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準參賽作品] 她‧他‧她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本帖最後由 ElizaChan@FB 於 2014-3-2 03:02 編輯


  柔若的喘氣,曝露的肌膚,奔流的血液,血液從體內湧至四周,腥味彌漫着空氣之間。鮮血包圍着呱呱落地的娃娃,她無力地揮舞着雙手,用力地睜開雙眼︰身染血紅的女子定睛盯着娃娃,娃娃嚇得大聲哭喊。女子闔上眼,娃娃則止住了哭聲。然後,她被抱走了。

  在一間陌生的房中,女人用潔白的毛巾拭去娃娃身上暖暖的血液,把她放到冰冷的透明膠箱中後,急步離去。娃娃躺在牀上,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天花板和微黃燈光。她緩緩扭動脖子,見到與自己相似的,同樣地躺在一個個的箱子中。她的眼球再轉,望到守在透明窗外的人︰不同的樣子掛着同樣的笑容——除了他。與娃娃四目交投的他,雙眼充滿血絲,鼻子通紅,嘴唇成一直線。冷氣槽滲出怪風輕撫娃娃,陪伴入睡。

  歷經二十餘年,怪風由冷氣槽,逃到大自然,然後,又再次回到她的身邊。這次,她不再躺在膠箱中,而是躺在666號牀上,包着薄墊。她顫抖的手握筆,在泛黃的筆記上記錄着︰

「印象中故事裏的人總愛在死前纖悔,不少人對這行為的解讀是最後的善良吧。然而,我認為那行為頂多稱得上為坦白。現在,也該到我坦白的時候了。而第一件我要坦白的事是——林雪瑩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雪櫻,今天感覺好點了嗎?還有嘔吐嗎?」黎洛的出現,讓她的筆打住了,把筆輕放,把本子合上,把嘴角盡量上揚,輕輕搖頭。

  她的微笑換來他的皺眉,他又問︰「身體好點了,那要不要出外走走?」她還未開心,他就補充道︰「問了醫生,他也批准了。」這句話為她眼眸添上光彩,她立即回答︰「回去從前生活的那地方吧。」

  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過後,他們來到了一處杳無人煙的地方。没有了人的參與,植物們反倒更努力為這地方增添生氣。他為她解釋︰「前年,政府說要把這地圈劃起來保育,策劃新的發展,所以人們都遷到別處了。只是,政府安排人移居後,就空了這邊,卻遲遲没動工。有人傳言因為……」

  她打斷了他的話︰「舊屋還在嗎?」

  他扶着她爬上一層層殘舊的木梯。「吱嘎」推開木門,屋內盡是灰麈與蜘蛛網。她驚訝地看屋中蓋着白布的傢具擺設。他輕描淡寫地道出一句︰「當年你離開後,我便買下這裏了,而所有東西都原封不動。」

  她走到房間,摸着牆子,像尋找什麼似的。直到她摸上兩個刻在牆上的字「瑩」、「櫻」,她的雙目失去了光彩,世界彷彿成了黑白,倒帶回播着從前的片段。

  小女孩坐到鏡子前梳着頭髮,低頭拒看鏡子。她耳邊傳來熟識的聲音︰「瑩姐姐陪我玩,好不好?」小女孩始終低頭,冷冷地回話︰「你去找爸媽就好了,別煩我。」那聲音變得委屈︰「姐姐……你在生氣嗎?……因為剛才爸爸打你嗎?不要生……」小女孩突然把梳子扔在地上,抬頭看鏡直,怒視身後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兒,吼說︰「你夠了没有?爸媽喜歡你,你就要得寸進尺,連我開不開心也要管嗎?」小人兒走開了,沉靜了。

  她拿起美工刀,在牆上用力地刻着「瑩」、「櫻」。小女孩的左手,把她握着美工刀的右手打了一下,發怒喊着︰「我才不要和你放在一起,我討厭你!」她哭了。

  聽到房間內的哭喊聲,父親推門而進,看到房間內小女孩一人握着美工刀的流着鮮血。他看到那刺眼的紅,二話不說賞了她一巴掌,她的哭聲止住了。他發狂般地責罵道︰「不是警告過你不能玩利器的嗎?為什麼你就這樣頑皮?不能像鄰家的孩子芷櫻般那麼乖巧?如果芷櫻是我的女兒就好了,為什麼你母親要生下你,扔棄我?……」他哭了,她呆了。他邊哭邊拉她到另一間房間包紥傷口,淚水滴進到傷口,刺痛着小女孩的心。

  她突如其來的心痛,痛得倒在地下。黎洛在旁,立即把她扶到牀邊坐着。他關切地問道︰「怎麼了?不是說身體好了?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吧!我們下次再來。」她吃力地拉着他的手臂,搖了搖。他嘆氣,妥協道︰「只能再多待一會,入黑前一定要回去喔!還有,如果身體有任何不適,要立刻和我說。」她點點頭。

  她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地問︰「你愛我嗎?」黎洛堅定地回答︰「當然,我愛你。」她繼續問︰「那你愛以林雪櫻身分生活的林雪瑩?」他没有回答,而是吃驚地問︰「你終於肯面對了?你承認自己是雪瑩了?」她低下頭回答︰「我一直很清楚我是林雪瑩,我更清楚只有林雪櫻的身分才能獲得老師的讚賞、父親的疼惜,還有……你的愛。因此,我殺了櫻,盜用她的身分,享受她那完美的人生。」

  他緊抓她的雙肩,搖了搖,低沉地喊說︰「瑩,芷櫻的死是意外,她失足跌落山崖,不是你的錯!這個世上没有林雪櫻,只有林雪瑩和黎芷櫻!我一直愛着的人都是林雪瑩!你清醒點,別再活在自責中了!」

  聽到他的話,她笑了,甚至笑到哭了,哭着說︰「清醒?我一直很清醒。自責?我從來不自責。我不知道誰是黎芷櫻。我只知道只有林雪櫻死了,便能拿了她的身分,快樂地生存下去。雖然櫻的確是墜崖而死,但是我故意不伸手扶她一把,她才死的。還有,你愛的一直是櫻,林雪瑩只是一個代替品。以前上學的時候,你一直拿巧克力給櫻,又和她一起回家……我只是陪笑的人。直到我成為林雪櫻,我才得到了你的愛。」

  黎洛終究忍不住大喊︰「夠了!我愛的是你、是你。我愛的是林雪瑩!我是拿巧克力給芷櫻要她轉交給你,因為我愛你卻没勇氣告白!」

  林雪瑩口中喃喃︰「所有人都只愛櫻,那個乖巧漂亮的可人兒。明明我和她一樣,你們卻都只愛櫻,我討厭櫻!我殺了她!你剛才說的全都只是騙話!我很清楚!我很清楚!我很清楚!」

  她時而笑時而哭,整個人陷入失神的狀態,而他只有無助的緊緊環抱她。直到她哭累了,伴着臉上的淚痕入睡了。他溫柔地抱起她到車上,把她載回到醫院裏。

  她被送回到看護病房中,他則去了找她的主診醫生。他把剛才外出的情形,發生的事一一告訴醫生,他壓低聲線,邊緊握雙拳,邊說︰「自從芷櫻死後,她就把自己叫作雪櫻。不肯面對櫻的死,還把回憶搞混,出現幻覺幻聽。醫生,我是不是錯了,我不應把她帶去從前的地方的……」

  醫生卻問︰「你有没有想過……她某程度在說出事實的真相?」醫生從抽屜抽出一本日記推倒黎洛面前,繼續說︰「雪瑩在前幾天給我的,她託我在她離開後轉交給你。我想,或許,你現在就該看看。」

  黎洛把日記打開,他不敢,他不想,他不願去面對白紙黑字所紀下的事實——

九月一日 星期一
  開學天,有個叫黎芷櫻的女孩主動和我打招呼。她的笑容很燦爛,像陽光般暖暖的,很舒服。如果每天都能和她一起玩就好了,應該會很幸福吧。她還說明天介紹她的帥氣哥哥給我認識呢!

九月十日 星期三
  芷櫻邀我到她的家裏作客。她的父母是很恩愛,又郎才女貌的一對。她的母親很賢慧,煮菜很棒。她的父親是個很厲害的建築師,可是多忙也堅持抽空陪他們吃晚飯……如果我是芷櫻,應該會很幸福吧。

十二月二十九日 星期一
  芷櫻又跟我「分享」她們一家多麼樂也融融,假期去了哪裏玩……其實,對於她的炫耀真的很無奈。我真的清楚她有多快樂,多幸福,多完美了,夠了。
一月四日 星期日
  芷櫻邀請我明天與她一起行山。可是,今天這麼大雨,山路應該很多泥濘沙石吧。芷櫻真的太慣被寵愛了,為什麼就堅持,不肯延期呢?但願明天一切順利平安。

  突然一名護士推門進入,呼叫︰「醫生!666號牀的病人突然間血壓下降,並陷入昏迷狀態……」

  「啲」日記本從黎洛的手中跌到地上,發瘋似的跑出房間……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