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轉載] 《寂寞之拳》【殘章七】帶刑風去祭沙嶺亂葬崗埋著的一個人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flyingyip 投稿魔人 2014-4-4 22:43:56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沙嶺塚,位處新界北區文錦渡禁區內。
佔地八十九公頃的亂葬崗,十萬具無人認領的屍體埋葬於此。
墳墳擠逼,粗糙簡陋的小墓碑參差斜立,在山坡上織出一個陰冷字形。
墓碑上沒有人名,只有編號。
孤魂無名,魂歸何處?

偶有陰風跑過,草木齊哀。
悲涼坡,淒冷景。
有魂在嗎?
有人在嗎?

無言的群墳前,立著兩個人。
兩個男人,點香撒紙,所祭誰人?

那是張橫舟,以及刑風。
「十多年前,香港曾出現一個拳王,他被公認為香港近年來最厲害的拳手,死後被埋在此亂葬崗,令人嘆息。」張橫舟邊說邊向天撒出一把紙錢。
「他叫什麼名字?怎麼死的?」刑風問。
「他是被黑拳害死的,他叫司徒望岳。」
「司徒望岳?跟司徒高有關係嗎?」
「你問對了,他正是司徒高的兒子。」
「什麼?」刑風嚇了一跳,「他怎麼死的?」
「當年,第二屆香港搏擊王大賽,司徒望岳和我打入決賽。」
「你和他?決賽?」刑風又一驚。
「是。第一屆,我輸了,他奪得冠軍。老實說,那時,我將他視為偶像。第二屆,我天天苦練,終有所成,真較量的話,我們是不相伯仲的,但是那段期間,司徒望岳縱情酒色,功力大減。但他很想再次奪得搏擊王榮譽,於是求我故意輸給他。」張橫舟陷入沉思。
「你不肯,因為打假拳是真正的拳手之恥。」刑風說。


張橫舟點點頭,續說:「我不肯,但他曾經是我的好兄弟,開始的時候,我還是有點猶豫,打得有點縛手縛腳。當時,我父親和司徒高都在觀賽。休息時,他們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說出了這件事,司徒先生非常生氣,他最看不起的就打假拳,他告訴我,一定要全力以赴,比賽之後他也會狠狠教訓望岳。父親也說,拳手要有尊嚴,否則,再打拳也沒有意義了。」
「對,說得好。」刑風握緊了拳頭。
「清除顧慮之後,我全力以赴,打贏了。之後,司徒先生狠狠地教訓望岳,望岳竟離家出走,父子從此不再相見。望岳也視我為敵人,他開始打黑拳和打假拳,在一次和美國地下拳王交手時,被打死了,詳情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有人把他的屍體埋在這裡,但準確位置也不能確定。我們今天也只能在這裡,向著整個公墓,祭他了。」
刑風聽著,目光像劍一樣刺向張橫舟:「我在想......
「想什麼?」
「當今香港,最厲害的拳手,就是你吧?」
「不敢當。說不準,菜市場都有隱世高手。」
「至少,到現在為止,你是最厲害的知名拳手。我想領教一下。」
話一完,刑風的閃電腿已踢出。
閃電腿,曾在三秒內挫敗陳鴻。

「啪」的一聲。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