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連載小說] 【幸福一剎那變成遺憾】(上)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莎比亞 幼苗筆手 2013-11-11 11:32:14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曾經我由最低攀上事業既最高峰,
曾經我最愛既初戀就係願意同我捱一生既老婆......
曾經我有一個人人都話似我寶貝仔......


數極都唔完既曾經......回想極都係最美好既回憶......
當依家四周無人,去到孤寂既呢一刻,只剩下我與白茫茫一片,
我先知道當年一時既衝動係我人生中做得最錯既決定,
令我一剎那失去曬所有親手建立既幸福......


呢份一夜間湧上心頭既回顧要從三十幾年前個晚講起...





「哥,你幾時先肯俾我入公司學野?」


當年只有廿幾歲既我,終於,係呢晚難得齊人既一餐飯入面,
我忍唔住問左坐係我對面睇報紙既大哥呢個問題,
一個屈左係我心入面好耐既問題。


「成,你岩岩先出黎做野無幾耐,無工作經驗,咁早俾你入公司唔係好事。」

佢望都無望過黎,只係拎開份報紙夾左條菜,不以為然咁答我。


「我要既係一個機會啊!我唔想再係出面受氣喇...」我仍然堅持住唔放棄。

「唔係我地唔想啊,俾你做細位你又唔甘心,做大位其他人又唔會服,你夾係中間之餘,群情洶湧我地又難管理!」另一把無高低起伏既男聲插咀。


第二把聲係我二哥。我地總共有三兄弟,
大哥(周海豐),二哥(周海添),同埋我(周子成)。
唔好以為稱兄道弟就一定血濃於水,我老豆同我啊媽好早就結婚,
啊媽廿幾歲無耐就生左佢地,十幾年後先再老來得子,埋門一腳生左我出黎,
所以我同呢兩個啊哥差成十幾年,由細開始就唔係好玩得埋,
我咬緊奶咀個時,佢地已經通山走,到我通山走既時候,佢地就一個讀緊書,一個做緊野,
到我讀完書,佢地已經接管左老豆剩低個間公司,咩都早我一步。

而且,自從我出世之後,老豆就鍚曬我,咩好野都俾曬我,
而啊媽都對我特別照顧有加,
可能佢地驚日後老豆既遺產都歸曬我,
老早就兩個企埋同一陣線,提防我呢個程咬金。

「咁算囉,你地睇小我姐,話曬我都係姓周...點解唔俾我試下?」

發完呢句悔氣之後,我望左一望啊媽,希望佢會幫口。

「成,佢兩個自有分數,咁大間公司有自己既運作,唔到你亂黎,食飯啦...唔好阻住你啊哥休息...佢地今日好攰架喇...」

聽完啊媽講呢句,我更加失望,開始控制唔到內心既怒氣。

「亂黎?請一個人入公司都會亂?佢地有咩做姐!咪又係坐係office涼冷氣,
老細邊洗做野架!唔係邊咁得閒上大陸搞女人,帶兩個顛雞乸番黎?」

聽到我話佢地搞女人,話佢地老婆係顛雞乸之後,
兩個啊哥即時俾我觸動左神經,成面黑曬,
但係年少氣盛既我唔識見好就收,繼續有風使盡佢。

「做咩啊,我講得唔岩咩,佢地落到黎之後,咩都比曬啊媽做,自己就扮少奶奶!」

「成...唔好再激你兩個啊哥啦...啊媽無野...佢地要休養生仔...啊媽恨抱孫,唔想佢地咁操勞姐...」

「生?你地兩個有得生先算啦!」

啪!

我啊媽一把打左落黎我到:「夠啦!講咩都好,唔好搵呢啲野黎講!」

大哥終於出聲:「好喇下,我唔出聲唔代表你岩,你講咁多都係無用,有機會俾你入黎我自然會話你知!依家發顛個個係你。」

二哥:「唔好成日怪我地唔俾機會你,你見識下世面,唔好話俾你入黎,比你坐埋我個位都仲得。」


可能佢地兩個始終見慣大場面,我以為佢地會比我挑釁到好激動好嬲,
點知佢地好冷靜,反而我比啊媽打完一巴之後有啲眼濕濕,內心根本平伏唔到。
我好嬲咁望左佢地幾個一眼,然後就扔低雙快子,衝番入我自己間房,
正確啲黎講,係我同我啊媽間房:我訓上格,佢訓下格。
呢一刻,我只係覺得好嬲同無助,完全無諗過一陣臨訓前會有幾尷尬。

我只係坐左係床邊,一直諗點解一家人唔係大家幫大家?
明明入公司做野係好簡單既事,依家我唔係啊豬啊狗,
話曬間公司屬於周家,我流住周家既血,入黎做係好自然,
點解一定要搞到六國大封相?
如果啊爸仲在生,一定老早就帶左我出身,同佢地兩個睇齊。
其實,啊爸係我小學既時候已經過左身,個時我剩係識得玩,只係間中跟下佢去世叔伯度飲下茶,
所以,依家都唔係好記得佢個樣係點,只係記得好大陣煙味同酒味。
唯一深刻既影像係佢成日都攬住啊媽,佢好鍚阿媽,就有錢都無出去包二奶,
佢話共富貴既女人通街都搵到,但係成世最好彩就係搵到身邊呢個願意同佢共患難既糟糠。


我今年廿幾歲,靠自己努力我唔係無試過,中學畢業之後,
我知道自己唔係讀書材料,已經出黎打過好多份工,
由低做起,清潔,跟車,學廚...只係我想試下坐Office,涼下冷氣。
唔識,我可以慢慢學,我相信自己唔係無料,差既只係一個機遇。
份份工都要係出面受氣,唔係我唔想做得長,只睇見明明我係可以有更好既環境,
我真係唔想再屈就落去,無心機自然比人炒......炒下又一份,等下又一年。

怨下天怨下地,怨下個兩個所謂既啊哥,原來已經過左幾個鍾。
啊媽都洗好曬碗,睇完電視,已經開緊門入黎,
我比佢打個一巴都仲痛緊,所以我無咩心情再講野,只好擰轉身扮訓覺。

媽:「成仔?訓左未?」

我無應佢,繼續扮訓。

媽:「我知你未訓,你啖氣邊有咁易吞得落,你係唔係怪啊媽打你?」

啊媽把聲同頭先唔同,由岩岩好剛烈咁鬧我到依家變番好柔。
其實每晚都係咁,當我地兩母子係呢間暗暗地既細房仔傾計既時候,
我會好似變番一個細路,幾衝動都會冷靜落黎,而啊媽都變番一個慈母。


我:「無嬲,我知我頭先講說話好難聽,係抵打。」

媽:「唉...你係唔係又無左份左工...又做錯野比人炒?」

我:「係我唔做姐...」

媽:「落黎同啊媽傾計。」

其實,我真係無怪我呢個啊媽,自從啊爸過左身之後,
成家就由兩個啊哥撐住。啊媽係傳統既小女人,一路都好尊重啊爸,男主外,女主內,
覺得女性係屋企係唔應該出咁多聲,做好份內事,打理好家務就足夠。
起初,情況都還好,始終家境尚可,啊媽都可以得閒同舊朋友打下衛生麻雀,
落荼樓同街坊過下日子,無憂無慮,只係有時會拎住啊爸張相係啲水仙花面前喊下
(啊爸生前好鍾意買水仙番黎種)。


但係,自從兩個啊哥係大陸分別娶左左兩個女人落黎,
情況就唔同曬,兩個啊哥好似食左迷藥咁,家用又扣,
無視左咁多年既養育之恩,眼入面只係得佢地。
兩個未申請到落黎前仲好賢淑,奶奶前奶奶後,
但證件一批左,進駐左呢頭家,就日日只係識得動高隻腳坐係度睇電視,行街買野,
完全無貢獻,粗重野俾曬啊媽做,啊媽好似變左工人咁,
日日就係洗衫煮飯打掃,間房都讓埋出黎,話個間房要用黎做bb房。
BB未出世要間房做咩?佢地話要空置一段時間,「辟」下陣老人味......唉,
所以啊媽先搬左黎我間本身都有碌架床既細房住。


好彩,今晚佢地番左上去做Facial,
唔係個兩把高八度既聲一定火上加油,打起交都似。
所以啊媽都係身不由己,加上佢守舊既思維,
要睇住啊哥佢地面色做人,我都唔會怪佢。
媽:「啊媽唔睇得你好耐架啦,打咩工都唔緊要,記得生生性性做人,有工就做好佢,做得好人地就會賞識。」

我:「啊媽...出面搵食唔係想象中咁易架...」

媽:「你啊爸當年咪又係咁捱,唔好郁啲就唔做...做人要有耐性。」

我:「知喇...」

媽:「我聽日打比個舊街坊,你死鬼老豆啲朋友黎,你落去佢間荼餐聽做住先...」

我:「下...又做伙計...」

媽:「係咪唔聽啊媽講啊?拿,啊媽無咩錢,呢度你袋住佢」

我:「啊媽...我大個喇...你留番飲荼啦...我唔可以收架...」

媽:「聽啊媽話,收左佢!銀包無啲錢袋住點見人,我係你啊媽,我就有責任照顧你!」

我:「媽......」

個一晚,我渣住啊媽其中一張一百蚊,成晚都坐係床邊,訓唔著咁望住個月亮,
一諗起我仲要啊媽擔心就隻眼就唔聽話,開始真係反思下呢幾年究竟帶左幾多擔憂俾佢......
可能我真係唔好諗咁多,不如定落黎好好打份工,
唔好成日諗住入公司。我係俾心機,係有料既,唔洗靠兩個啊哥我都可以成功。
就算搵唔到大錢,起馬啊媽會覺得我生生性性,佢可以擔心少樣野。

媽:「你做咩仲坐係度唔訓,聽日無精神番工架喇!」慣左半夜要起身飲水既啊媽發現我未訓。

我:「啊媽...聽日你俾老豆朋友個電話我,我自己打去...」

第二朝起身,啊媽已經買左白粥油炸鬼放左係檯,仲留左張字條,「吃後致電:27xx89xx,陳叔」。
大概啊媽出左去同人飲早荼,而兩個啊哥應該仲未起身,為免面左左,我都三扒兩撥食完早餐換衫嘗試踏實過活。

落到樓,我即時打俾陳叔,通知聲佢我依家番緊去,叫做有啲交帶。

「喂?...陳uncle啊?我係成...」

「得喇!依家好忙,你識路就自己過黎啦!」


我都未應得切,已經聽到好大聲既Cup線聲。
不過我無諗咁多,上左小巴搭去茶餐廳。
其實諗番起,印像中都唔係好記得邊個陳伯,
啊爸生前太多朋友喇,相識滿天下,我以前細個點認得咁多。


大約二十分鍾,我已經到左門口,
眼前既係一間老字號式既茶餐廳,面口有檔報紙檔。
一入到去,見到中間有幾張圓檯,兩邊加埋四、五張卡位,而餐牌有啲都仲係手寫,
賣既其實都係個啲野,但係賣既唔係味道,而係人情味,係一班街坊打躉既地方。
係度做野,應該都充滿溫情丫......
見到一個老細款既啊叔,坐左係門口對住收銀個張圓檯,
我知道,佢應該就係陳伯,佢都認得我,望住我打量左幾眼。
我以為佢會行過黎寒暄幾句類似咁大個仔喇之類既開場白。
點知佢一句就得埋黎:「唔好恃住你老豆係我朋友,我唔會關照你,你黎得做就廁所都要洗!」


算,寄人離下係咁,我都無作多求,
朝早都係幫人落下單,執下野。
之前做過荼記,應該都有番咁上下經驗,啲野應該都應付得黎,
但今日因為唔想再吊兒郎當玩玩下,所以反而有啲緊張,
人地講左幾次要啲咩我都唔係幾抄到,B餐寫左D餐,
凍檸荼又寫左熱奶荼,仲差啲倒瀉碗沙牛通落人度....
總之成日都神不守舍。


陳伯眉精眼企當然睇到曬,幫我同個街坊道左個歉,
坐番低之後就即刻比說話我聽:「後生有咩用丫,你老豆旨意你真係死,小小野都做唔到。」


如果係平時既我,我一早已經駁番佢轉頭,
但係我諗起啊媽既辛酸,佢塞係我銀包入面個幾張一百蚊,就好似有度力咁叫我忍住,所以我無面露不悅,仲笑笑口講唔好意思。
係,越俾人鬧我就越要做得好。
呢啲就係我無既經驗,我知道衝動就係我其中一個說服唔到人我有料入公司既原因。
所以,我繼續做。
但係,呢團火......只係維持左一個上晝......

個團唔理做咩都要做得好好睇睇,唔想再得過且過既火,
就由一位客仔,乸口乸面咁係廁所走出黎個一刻開始熄滅...

佢行埋陳叔旁邊講左幾句,
之後陳叔就同我講:「喂,你唔好理樓面住,去洗下個廁所先!」

我心知不秒,因為唔使問都知入面有既只會係屎屎尿尿,
唯有硬著頭皮快快手搞掂佢。
間荼餐廳始於都係比較舊式,行去廁所條路都係要經過濕漉漉既水吧,
再聽住火喉聲咁行過廚房,我終於企左係度鐵門前面,預備打開步入呢個無分男女既廁格清潔。

唔使打開門,已經聞到惡臭。
現場環境係一個踎廁,周圍有好多沽有屎既紙巾。

「Hi Hi...」我真係忍唔住講粗口,因為「呢壇野」係肚柯噴出黎個種。

呢一刻我有諗過縮沙唔撈,雖然話由低做起,
但係依家係執屎喎,唔使低到咁下話。
但係當我諗到劈炮之後番到屋企,大哥二哥睇唔起我既眼神,
大嫂二嫂個兩把高八度既冷嘲熱諷、啊媽又擔心我夜晚訓唔著個樣,
我就覺得眼前所受既苦都係五官上既短暫之苦,
個種被人睇唔起既無力感先係最得人驚。

所以,我拎起左放係角落個刷,一下一下咁刷起上黎.....
我諗起啊爸...唔知佢在天之靈睇到佢以前笑住咁抱起既寶貝仔係度俾屎玩會有咩感覺...
佢係傳統既大男人,我諗佢生仔出黎都一定係望子成龍,
可以承繼佢畢生既努力之餘,照顧屋企大細,好似佢咁含笑無憾咁離開呢個世界。
但係依家?我無一樣做到,淪落到要洗廁所...仲要係啊媽鋪橋撘路靠關係先有得洗既廁所...


就係灰心自責同諗野既時候,一唔留神,跣一跣手,
我成個失平衡趺左向前,跪左係度...差小小就塊面就掂到啲屎...
我開始失控,眼淚開始流落黎,當企番好個人,
我就發曬矛係咁用力刷用力刷,唔理啲屎會唔會彈曬上身,
唔理我自己究竟係邊個,我只係想將心裡面既屈辱,
自己一路以黎既失敗,透過呢個刷,用力咁渲洩曬出黎......
終於,個廁所都洗乾淨...正確啲黎講,係將所有污穢轉移左落我身上。
哈......我究竟係度做緊咩....?
當我搞掂呢份苦差,出番去透番下新鮮空氣既時候,
陳伯已經衝口而出:「搞錯啊,小小野都做咁耐?」
我無理佢,但佢突然間用把好緊張既聲話,

「嘩!你搞到成身屎,唔好整污槽我啲地方啊,拿拿臨換過件衫喇......
真係唔得你死,暑期工啲o靚仔都爽手過你,唉...... 」

我轉身行去更衣室,隱若間仲好似聽到佢仲唔斷氣咁講左幾句,
我終於忍唔住。
我換衫,不過係換番自己既衫。

「你搞乜啊...叫你換衫...你...」

未等佢講完,我已經好大聲咁話我唔做喇!
然後佢繼續講話,如果唔係我啊媽求佢比次機會我,
佢一定唔會請我呢啲廢柴。

我無咩心機同佢駁火,換著以前可能我會掃趺啲杯杯碟碟,
但係依家我只係輕輕咁放低番件制服,
無同佢嘈多一句,無望番轉頭,慢慢咁離開間餐廳。

唉......我又忍唔住頸喇......

記得上一份工又係類似差唔多情況,
比個老細串左幾句,我就發曬火,反轉左佢間鋪咁濟,
仲差啲搞到要上差館......
無事既原因係因為啊媽第二日帶左啲私己錢去息事寧人,
唔係可能我已經有案底...


「唉......」

今次無發悔氣,原因唔係吸收左上次經驗學精左,
只係對自己心灰意冷。
從來我就唔係一個有自信既人,無人教過我點樣去做一個男人,
我無遺傳到啊爸個份英氣,亦學唔到佢任何為人之道。


我唔想番屋企,亦無面見啊媽...我想吹下風,一個人好好咁靜下......
我上左一架巴士,去左一個令我可以暫時忘憂既老地方。


次次有煩惱,呢度就會成為我既避難所。
回想下以前讀書時期係度打波既日子既開心時光,
而排球場亦係我咁大個人唯一享受過成功滋味既地方,
只有打排球令我俾人讚賞過,認同過...

望住球場,我由衫袋拎出一枝煙,點著。
每吸一下,煙圈就好似帶到我番番去以前既無憂無慮既日子,
每呼一下,就好似見到以前個班一齊風光既隊友,
然後係每一下扣殺,每一下得分,最後就係完場成班一齊分享勝利既喜悅。
無奈地,以前歡呼聲係呢一刻已經得番嘆氣聲,「唉......」
成日都聽好多成功既故事,但係我只係想知,究竟當中既幸運兒會唔會有一日係我呢?

「Hey!唔該!」我既思緒俾一個碌緊埋黎既排球,同埋一把青春既男聲打斷。

係一個中學生,示意我將個波打番比佢地。
我企起身,汁起左個波,一記下手以拋物線方式準確咁將個波落左係佢既位置,
佢都輕易接番住個波之後,舉起隻姆指。
原來,我既技術都仲未生疏得曬。
如果當年我應承左加入香港隊,我條命依家又會係點呢?

食完最後一枝煙,原來都已經黃昏,
我開始冷靜落黎,離開球場,
預備又再受啊哥啊嫂嘲笑,受輕視,
但我同自己講,幾難聽既說話我都要忍,
我唔想再雪上加霜,令啊媽一直堅守住既以和為貴,
再被我既衝動打破。

個日最後既勇氣,就係用黎拉開屋企道鐵閳,
明明係自己屋企,但係就唔敢入去。

一入到門口,眼前既食飯檯,已經放滿曬飯送,
節瓜咸蛋湯、蒸鯇魚連魚卜、炒菜心.......
大哥同二哥已經坐左係度,兩個阿嫂都番左黎,
兩個啊哥照舊睇報紙,阿嫂就照舊睇電視,
我地照舊無咩兩句,全程無出聲,佢地無望過我一眼。

當啊媽拎埋我碗飯出黎,
終於我可以坐定定食餐飯既呢刻,我有啲想喊,
雖然係呢個屋企大家既關係都唔太好,但唔家嘈屋閉既時候,
大家始終都係自己人...叫做同一屋簷下。
呢份暖一暖既感覺就係溫情?

「今日成日唔見你,又去左邊度蒲啊?」

當我睇緊掛係牆上面張全家福,享受緊尚存既一刻溫馨,
大嫂已經忍唔住用佢把帶有鄉音既聲打破我既幻想。
而佢既原意絕對唔係關心,語氣亦有啲調侃。

「我......」我吞吞吐吐,唔想將現實講出黎。

「佢今日落左間餐廳幫手,係老豆啲舊老友。」啊媽幫我解左圍。

大哥飲啖荼,然後問:「舊老友?邊個?」

我:「陳伯。」

二哥都加入:「哦...以前啊爸啲舊拍檔,不過份人太難相處,最後合作唔黎。」

媽:「前幾日撞到佢,原來佢之後搞荼餐廳,咪叫佢俾機會啲後生學下做生意囉!」

俾機會我學做生意?
事實成日都係比佢呼呼喝喝,執檯,洗廁所。

二嫂:「咁咪好囉,有啲世藝做下,唔洗成日游手好閒。」


我游手好閒?咁你呢?
你日日係度睇電視,行街吹水,又幾有貢獻啊。
當然,我無咁掃慶講出黎,見佢地講得咁興起,
我都係不停點頭和議,我望下啊媽,佢都無咩點出聲,
唔通佢其實知道發生咩事?

二哥拎起左一份報紙,遞俾我:「拿,我諗你都唔係幾鍾意荼記架喇,睇下呢啲岩唔岩啦,見得成就俾心機學野。」


佢俾左求職個幾頁我,同圈左幾份工係上面。

其實二哥本來同我都有兩句,因為佢無大哥咁堅持威嚴兩隻字,
對既我成見無咁深,前幾年都會同我坐低睇下波(當年未有得賭),講下馬經。

我地關係變差係因為有次大哥心軟想係公司俾個位我做,
但係佢就好堅決反對,無講咩原因。
個次我地嘈得好西利,
結果我要繼續係出面捱世界,
大哥從此都無再提起過俾我入去做既念頭,當時我好嬲佢。

自從個次之後,雖然佢有時係會關心我,
但係我地兩個都大男人,都講面子,
佢做二哥唔會同我呢個細佬低聲下氣,
我都從來唔認低威,兩個就咁硬鬥硬,
大家落唔到台,再無一齊睇波,再無兩句。

啊媽仍然都係無出聲,只係見佢有啲眼濕濕。

我拎左份報紙之後,繼續爬飯。
有時我都會諗,如果啊爸仲坐係度一齊食飯,
唔係咁早離開左,可能我地既畫面就好似親情入面咁笑聲笑聲,
大家唔洗好似搭檯咁。
食完飯,各有各番房,各有各睇電視,
啊媽有啊媽執野...

而我行左入去廚房。

我:「啊媽,我幫你洗碗?」

媽:「唔洗喇,你今日做左成日抖下喇!我搞掂得架喇...」

我:「妳煮左成餐飯都攰啦...等我幫下手。」

媽:「唔洗!啊媽應付得黎,男人之家唔好走入黎,出番去!」

我:「啊媽...其實...」


我始終無勇氣講出黎...就返左入房。
坐低睇下啊哥圈俾我既工,全部都係啲文職送信,唔關我地屋企盤生意事。

依我記憶,啊爸以前係做棺木生意,
之後慢慢轉型,到左啊哥接管之後,轉左做啲木材生意,
詳情我始終唔知太多,但佢地好多時都要番內地,
應該都係同大陸個方面有生意往來居多。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