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香港本土文學大笪地 返回首頁

張三一言的個人空間 http://hklit.com/forum/?1525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張三一言:「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已有 264 次閱讀2019-6-4 11:02 | 六四, 屠城

張三一言:「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9年不願忘記而重貼】

 

張三一言

 

 

[]

 

甚麼是「六四」?「六四」就是極權統治者對平民百姓的大屠殺!

 

是極權統治者總共屠殺了6378萬無辜建立的政權,建立共產王國後,為了維護其政權屠殺了4572萬無辜。「六四」是這些持繼屠殺中的一個極突出的對平民百姓的屠殺。「六四」就是極權統治者前屠殺、後屠殺、現屠殺、未來屠殺的符號。

 

「六四」屠殺是共產黨公開宣佈它是人民公敵,永遠無法更變的敵我關係。

 

「六四」屠殺注定了共產黨必定成為今天這樣一個舉世無雙的貪污黨、腐敗黨、黑社會黨、魔鬼黨。

 

「六四」屠殺是共產黨給自己必定滅亡共產黨一黨專政極權預先簽發死亡證。

 

[]

 

64」,就算是一些學運領袖為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掀起的、就算是有幕後黑手、就算是美帝國主義陰謀挑動、就算是趙紫陽一夥搞的半政變陰謀,或者再隨便加上其它更多、更重的罪名,政府出動40萬配備全副現代化武裝(坦克大炮)的大軍去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就是犯罪、就是人類史上最無恥和最惡毒的犯罪!

 

殺一個人是犯罪,是屠殺,殺100人、1,000人更是犯罪,更是屠殺。

不是說每一個中國人的生命都一樣寶貴的嗎?!

 

一般客觀估計,「64」北京天安門被屠殺的和平市民,大約在1,0002,000之間。這就是大屠殺,就是屠城!

 

[]

 

現在興反思、興總結歷史教訓、又興作翻案文章。有人反思,認為學生領袖和民眾這樣不對、那樣失策,就是不談當權者的不對、失策。有人作翻案文章,為政府大屠殺推卸罪責,給他們披上合法的外衣,要學生領袖為「64」民眾的死亡負責。

 

這是走火入魔,借反思之名顛倒是非黑白,借翻案之名為虎作倀。

 

狼吃了羊,是帶頭羊的錯!

 

誰叫你羊要吃草,吃草就是犯了狼的法。狼吃羊當然有理,罪在羊!

 

不譴責吃羊的狼,怪罪帶頭的羊,這就是今天那些標榜非暴力和平理性中立知識精英的思想精華。

 

這是惡魔邏輯!

 

現在鬼氣瀰漫人間,一群披著人皮的禽獸正起興地頌揚惡魔之歌!

 

但是,人還在,人還在說人話!

 

正氣的人必然壓倒邪氣的鬼!

 

[]

 

現在興和解、妥協。

 

諒解、妥協是一個雙方互動過程。主動一方應該是殺人犯。首先要作出和解、妥協的是殺人犯。

 

在共產黨還在變本加厲地鎮壓民眾的民主訴求、完全沒有絲毫諒解、妥協意向的情況下,民眾怎麼可以一廂情願、單方面地諒解、妥協!

 

共產黨還在指責「64」是一些壞人──即學運領袖──為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搞出來的動亂、是某些幕後黑手挑起的、是美帝國主義陰謀挑動的、是趙紫陽搞的半政變陰謀,還在不斷地添加其他罪名。這是諒解、妥協的態度嗎?民眾能服氣嗎?在這樣情況下,民眾怎麼可以一廂情願、單方面地諒解、妥協!

 

[]

 

民要求平反「64」。這是民眾委曲求全。這是民眾把一個非法政府承認為合法政府的忍辱下的最低要求。

 

民眾要求屠殺民眾的指使者向民眾認罪,給民眾賠償,審判殺人犯。

 

這是民眾的基本權利!

 

有人說,權在人家手裡,你這在說夢話。

 

是的,在今天,這是夢話。變化是永恆的,靜止是相對的。古今中外沒有一個政權是永恆的。這是共產主義者、辯證唯物主義者的信條,不應忘了。看昨天,權不是一樣在秦始皇、希特勒、米絡索維奇、薩達姆手裡嗎?今天還是夢話嗎?同樣道理,明天將會證明今天的夢話變成現實。所以,今天的夢話,到明天,將不是夢話。我們有理由相信明天的現實比今天的理想更美好。

 

對民眾犯了罪的黨,如果主動向民眾認罪,爭取民眾的諒解,那麼他們的損失是最小、最小的。如果他們堅持錯誤,由民眾去做本來應該、也可以由他們做的事,到那時,他們的損失將是最大、最大的。

 

如果共產黨的領導人繼續堅持罪惡的態度,波爾布特、齊奧塞斯庫、馬可仕、皮諾切特、米洛素維奇、薩達姆的下場是免不了的!

 

請注意,在他們得到應得的下場之前,民眾對他們的規勸和警告也是夢話!當他們得到惡有惡報時,民眾對他們說過的話,已經是再真不過的真話了。

 

不過,這時犯罪者後悔已來不及了。請問,波爾布特、齊奧塞斯庫、馬可仕、皮諾切特、米洛素維奇、薩達姆面臨世界民眾的人權審判時,後悔還有多少用處?

 

[]

 

一場社會大動盪事件後,受挫一方的成員消沈、轉軑、變節、投降、出賣靈魂,是人性的常態表現,不足為怪!

 

歷史是民眾寫的。將來,有人成了歷史的正面人物,有人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這些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的人,首先是殺人犯,其次是幫兇者、職業幫閒者,再次就是一些主動向殺人犯獻媚獻奸獻孤忠的無恥文人。

 

現在人們都有自行選擇自己歷史地位的的自由。

 

張三一言於2002/6/3重寫  2010/6/3修定  20190604重發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