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香港本土文學大笪地 返回首頁

魚仔ABC的個人空間 http://hklit.com/forum/?1932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俄羅斯絕唱——歌曲《哦,還沒天黑》

已有 546 次閱讀2014-2-7 16:46


歌曲简介:
『哦, 還沒天黑』是一首俄羅斯非常著名和好聽的歌曲,儘管對喜歡俄羅斯音樂的中國人來講,並不十分熟悉這首源自哥薩克的民歌,但它在俄羅斯國內的名氣,遠遠大過 那些我們熟悉的衛國戰爭時期歌曲。在俄羅斯,每一個歌唱家都以能唱這首歌為榮。這首三百多年前的民歌,在低沉憂鬱背後深藏著哥薩克民族悲劇故事——哥薩克 的民族英雄斯傑潘.拉辛,率领众多不甘农奴制度压迫的哥萨克揭竿而起,严重动摇了当时沙皇统治政权,但最后由于哥萨克的出卖被沙皇军队俘获。虽然从他的初衷看,他只反对俄国的官僚和农奴体制而不反沙皇,然而俄国沙皇忌惮于他一呼百应的桀骜不驯气势,最后還是用残酷的磔刑将他杀害了。

拉辛虽然死了,但由此而产生怀念拉辛的民歌『哦,还没天黑』,却演绎成了俄罗斯大地上一缕失落惆怅的旋律。随着苏联解体和欧洲大陆的日益衰退,这首歌意外 地担负起了更大范畴的人文悲情,如泣如诉地追念着欧洲大陆渐行渐远的昔日辉煌。它所蕴含的人文艺术魅力在美欧获得了追捧,它那极具历史穿透力的旋律,时时 像一柄重锤,在一望无际原野上敲出一串串低沉的音符。

我在年輕時有一段青海省果洛大草原的生活經歷。那是六月的一個日子裡,草原的夏天卻是初暖乍寒。我和同事去草原牧民家中做人口普查。那個地方位於阿尼瑪卿 山亦稱瑪積雪山腳下,海拔約有四千多平方公尺,地大人稀,相當於二十五個香港大的地方,人口卻只有一萬多,而且大多數地方沒有正式的道路。

我 記得有一天早晨工作開始後,我們做了分工:我一個人在工作中心負責整理資料和看家,其他同事騎著馬分別到牧戶家中做探訪調查。他們早上很早就出發了,中午 過後我開始感到孤獨起來。當我完成了自己所有工作後,就躺在山坡上等他們回來。湛藍的天上吹來一陣風,鼻子裡充斥著輕澀、淡淡的青草味,寂寥的思緒開始從 我的腦海發散開來,我期盼遠方山的輪廓線下面泛出同伴騎馬歸來的黑點。

離 我不遠處有一隻短尾巴老鼠,牠在自己的洞口耷拉著前爪直立著身子看著我,這種學名稱之為高原鼠兔的小動物,似乎在挑釁眼前這個有可能威脅牠安全的人。我大 聲咳嗽了兩聲,但牠不為所動。在老鼠的蔑視中,一陣更加孤獨的感覺湧了上來,我仿佛變成了《靜靜的頓河》裏窮途末路中徜徉的葛利高裡。在不由自主的孤寂 中,又想起自己還處於朦朧關係中的女朋友,幻想著和她如葛裡高裡和阿克西尼亞一樣,在這孤寂草原依偎在一起。想著想著天就突然變了,厚厚的烏雲如同一座座 變形城堡在草原的上空翻滾起來,幻想被隆隆的雷聲打得四處飛散,緊接著,伴隨著冰雹的瓢潑大雨就劈頭蓋臉打下來。自己像個嬰兒般捲縮在帆布帳房裡,覺得在 完全的大自然中竟是如此渺小無助。那一刻突然問起了自己,我是誰?我怎麼到了這麼個地方呀!我今後又要去哪裡?誰又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者...?我的心裡第 一次產生了追根究底、『莊子夢蝶』般的哲學思緒。

當 我在多年後第一次聽『哦,天還沒黑』,馬上就撩起了草原那段迷茫徜徉的場景,眼前浮現出在茫茫大草原的盡頭隱隱約約的丘陵輪廓,深醉的旋律泛出心中一股時 光漸失的失落...老實講,我並不十分喜歡音樂,差不多是個音樂的門外漢,但這首歌卻是例外,它幾乎一下子就擊中了我情感世界最柔軟的那一塊,理所當然地 成了我情緒核心的一部分。說得矯情一些,這首歌好像變成了自己的情人,時不時都要拎出來重溫一番。今費些功夫寫這麼多文字出來,也算是對我這個『情人』盡 一些自己的心意吧!

俄羅斯還有很多我們不熟悉但非常好聽的傳統歌曲,如『戰馬』、『藍色的小披肩』、『雪球花』等等,以後慢慢向朋友介紹。


                                          《哦,還沒天黑》中俄文對照的歌詞

Ой, то невечер, то невечер. 哦,還沒天黑還沒天黑,
Мне малым-мало спалось. 我剛打個小瞌睡,
Мне малым-мало спалось, 我剛打個小瞌睡,
Ой, да воснепривиделось…  噢,夢裡已經走一回…
Мне малым-мало спалось, 我剛打個小瞌睡,
Ой, да воснепривиделось…  噢,夢裡已經走一回…
Мне во снепривиделось, 哦,我做了一個夢,
Будто конь мой вороной 我的黑馬甩著尾
Разыгрался, расплясался, 它蹦跳著不停馬蹄,
Ой да разрезвилсяподомной. 騎馬小跑快如飛。
Ой Разыгрался, расплясался 它蹦跳著不停馬蹄,
Ой да разрезвилсяподомной. 騎馬小跑快如飛。
Ой, налетали ветры злые. 突然狂風猛烈吹來
Да с восточнойстороны 刮起四周滿天灰,
Да сорвали чёрну шапку  噢,刮走我頭上的黑帽,
Ой, да смоейбуйной головы. 頭上亂髮讓風吹。
Да сорвали чёрну шапку  噢,刮走我頭上的黑帽,
Ой, да смоейбуйной головы. 頭上亂髮讓風吹。
Music А есаул догадлив был, 有一個長官裝聰明——
Он сумел сон мой разгадать. 說出了夢境不避諱。
Оx, пропадёт, он говорил, 『喲,小心你的那條命——
Ой, Твоя буйна голова. 肩上腦袋要倒楣。』
Оx, пропадёт, он говорил, 『喲,小心你的那條命——
Ой, Твоя буйна голова. 肩上腦袋要倒楣。』
Ой, да невечер, то невечер… 哦,還沒天黑還沒天黑,
Ой, мне малым-мало спалось, 我剛打個小瞌睡,
Мне малым-мало спалось, 我剛打個小瞌睡,
Оx, да воснепривиделось. 噢,夢裡已經走一回…
Ой, Твоя буйна голова. 肩上腦袋要倒楣。』
Ой, да невечер, то невечер… 哦,還沒天黑還沒天黑,
Ой, мне малым-мало спалось, 我剛打個小瞌睡,
Мне малым-мало спалось, 我剛打個小瞌睡,
Оx, да воснепривиделось. 噢,夢裡已經走一回…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