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長篇小說] 殘酷的天使 01 獵殺天使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易博 幼苗筆手 2013-12-13 02:30:46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路西法、加百列、拉斐爾、米迦勒、亞茲拉爾、愛若瑪、艾維欣、蕾亞……這些名字,都是遠古傳說中最強,真正的天使。絕非現今世代,那些為聖堂教會工作的天使,那些用基因科技研發出來的智慧生物可以比擬。不過,即使是聖堂教會裡面的精銳,埋葬機關裡的「十翼」,這些與恐怖掛上等號的特異存在,在大多數天使的心目中,仍非最強。雖然祂們是每年「聖杯祭」百名參戰天使當中,死剩的十強,但當世公認最強的天使,卻是十年前脫離聖堂教會的「背叛者」。

  蓮娜。或者Lina the Cherub(智天使)、Lina the thunder等等。她的各種名字,在聖堂教會中一般來說都禁止談及。偏偏自從她以後,「學校」又新增了一套訓練,想大量複制出她的倒模。而且每年也有一似討伐活動,對於大多數天使來說,那似乎是一場節慶,會送上一些祭品。大概就是賭上最強之名的一百名天使,撕殺完畢後,剩下十人再去送死之類的。暗地裡,天使們都稱呼這種每年一次的戰鬥為「裡聖杯祭」。

  所以,當他們在「學校」,也就是天使的聚居地出入時,常常會受到英雄式的歡迎、敬禮之類的。當然,以往也會有敬禮,而且都是異常恭敬,更幾敬且畏。但那時候,與其說天使們當十翼是英雄,不如說當十翼是怪物。遠遠不如現在,被當作是死士。本來,人廿三對染色體,天使廿三對染色體,但他們卻有超能力,他們已經視人類為螻蟻,自己為異類怪物。不單是他們這樣看,從神職人員看他們的目光,平日的言語也可以確認這件事。但偏偏這些基因經過特殊計算的傢伙中,又有「聖杯祭」挑選出裡面的頂尖怪物,讓大家膜拜。

  現在好了,還有一個傳說中的天使,蓮娜。對於普通人來說,三千八百萬是天文數字,幾十億也是天文數字。普通人眼中,反正蓮娜和那些天使全都是不能理解的怪物。

  不過,她這頭怪物,原本也是在「學校」裡修行的天使。過著與那些視強者為怪物的天使一樣的生活。

  大概是十多年前,當時這個蓮娜還住在學校,服從組織。那時候,她是個十歲少女,正按照學校的安排進行訓練。有一次偶然的機會,也許是計算的出錯,她遇上了一個人。一個改變她一生的人。那就是她的師父,剛先生(GON Schneider)。

  正常來說,天使們的教育自然有學校去管理,學校根據各天使的基因,找出祂們具備的資質,並作出相應的教導。至於身為學生的蓮娜,也不可能接觸當時隸屬埋葬機關裡面「第七機動隊」隊目的剛先生。那時候剛先生是剛步入而立之年的漢子,蓮娜是個才幾歲的小女童。在一次訓練中,蓮娜飛到了學校以外的地方,剛巧遠遠看到地面一處有人在訓練。那是剛先生在訓練隊員。

  當時的剛先生,拿著一柄木劍,而隊員們則五個人一隊,各拿著木劍去攻擊他。那是訓練如何合擊比自己強的個體敵人的練習,對於常要討伐惡魔的隊員來說,正好適合。可是在蓮娜眼中,卻看見剛先生那飛快的身影遊走各隊員其中,而至每一劍就如毒蛇吐信,所指之處莫非要害,而且時機亦恰到好處,迫得隊員們甚為被動。簡直就像那柄木劍裡牽著一條看不見的線,擺弄著各隊員。

  於是,蓮娜飛到剛先生身前,吐出了三個字:「教我劍!」

  蓮娜是個很純粹的天使,她拜了剛先生為師,跟他學劍,就什麼事也不做,專心學劍。明明應該是培育法力的年紀,她卻跑去學劍,學院方面自然是頭痛,偏偏她又什麼也能交出水平,做到合格的水準,學院方面又不能說她什麼。直至到有一天,她不再待在學院了,原因也很簡單:「我想找出一個人,能夠我更高深的劍法。如果沒有,那我也可以找不同的對手自己悟出來。」不少天使也不明白她有法術不學,跑去學劍。剛先生卻知道,劍已經是一個概念,一個比喻,劍法比起是動作和形式,對她來說不如是兵法或者理論。拿劍也好,拿手鎗也好,用法術也好,她也有她的劍法。

  也許是命運的按排,也許是聖堂教會的人覺得自己是命運走去按排別人,今年的「裡聖杯祭2199」由剛先生去主持。這也是剛先生升任埋葬機關主教之後第一個任務。上一個主教在一年前死了。一年前,埋葬機關聯合「異端審判騎士團」、「秘跡管理會」,出動一百人進行征伐,然後,理所當然的,無人能活著回來。為了這次征伐,聖堂教會除了任命剛先生,更另外派出大主教前往香港(不是南中國海的同名城市,而是位於東太平洋的一個華人國家,由人工群島組成)與當地的港督交涉,當地也為了治安秩序而只允許以不擾民的方式暗地裡進行。

  今年的盛會,再一次十翼盡出。而今年的十翼裡面有七個新人,剛好填補了去年死去的數目。去年有三個舊人能留下來,自然是因為未參加過討伐,並且再次通過聖杯祭。不過比起蓮娜之前的十翼,以成為「十翼」僅兩年的年資來說,還說不上舊。這十翼,算是直接執行任務的先鋒,後面還有一大隊後緩,包括利用「神遊」系統的「神遊者」(利用衞星地圖在外地遊覽的軟件,能看見街道實景。此外,觀看者也會以虛擬影像的形態在街道上出現,有點利用分身到外地旅遊的意味。)、負責指揮的通訊員等等。而今次的總指揮,剛先生卻頗有決心。

  人非草木,對蓮娜沒半點舊情是假的。可是作為追求武道的人,他又想用盡一切方法將對手擊倒。明明她與自己有師生之誼,而且明知她對組織並沒有背叛之意,但作為武人,他又忍不住期待有一個與她決一高下的機會。他渴望証實自己仍處青壯之年,寶刀未老。

  現在也和十翼正乘坐聖堂教會的隱形戰機,秘密前往香港。這台隱形戰機,除了因為體積小難以被雷達、衞星徵測之外,更加披上光學迷彩。這光學迷彩不是什麼變色的科技,只是像一般映像生成的立體廣告一樣,弄一些映像遮在外面。不同的是,這些映像會隨著移動而改變而已。或具體一點說,這是披上變色龍的外皮的飛機。

  剛先生端坐控制室裡,雙手托腮,隔著墨鏡看大螢幕。工作人員上報:「報告主教,位置已經測知。正在砵蘭街和上海街交界。」

剛先生下命令:「狙擊手先行,其他人員準備。」

剛先生身側有名老人向他說:「兵貴神速,不快點上嗎?」

剛先生道:「恐防有詐。如果她把身份證交給另一個人,引我們去就沒戲了。況且,神遊者所見的只能作參考。」

  狙擊手已就位,這時蓮娜卻走進地下街。地下街位於地底,也因為這個緣故,衞星不能拍攝到裡面的情況,也就是說,神遊在地下街並不可行。剛先生立刻道:「所有單位注意,目標已進入地下街,從登打士街和砵蘭街兩端入口包圍,動作要快!」

  兩邊各五名天使立刻照辦。從砵蘭街這邊追過去的,看見這地下街燈光昏暗,周遭沒商舖什麼的,只是一個普通通道,極目遠處也只有廖廖數人。那幾人都是坐在地上的老伯,分坐地下街的旁邊各處。他們目光呆滯,雙手在空氣中不停有節奏地彈著,似是正在玩一些網上遊戲。這類人都是沒錢買屋住的人,通常靠幫人打網絡遊戲維生,勉強糊口。不過,天使中較為眼尖的人,卻看見還有一個人。前端景物好像有些地方有異樣,看起來是有什麼擋著,或者光線扭曲似的。「光學迷彩。」那位眼尖的天使這麼說。光學迷彩就是那種和合成映像差不多的技術,都是讓大家的腦袋直接接收一些憑空沒有的映像。像覆蓋飛機那樣要遠距離看的東西是很有效的,但以現代技術來說,三呎範圍內會隱約看見的。始終人會動,表面映像計算須時。這裡雖然是在地下,不能使用神遊,不過還是網絡覆蓋的地方,網絡映像還是可用的。「我看見了。」另一位天使也說。這兩個天使,一男一女,分別從左右快速攻過去,還有三個天使隨後而至。

  然後,那個男的死了,身首異處。剛剛的老伯明明坐在一旁玩遊戲,突然用極快的速度衝出來,而且拔出了一柄長刀!這長刀,敢情是用光學迷彩遮住的,這老伯,也就是蓮娜吧?開始時以為是用光學迷彩,原因那只是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真正的變裝是女扮男裝!大家還未反應過來,老伯已經斬出第二刀,直劈向緊隨男天使而至的人。那天使頭上出現金色光環,前方出現一道紅色的力牆,勉強擋住刀,刀和力場磨擦出極為尖銳的難聽聲音。那老伯順著往右斬勢,旋身右腳由左邊探出,一記虎尾腳踹中正撲過來的天使的胸口,同時間右手順勢拔出一柄短刀,不過天使後仰躲過了。

  不過,這天使的頭上卻平白多了個彈孔,剛剛看起來好像短刀的東西,似乎是手鎗。

  大概是一秒不到的時間,死了兩個天使。另外三名天使靠攏,而這老伯的頭上多了金色的光環,似乎是要使用法力了!這名最強的天使終於出招了!大家不敢怠慢,立刻本能地散開,而且雙眸半寸不離這老伯。

  接下來,那剛剛往前沖,從側翼攻擊的女性天使死了。身首異處。她這邊明明沒人,可是她卻突然被放倒了。是光學迷彩!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這就是兵法!

  從前,蓮娜剛剛跟剛先生學劍的時候,很喜歡玩包剪鎚。我猜你出剪,就出鎚等你。我猜你猜我出鎚,你會出包,我就出剪……無疑,她玩包剪鎚的技術,已經出神入化。

  現在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少女,拿著一柄滴著血的刀,出現在剩下兩名天使跟前。這兩名天使四下張望,尋找著真正的蓮娜究竟在哪裡出現。當中一名男的天使,從口袋中拿出銀幣,彈指一下,用鐳射將銀幣射出!

  這是大部分雷之天使都懂的幾招之一,鐳射炮。這年輕男子身為十翼之一,是眾天使之中把這招磨練到最極致的人,這使得他有大炮之名--大家都叫他做cannon smith。CS這招挾著排山倒海的氣勢射出,範圍之大將整個地下街封死,這正是他的得意技,其他天使稱之為地圖炮。終於,蓮娜終於不能只使用劍與網絡,她須要使用法力了。而且,她一使用,就使用她三大成名絕技之一:疾風迅雷!

  疾風迅雷是兩招,分開疾風和迅雷兩邊。疾風是將一般雷天使都會使用的「磁力控制」改良。一般磁力控制,就是利用磁力來移動物件,尤其是和鐵有關的。疾風就是利用磁力,將自己身體移動,以達到最大限度上的加速。而迅雷,則是其他天使不懂的自創招式。她將電流在自己身體充滿,然後跳過神經線,讓腦裡的指令透過電流直達神經,這使她的反應比常人提升千倍以上。而疾風迅雷就是結合兩者的技巧,將訊息直接用「疾風」反映,使她可以做出超越常理的速度和反應。

  就在地圖炮剛射出那一剎那,蓮娜已經到了CS身旁,同時拔出長刀。這一幕在CS心中反覆演練過多次,練習時他就計算過蓮娜的絕招,可以在這種時機施放。所以在CS射出地圖炮的同時,已經發動了對策。那就是剛剛另一名天使也使用過的紅色力牆。只要心之壁一展開,任你使用核彈,也不能傷天使分毫。

  如果成功展開的話。可能是CS低估了疾風迅雷的速度,也可能是蓮娜進步了。她動手的速度,比CS轉個念頭更要快些。

  五名天使當中,只剩下剛剛用心之壁擋刀的天使。他活下來並不是她閃得最快,很可能只是他的威脅性最低。

  轉眼間,剛先生看見四名左使都呈disconnect狀態。監測員報告:「06-10心跳加速,05心跳平靜!」「地下街內電壓增加,突破十萬伏特!監測儀器失靈!」

  剛先生道:「06-10從登打士街退回去。」

  剩下來的05號,也就是十翼當中排第五的天使,現在端坐在地上,看著蓮娜。他說了三個名字:「 疾風迅雷、分崩離析、資訊覆寫,這就是你自創的三招吧。現在異端審判騎士團正研究你,假討伐你之名來搜集數據,去培育新一代的天使。」

  蓮娜說:「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但我不會因為不想洩露而完全不用的。」她終於開口了,她的聲音,並不像她的行為般硬朗,雖然中氣很足,但並沒有大姐頭的感覺。

  05號道:「身為使用雷的天使,我對這三招也有點研究。倒是資訊覆寫,這招須要控制腦內電流,不單要很精細,更要知道如何控制才能修改記憶。這不是現代醫學能辦到的吧?」

  蓮娜似笑非笑:「你覺得利用立體打印機製造出我們這些天使,又是現代科學能做到的嗎?」

  05笑了。蓮娜問:「你是打,還是不打?」

  05號慢慢走過去,雙手放在頭後面,示意投降:「你是最強的天使當中,最強的一個。我認為只有你才有資格帶領天使。」

  X     X      X

  剛先生在控制台道:「BL系統(blain linking system,簡稱BLS,是實驗中的腦電波系統,讓控制者的腦電波直接連接被控制者的身體)啓動。」在他身旁的的副官道:「真的要這樣做?我必須警告你,實驗結果未出,有後遺症的機會大於百分之七十,當中精神病的佔比最重。」

  剛先生顯得有點性急:「若果達不到目的,這次討伐要來幹嗎?」

  蓮娜看見登打士街方向有一群人走進來,而此那群人的樣子都和剛先生一模一樣。那群人的人數約膜有數十個,敢情都是虛擬映像。不過剛先生習慣綿裡藏針,虛中有實而實中有虛,不排除裡面真的有什麼人。於是她把心一橫,使用鐳射炮向那邊發射,至少大範圍做成傷害。就在這時候,一道橙色的光芒擋住了鐳射炮。那道光芒,正是天使專用的心之壁。

剛先生身為人類,卻能使用心之壁,這樣她並不感到奇怪。反而她仔細留意著有多少個光環出現。在橙色光芒籠罩中,她看見一個。她知道,這並不代表那邊只有一個天使,只是恰恰最前面的天使使用了心之壁,而後面的天使對他絕對信任。又或者說,天使們之間有什麼默契。而這默契,卻很難在短短的一年半載間能培養,尤其是選出十翼的聖杯祭當中,會分十翼名次。十翼根本就是對手多於朋友,怎培養默契?身為過來人的她很清楚,當中一定出現了什麼問題。她數過,剛才這一隊已經有五人,那麼按照一般做法,另外也是五人,剛好加起來十個,湊夠十翼之數。既然她自己是目標的話,被兩面包抄的機會很大。於是她不理這班從登打士街進來的天使,徑自向砵蘭街方向出發。無巧不巧,這邊卻同樣有一堆剛先生走進來。哪邊多人少人也不清楚,她只好再發一記鐳射炮。無獨有偶,這邊也是有心之壁把鐳射炮擋住了。

  橙色光芒,以至光環,可以當成映像製造出來。不過要事先製造,難度頗大。不過這個映像,看起來就像剛才第一炮的樣子,就像複製出來一樣。雖然將立體映像在短時間內複製貼上有點天方夜譚,但聖堂教會的異端審判騎士團什麼人也有,當中有電腦專家擅長這個也不出奇。

  蓮娜正在猶疑不決,05號卻告訴她:「那心之壁是虛擬映像!第二隊從登打士街走進來,砵蘭街那邊是假的!」

  看來她並不相信,她反而走向登打士街那邊。05號不禁道:「我很明白這時間你不可能相信我。」

  蓮娜沒有回頭:「不,敵人在這邊,我才要去打他們啊!」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