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副刊專欄剪貼] [明報] 鄧小樺:請無論如何讓我知道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心雪 超級版主 2014-1-26 01:48:17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請無論如何讓我知道


[文/鄧小樺]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

一月終於等來「回看.也斯」展覽,以香港中央圖書館的「游── 也斯的旅程」為重心,再加藝穗會的延伸回應多媒體展,附翼還有講座、多語朗誦會,以及我錯過了的詩歌舞音樂回應演出(王廷琳梅卓燕鄧樹榮龔志成等!)。也斯先生生前多度開文化風氣,這個整理全面、跨媒介而藝術水平高超的展覽,應該也能開出一個新的文化高度── 是,文學展覽應該可以做到這個水平。


他生前帶來許許多多的連結和對話,而身後,人們以同樣的方式去策劃與行動,作為一種留住他的方式。

開幕日人很多,作家學者文化名流都來了,大家的心情應該也還是有複雜的緬懷,但都像是充滿能量。像也斯先生,留下來的照片常常在笑。只有也斯先生的女兒在人群逐漸離開後不禁掉淚,吳煦斌便馬上把女兒拉到一件藝術品前講說開慰。

我們都有自己的方式吧。

展覽中的年表整理極其詳細,連何時寫什麼專欄都有記載,從而就記下許多消逝了的報章、文藝刊物、文藝編輯的名字。這種以一個人的微小切入點,然後見整個大環境、許多抽象而重要的議題之方式,在我心目中是地道的香港手勢。不高調,很精緻,層次豐富。
也斯生前常講「對話」(dialoge),簡樸佈置的展覽也是多聲道,藝術形式、詩文內容、作者情誼,都在不斷不斷的對話,以致空中像有許多話語漂浮,看不見的聲音,然而真確無比快要掉落我頭上。不過「對話」的意義也有差別呢,現在的對話往往是直接的故事與情感交換(可能拜社交網絡所賜),而「回看也斯」的對話呢── 展覽有一個苦瓜裝置,以透明管子砌成,旁邊有精美印製的紙條,讓人寫下心中的秘密,放入管子中,意思是向苦瓜說秘密,苦瓜都知道。有人問可不可以拿走別人的紙條?吳煦斌訝然道,怎麼可以知道別人的秘密?那個年代的對話,需要某個中介。

展場是樸素的,主調是白,我心裏叫出來,那麼熟悉,某個年代裏,能夠盛載一切的白。因為內容太過豐富,難以定義,就用低調的白為主調,然而手感細緻,白也有深淺參差。這是香港一脈現代主義藝術常用的簡約風格,不因多樣而搖擺、走樣。250頁全彩印刷的場刊,但仍以白色為主調,拿在手上幾乎激動。文學的生命如此巨大,到最後就純粹是世界的禮物。

也斯先生生前與我相交不多,一見面往往單刀直入就談文學可以怎麼做,批評原有的建制與空間怎樣做得不夠好,小樺你哋可以點點點,開出四面八方的脈絡。他做的許多事情,開了我們眼界。他有對我嚴苛的時候。但我生性喜歡給自己開工作單子,也斯先生說可以怎樣怎樣,我總是會記住,想辦法做出來。只是我需要時間。時間沒有等我。

也斯先生的遺言是「為香港文學平反」。所以無論如何,我們要趕着啟動文學生活館,不然怕人們忘記了失去文學瑰寶之痛,忘記了香港最重要的作家臨終都依然想着為香港文學平反。香港文學生活館做成什麼樣子,未來數月將逐漸顯現,天上的也斯先生應該還會有很多意見,請無論如何讓我知道。

作者簡介﹕香港作家,文化評論人。




原文來源:http://www.pentoy.hk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