知道這不過是隨口的一句說話,回答她不怕冷。平時老闆娘不會到來餐廳幫忙,但臨近時節,餐廳各種工作量都增加,在餐廳裏舉行派對的訂單整個月爆滿,訂貨,點貨,遊客也多了很多。早在一個月前貼上招聘廣告,臨時兼職員工,要求降到很低。一直沒有人來問。今天一個大學生來應徵,老闆叫他等消息,決定聘請他。老闆娘卻反對,「看他一身名牌,真的能做事嗎?」她很失望。餐廳裏只得她和小晴兩個侍應,有時廚房的工作也要負責。這幾天來一天工作十三小時,她見過小晴在休息室按摩著小腿,略透露辭職的意思。
  「她走,我也不留了。」她心想。她很累,這裏離家很遠。一小時車程,巴士班次也稀疏。
  若不是加班,她晚上八時就可以下班。現在已是十一時多了,她害怕這條路,尤其是在深夜,走了幾天依然不習慣。巴士站靠近叢林邊,她由工作地方走來也需要時間,四周沒有其他小路了,得一條高速公路,甚麼也沒有。這高速公路特別冷清。像現在,她到來巴士站大概過了十多分鐘了,駛過的車輛十隻手指數得完。下一輛車會在甚麼時候到呢?應該是她等候的巴士。她希望是。
  風越來越冷,彷彿就在旁邊近距離强勁地吹來,一滾滾球狀似的撞擊她的臉,又衝過衣服最小的孔穴滲入她的身體,令她不禁心跟著緊縮。儘管感到如此的冷,她仍有濃濃睡意,睡不得,睡不著,睜著的眼睛沉重得腫痛,朦朧看著遠處住宅大樓戶戶的燈光。瞥眼間,巴士站不知道在何時多了個人,站在石柱後,只見穿著沾滿泥土的舊款長靴並排的雙腳。
  她認為是個男人,石柱遮住靴的一截,怎看還是男人的碼數。睡意全消了,她一直擔心這種事情。在深夜的巴士站等車,她是寧願一個人的。對方是女人,要打劫搶錢,她還有信心招架。最壞的情況是對方是男人。後面是叢林,她的屍體幾日後才會被發現。
  她側目留意著那人的動靜,那雙腳釘死在那裏。那裏不會只是擺放著一雙鞋,荒謬的惡作劇吧?她正了正身子,借故偷看。是個人影,而且如她猜測,是個男人。風從那邊來,那男人一點也擋不了風。也許他也是單純的在等車罷了,沒其他的。是她太過敏。她還是抓緊手袋,準備若他有甚麼行,她便一鼓勁不回頭地死命的跑,無論是甚麼,最壞的情況發生前離開這裏。
  時間過了很久,今晚的巴士好像遲了很多。現在冷風吹來夾雜了下粉,雨勢小了,輕了,才吹得起,更冷。如果他要行動,她恐自己不能夠即時反應了。很累,骨頭和肌肉已經軟軟的溶成一塊,天氣的冰冷又使它們凝成一塊。那人不動,她不動。她動,可能那人也要動。
  高速公路往這方向的遠處終於有巴士駛來了,車燈越來越亮。要是她等的巴士,一定要是她等的巴士。雨濛濛,沒戴眼鏡。甚麼號碼?是了。是了。她拋除所有顧慮站起,腳果然有點僵,勉力衝向路邊伸手截車。那巴士太慢了,太慢了,駛到她面前,自動門開啓,太慢了。她急急衝上車。這時她向窗外正眼看那男人,他還站在那裏,身穿著軍服,臉上是疲倦的神色。
  「小姐,你還未付車費。」司機在後視鏡對她說。





撞鬼了!!!巴士站怎可能有個軍人!!!?
寫景細緻,整篇文章的氣氛營造都很好,淡淡的……
但…這不是鬼故事呀?只是有個軍事迷穿了軍服在那邊吧?
張子房 發表於 2012-11-7 15:03
寫景細緻,整篇文章的氣氛營造都很好,淡淡的……
但…這不是鬼故事呀?只是有個軍事迷穿了軍服在那邊吧?

同意確實寫得好看。(1)

好吧,軍服確實不一定是軍人穿的可以是.....................................................一隻軍事迷鬼。(2)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