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短篇小說] 《躺在青草地上》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csfling 固定筆手 2013-6-9 11:19:56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躺在青草地上》

週末晚,阿滔離開公司踏上回家的路。

一路上,四周景色和平日沒兩樣。都是一樣的柏油路,一樣的建築物。
硬件是沒有改變的,不一樣的是軟件。

由於週末的關係,馬路上行走的車輛變得跟平常有所不同。
例如速度好像快了一點,像睡了一覺飽滿的中年上班族趕往出席派對般輕快的步伐。

還未步入中年的阿滔繼續沉穩而略帶輕盈的姿態走著,即使穿上皮鞋也不發出過份厚重的腳步聲。


這天,公司大廈附近的車站前設了一個籌款攤,售賣各種類的手工藝品。

正要進入車站前,阿滔在這佈置得簡陋的攤檔前停下,拿起其中一個毫不起眼的杯子。

手掌大小、陶土顏色、質料粗糙、平凡設計……
即使隨便能說多項形容詞,只可惜沒哪幾句是足以令人心動得要掏腰包。

正想放下的時候。

「捐款隨心,多少也可以。」
穿著素色衣衫的少年說。
簡樸裝扮跟平實五官,認真看起來竟漸漸滲透出一股比電影少女的清秀,氣質獨特得一時間令人要暫停一下呼吸去思量適合的形容詞。

阿滔重吸一口氣,從錢包裡隨意抽出幾張紙幣塞進透明捐款箱裡,將杯子握在手裡便離開攤襠。

而按照原定路線,阿滔應該走進車站,乘坐列車回家。
但當手裡多了一個滿帶自然氣息的陶杯,他突然想要到逛逛公園。

他記得在快將入夜的時間,走過公園時必須小心點。
四周花草之上會飄盪著一種植物的氣味,空氣變得潮濕如初春,地上會有小青蛙跳過。

說到「跳過」,阿滔已遠離車站到達公園門前。

不規則地生長出鐵銹的閘門像童話書般打開來,內裡經過園藝設計佈置的樹木雖寂靜不動但卻隱約像護老院的老人哀怨而帶點熱情在向他招手。

阿滔握著陶杯,像提起沉甸甸的水果籃踏進黑夜裡的公園。


一如過往走過夜間公園的情況。
身體領略到比平常更為潮濕的環境,各種花所散發出的香氣、草的青澀、還有不同昆蟲的拍翼聲、低鳴聲。

他想起那不甚有好感的青蛙。
黏濕得如塗了滿身膠水的身軀在腳邊跳越過,為鞋子抹上一道帶著奇怪氣味的液體。

說到「青蛙」,阿滔踩著一些濕滑的東西,不小心摔倒了。

身邊既無甚麼人,吃痛埋怨似乎沒重大意義,唯有關心一下手上那個價值不高的陶杯。
阿滔粗略檢查過杯子仍完好無缺以後,準備要重新站起來,才發覺身體動不了。

長大了的阿滔已不如以往那樣害怕黑暗討厭昆蟲,但被逼一動也不能動地待在這種地方,心裡還是不情願的。
嘗試高聲呼叫,但音量也好像不受控,只能發出低如耳語般的聲浪。

所以阿滔也省下氣力不需要大吵大嚷了。
安靜地躺在不規則地鋪上落葉的紅磚路上,等候有人經過。


夜了,躺在地上的阿滔好像也融入這空間裡。
身上的衣衫慢慢地被霧氣沾濕,手上的陶杯也隨之變冷,也莫名地讓他覺得它開始變軟而隨時能被捏碎。

阿滔閉起雙眼。
耳邊各項屬於公園的聲音便越見明顯。

他想起,從前也有過躺在公園草地上的經驗。
那可算是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陽光照在青草上能閃耀出一種比青春更富活力的光茫。
當時,他也閉上眼。

在光線照耀下,眼睛看到的是血紅而不血腥的顏色。
然後,眼前一黑。
這突如其來的黑暗令阿滔身體無可避免地輕微震動一下。

輕得只有在貼近時才聽到的聲音在左臉附近響起。
阿滔只笑而不語。

可以無論成長至幾歲,阿滔仍沒能在公開或私密的情況下親口對人說出同樣的話語。

現在躺在紅磚路上的阿滔覺得慘了,如果這輩子以後也不能動的話。
那年的私密句子便成為生命中輕輕的遺憾。

他仍可能像柔軟的寵物貓般纏在別人的頸上,仍能將鼻子深埋在某人的髮絲裡嗎?

半分後悔半點回憶之中,阿滔感覺能開始活動一下握著陶杯的手指了。
他試探般慢慢舉起麻痺了的手臂,如少年時候僵硬地將對方擁入懷裡。

能如願地活動身體的感動在剎那間變得比不同程度的感情來得都還要巨大。

阿滔幾經更辛苦後終能重新站起來,便立即看看腳下是甚麼令他滑倒,在短的時間裡經歷了如夜探鬼屋害人背後發涼的驚險。

可幸的是並非因踏著討厭的青蛙而跌倒。
不幸的是他回望過去之時總能提及到甚麼人,但對那些人的名字卻說不出口。


(完)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