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新詩創作] 〈試圖填滿她的身體〉 詩四首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不清不清 來自手機 熟練筆手 2014-2-19 08:16:13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試圖填滿她的身體〉

讓海橫渡自己的名字
留下敏感的虛線
請不要試圖填滿她的身體
明天的船將會回來
把風釋放

我們都經歷過拉裙子的時光
但詳情總記不起來
如夢的圓周在不斷擴散
不斷稀薄
我們已找不到有霧的地方
去鬼鬼祟祟地生事——

畢竟海灣仍是一面冰冷的鏡子
所有浪被匿藏於木顏之後
所有魚逃卻誘惑
冬天赤裸裸地而我們的
流水賬在袖底晃動
像那次洗手之前

因此黑夜獲得開採
如一座山丘
停止成為素食者
而我們背膚上晃動著的星圖
在這夜灑一陣
一陣絕望


〈右手無法遞出應有的誠意〉

這夜我把一封掛號信
投進你耳環上的郵箱
郵票是我的舌尖
海因為你偷偷從她的身體打了一桶水而
哭起來
世界的所有的廢話都埋伏在那裡
鹹鹹的,而水母因為過度通透而神秘
牠們不斷回來,回來
以無盡的毒液使你不斷獲得療傷的機會
那隻尷尬的右手總拿著筆
划水,在褲袋中無法遞出
應有的誠意?


〈送你僅剩的這一瓣〉

還記得我們把秋天
移植到一群梅花鹿的頭頂上嗎?
身體如乾旱的草原,而我們
只遺憾沒遇上半個野蘋果
如今北極熊正往南遷
湧進城市,溶化成一灘覆水
不去支撐世界,不去仿效
我們這樣的裝作冷漠
馴服一室的沈靜如自然
博物館中的護衛監守歷史的標本
愛上點燃謠言的紅火蟻
正以觸鬚執行一項現在進行式
我把野花剪下來,送你僅剩的
這一瓣


〈跟一雙被冠上定義的手跳起短暫的舞〉

其實我們沒有離開現在的必要
因為未來已經來臨
像雪球堆到另一個雪球之上
最終會溶化成春天的汗水
蒸發於你我身體之間

你說眼神
是一望寧靜的海灣
魚在瞳孔底下幻想陸地的離別
扔出的小石擦醒鏡子
濺起失眠的淚
而那顆石慢慢沈往被霧圍困的藥庫
我們已經再沒有力氣
以遠古的凶器對峙,除非

那僅僅代表一種沈默
沈默如時鐘背部單調的齒輪
我們只能在廣場自旋
偶爾跟一雙被冠上簡單定義的手
跳起短暫的舞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