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短篇小說] 《禁果之色》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csfling 固定筆手 2013-2-27 20:22:22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禁果之色》

我有一個畫架。木製,接近商店櫥窗裡模特兒娃娃的那種偏粉紅的顏色。
完全伸展拉高後比我還要高,也當然,它比我寬。

畫架放在我房間裡的右邊角落,在漆上反光黑油的鋼琴旁。
看上去,像是動畫故事中那住在歐洲森林裡的優雅女主角的家。

當然,其實我住在鬧市的住宅大廈。
推開窗,看出去沒有山水風景,只有不遠處的高樓大廈。

我的樣子也不甚高貴優雅,看不出一點如電影角色的氣質或魅力,雖然不美但幸好長得不醜。


每星期兩次,阿祥都會來我家替我補習。
因為我的體質很差,時常病假缺課,所以補習老師會來得比較頻密。

而可惜,他很努力地為我講解各種課題時我總是在想著各種無聊事,例如以上提及過的。

「你學畫畫嗎?」阿祥問,雙眼盯著畫架上一幅未完成的畫。
「學校的功課,每個人也要畫的。」
「但這架很早以前便已放在這裡了。」阿祥頸項僵硬了般動也不動地看著那幅畫。
「鄰居搬家不要才送我,那…」
「從前我也想要一個這樣的架,但都沒有買。」阿祥站起來,不客氣地走到畫架前,拾起放在鋼琴上的畫筆和顏料。
一切動作都那麼自如,阿祥是否早已觀察過這裡關於畫的東西?

「是畫蘋果對嗎?」阿祥扭開顏料的蓋,擠出一點紅、一點黃、一點橙、一點白和一點綠在畫布的左下角。將畫筆在手背上壓了一下,沾上顏料便在畫布上那只得草稿的線條上畫起來。

「要拿一個蘋果出來給你看著嗎?」我勉為其難準備要到廚房去拿個蘋果。

阿祥背對著我:「不必了,我畫過無數次,幾乎閉上眼便會看見蘋果。」
他的語氣、他的動作,就像站立在邊界線前準備對著標靶射出決定性一箭的選手。

我靠在椅背上,托著腮,偏著頭看他:「你從前讀美術?不是化學嗎?」
「唔……」阿祥似是在想著我的問題,又似是在專心著。
我又問:「不用沾一點水嗎?這樣顏料不會太乾?」

這次,阿祥連要喉嚨發出一點聲音來應對一句都省下了。
他背著我,右手臂作出的動作幅度大得牽扯著他的直紋襯衫。一下又一下的,散發出一種力量。
雖說是富力量的動作,但奇妙之處,是那動作屬於靜態的。


「繼續吧!」
過了不多久,他將畫筆放回鋼琴上,返回座位,掀開書本。

我看著他畫出的蘋果。
在背對窗戶的陰影下,如蓋上薄紗一樣濛上一層紫藍色。

蘋果體積有他的上半身那般大。
那青色黃色為畫布上的暗紅添上一筆又一筆的古典情懷。

我看得入神。
「世上有這樣精美的蘋果嗎?即使虛構但也看出它的可口。」

「少吃一點蘋果有時候對你是好的?」阿祥說。
「啊?」我斜眼看他。
阿祥解說他獨特的理論:「現在的蘋果太甜了,像糖果多於水果。」
我說:「也許吧。」

然後又問:「蘋果不是只要紅和白嗎?怎麼要黃和橙?」
阿祥指了一下我的筆記簿:「這不是化學題,你的作業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寫下的。」

那刻,我突然驚覺阿祥那種畢業於名牌大學的高材生竟然可以這樣的帥,像功夫電影的主角般充滿爆炸性的力量。
那刻,我的心裡默默翻起一陣暗湧,想將來看男孩子必定要多看深一個層次。
又幻想日後的男友除了要懂樂器,也該懂物理。又或會運動,同時會制作微電影。


我本想用阿祥的畫當作自己的功課交出,但最後因為身體不適缺課了。

而那蘋果畫作最後黏貼在畫架上直至封塵。


題外話,我的第一位男友,是時常到的那間醫務所的藥品銷售員。
他既不懂唱歌,又不會砌模型,只是無論碰上甚麼東西都可以亂說一通的長篇大論,像我。



(完)







我想應該是畫香蕉,竟然畫了個蘋果。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