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轉載] 朗天:文學是生活的河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心雪 超級版主 2013-12-24 03:05:28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文學是生活的河

/朗天


香港文學生活館在灣仔富德樓成立,是本地有心人爭取正式建立香港文學館實際踏出的第一步。可這第一步也絕非容易,據牽頭人之一的董啟章稱,事情經四年蘊釀,由2009年開始倡議到做研究和搞中港台作家交流活動,一度盛傳在西九文化區(前稱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會有一個文學活動中心供公眾使用,但一直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上來。等官辦固然困難,半官方的西九青睞,也沒有得到實化,一切仍回到民間起步。

文學當然可以自己寫,自己讀,但「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禮記‧學記》)。交流、討論、相互砥礪,是進學很重要的部份,一個理想中的香港文學館,在收集本地作家重要作品、手稿、舉辦相關的文學展覽、參與文學史的搜集和紀錄工作之外,學習班、寫作班、讀書會、作家之間、作家和讀者,以至讀者和讀者之間的定期交流活動,均不可少。

而文學生活館的其中一項重要理念,便是跨界別;文學進入生活,意味著文學不止於文學,文學和其他藝術範疇,如視覺藝術、音樂、劇場、電影和瑣碎日常,都有千絲萬縷,密不可分的關係。

何為文學?文學何為?文學不光是消費文字,不只是攫取文字給我們的愉悅、提供的故事、可能存在的偷窺快感......如果文學活動過程都是單向的內化(閱讀)或外化(創作)過程,即意味著它在自我推翻。不在關係中的文學不可能存在,意義、價值、快感,是一條由彼流到此,又由此回流到彼的河。文學便是這條河。

對我們來說,文學也離不開思考,讀畢一首詩,再三玩味,坐下來,想想,跟詩友聊聊,然後可能重讀一遍;思考固然是以上一切的一部份,也令這一切變得更加深刻。生活中的書寫,生活中的思考,透過文字的形式,建立形形色色的關係......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一再翻看法國解構主義大師南西(Jean-Luc Nancy)新出版的文集《南西選集II》(Corpus II: Writing on Sexuality),借它的思路處理文學和生活的關係。該書一開始便引述心理分析大師拉康(Jacques Lacan)的明言:「性關係不存在;享樂不可能」,南西的問題便從這裡開始:明明生活中眼見為常的東西,它怎樣變得不可能?

智慧逆反於常識:表面如此,其實不然。這是頭腦的第一重飛躍。例如強調文學價值的人通常會說,埋首營營役役日常生活的人們,表面上活著,其實卻不然!沒有文學的生活,宛如行屍走肉之類。南西指出,一般思考關係,是兩種東西之間的關係,如你我之間、精神和物質之間,國家和個人之間;但性關係並不如此,它不是兩性之間的關係,它勿寧是自己和自己的一次分離結果,換言之,性別不存在,只存在性分化。對此有所領俉可稱頭腦的第二重飛躍。

所謂「性關係不存在」,其實是一種穿越事物表面,揭開性別假象的智慧。文學和生活其他成份的關係也可作如是觀。從來沒有脫離生活的文藝活動,如果真有文學和其他藝術以至生活本身的關係,那麼說穿了,也只不過是生活分化下,生活和自身產生的同異流向。

是以,文學生活館作為正式文學館的先導、前奏,大抵最適合不過了。文學不是生活的對象,我們不便把作品收攝內化。在一個真實的文學空間,我們學習重新熟悉以文學的方式分化,自我對待,你看我,我看你,你看我眼中的你,諸如比類。一如性令生活深化,文學也增加生活的層次,體現生活分化的複合。

延伸閱讀:南西之前的《Corpus》文集四年前出版,集中講身體,值得一看再看;
徳勒茲(Gilles Deleuze)在《Critical Inquiry》文集中則從書寫出發探討文學和生活的關係,想法獨到。

(原刊於《U》420期)





原文自:→ 作者 facebook ←
文章刊於:於《U》420期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