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短篇小說] 《跟他第一次約會》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CSC 幼苗筆手 2013-4-30 17:53:47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本文章最後由 CSC 於 2013-5-4 20:13 編輯

我們是怎樣開始的?
我記得是有天,你想約我去看一部電影。

你當時用臉書問我有沒有看過那部孤星淚,我回答沒有,你便說聖誕長假裡有一天空閒,當時我不敢多想,亦只是假裝好意跟你說「你可以與你的家人去看,應該很不錯。」你才坦白的約我,我便答應了。
雖然暗地裡興奮,但理智卻要我冷靜,畢竟你是個有婦之夫,年齡差距也太大,我不敢輕舉妄動。
再過幾天,我們便要確定地點和時間,你更體貼的選擇一個離我家較近的一間電影院。

到了當天,一早我便到了那個商場,吃個早餐,到處閒逛,期待著看到你。
不一會兒,收到你的來電
「喂?」
「你現在在哪?」
「我在商場逛著。」
「還想著開車載你。吃了早餐沒有?」
「吃了。」
「那好,等回在電影院門口見。」
「嗯!」
掛了電話,我便把電話放回手提包,也在包裡翻出潤唇膏,因為那時是冬天,嘴唇有點兒乾燥。

到了門口,我便等他,心情既緊張且又急不可待,不一會,我便看到他了 ,我馬上問他要不要給回戲票錢,他一個帶點兒無奈的眼神看著,回答著:「你不要這樣好嗎?」
「只是循例問問而已。」
之後,我們便像朋輩般交談。談得不久,他突然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說沒有便追問「我樣子不妥嗎?」他說我跟上學的樣子不太對勁,「是嗎?」。
「等了一陣子了,到底可以進去沒有。」我不耐煩的問。
他拿出票來看,「應該都差不多了。要買爆米花嗎?」
「不用了。」
「真的不要嗎?」
我笑了笑,說:「是不是你還沒吃東西?」
他說他吃了,我便沒追問這個了。
之後,我問他為甚麼約我,而不與家人看,他便告訴我他有空時,他伴侶就沒有空,伴侶有空時,他便沒有空,也因為我常在在臉書上第一個讚好,便約了我,我不太懷疑他的解釋,因為時間不合不是不合理的。然後他又問我為何應約,我回答是因為他的誠意。他聽後,笑了笑。

之後,便進了戲院,他問我會不會很容易哭,我說感動時便會,然後他便在翻著褲袋,我說:「不用了,我有帶備紙巾。」他便停止了翻袋,之後又問:「那你怕悶嗎?」我便說:「若果很悶時,我會提早離場。」他滿臉不信的樣子,我就跟他說以往也嘗試過沒有看到結局便走了,他便說我很浪費,我跟他解釋因為不是我想看的,只是陪朋友解解悶。
在看戲中,他不時解釋著情節,因為他比我了解得更多,又不想我不明不白的看完一齣電影。
這部電影片長比較長,坐著坐著,我就想:糟糕了,很多... ...
我感覺到血在流出,我又不好意思說,便裝作沒有事的繼續看。

看完後,出了戲院我以為沒有事吧,便想盡快回家,可是走得不一會,我就知道應該出事了,我荒唐的喊:「糟了!」
「發生甚麼事呀?」
「好像漏了,你幫我從後看看有沒有髒了。」
我加了腳步的走著,他給我看了看說沒有,然後急忙幫我在商場找洗手間,還問道我有「預備」吧,我點了點頭。到了洗手間,我排了一會隊,很快便進了廁所,急忙更換了,就在忙亂中把手提包的拉鏈也弄壞,我摸一摸褲子,發現外面都有血跡,我便出去用水濕一濕紙巾,在褲子輕擦。
整潔後,我便出了洗手間,看他在等著,害得我有點不好意思,他問我:「難怪你今天臉色不太好,沒事吧?」
「沒有。不過褲子髒了。」
「有嗎?怎麼我沒看見?」
「可能褲子深色吧。怎麼辦?電影院的座椅!」我突然想起並雙手堵著嘴說,他安慰我:「別想這事了,這天你應該要開心的。」
我說:「真倒霉,竟然這樣了。看,連拉鏈也壞掉了。並上你真沒好事。」他的臉色好像變了,突然沉了一點,我便說:「說笑了,有免費電影卷,還有人陪我看,怎樣會不高興呢!」他的笑容立刻又回來了。他帶我去停車場拿車,他問我住在哪,我答:「xxx,你知道怎走嗎?」
「當然,我沒跟你說過我以前也住在那附近嗎?」

拿車途中,我們又談起來了,之前,他拍了些淺水灣的照片,發佈在臉書,他告訴我是在哪裡賺點外快,我想也沒想就說是教琴,他說:「真聰明,不過不是教琴,是陪練。你說,富翁花錢是不是太奢華?」他又說「看來我約你也約錯了日子了。」我不介意的說:「哪是,是我控制不好而已。到底你在那賺了多了錢?」他不肯透露。
到了停車場,他在車尾箱拿了張報紙,給我執在座上。上了車,我坐在他左邊,開車後,我們又談起來,我又問了重複的問題,「到底為甚麼約我?」
他的答案有點不同,說:「你在合唱團的表現不錯,還沒有缺席,你付出多少,我便獎賞你多少。」
說起合唱團,我們便談起學校的制度,我問:「為甚麼到了中三,每週便只得一堂音樂課,這麼奇怪?」
「是因為教育制度改革,音樂並不重要便刪減。」
我們便就這談了一會,他也像有了點怒氣,他便發洩了一會,我便在旁安慰他。
之後,他問我是否打車去的,我說:「是,坐小巴,本想坐計程車的,但又不急,所以就沒有了。」
「這麼浪費呀?」
「尊重場合而已。」
「真會說話。」

送到差不多到的時候,他跟我談起以往的情史,說以前也走過這段路,送他的女友回家,我不想多插嘴,一來是不想自己多想,然後尷尬收場;二來,快到家了,「轉左!」就這樣打斷了他。最後他送到我家樓下,我下車,拾起那張報紙,互相說聲拜拜,便走了。
我不忘每次臨別的指定動作,回頭看看,他的車子已經開了幾步走了。
回到家,我立刻沖洗,沖洗完後,便收到他的短訊
「今天不錯吧!(除去一些不如意的事)」
我送了個微笑過去。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