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關夢南隨想] 矯情,情何以堪?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關夢南 極品XO 2011-3-19 01:05:38 灘主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C . 昨夜你從中大出來拿第二期的《香港中學生文藝月到》,我看到一個疲勞的影子。疲累,仍然希望第一時間看到刊物,這就是一種年輕人的熱。其實疲累不單止你一個人,這個星期我有時要教兩間學校,一間在東南、另一間在西北。沒法,這就是生活。所以見面的時間通常會約在九時後。

因為對文學的熱愛,兩個疲累的人坐下交換了不少意見,一直談到關鋪。對不起,大部分的時間我好像都在否决你的提議、及企圖說服你同意目前月刊的走向。我當然明白你關心刊物,但現在情况只能堅持「以客為先」的文學商業路綫,浪漫、理想與激情,都暫時要放進背囊中。我時常提醒自己,沒有必然的讀者,時機稍縱即逝,所有實驗性的東西,可以試,但要待銷量穩定在五千或以上。

也許你開始感覺周而復始的工作沒趣,但文學工作,包括創作,大部分都是沒趣、有時甚至寂寞與痛苦的,所謂快樂,假象而已,而且往往那麼一點點,但也就是那麼一點點的虛榮,就值得我們義無反顧的堅持?但如果走不過「沒趣」,就永遠渡不過彼岸。說寫作是快樂,那是指起初,像一個小孩初嘗糖果;說寫作是快樂,那是指晚年、餘生的散步,坐在殘陽中,為自己寫過的東西驕傲。至於那一個長達幾十年的過程,可以用二個字以概括之--「捱住」或「頂住」。當然也可以文藝一點說是「堅持」與「執着」。

寫作如此、做人如此,辦刊物如此,不要為表面的風光而信假為真。說三月號印四千我難道不驚,書都堆塞在家裏,人都走不過窄窄的走廊,但驚沒有用,最重要是衝過去,壓力往往是置於死地而後生,所以咬咬牙齦,數字就見到希望。保守的估計是第二期多400書,樂觀多600書,還有幾百就好辦,每日幾本也就吃光了。

所有這些,都不是我一個人做,而是你們累積的成果。你們謹慎、低調,我多口、浮誇,如此如而。一埸戰爭,最值得致敬的是幕後英雄,比如聖保羅顏加興老師為刊物發了訂閱的家長信,我的要求只是擧口之勞,他同意卻要做大量的細碎工作,更有可能承擔某些「意欲何為」的風險。因此而多一、二百書,你說誰之功?

C. 又比如你,領取卑微的稿酬卻做了大量的奔走工作,更無時不以刊物為念,還有畫插圖幾乎趕死的文滴,都是刊物背後的力量。文友,都把最好的作品交給來,更難以一一致謝。

現在刊物的光影都聚焦於我,不安,無疑也與日俱增。矯情,情何以堪?東方既白,小文以誌。





真的是個達利的商人, 徹底被名利兩字打敗, 寫什麼詩, 詩是你的妓女, 為你招徠客人嗎, 關先生
寫了十年詩,大概還是初段吧,可是寫作於我而言從來不是快樂
happy就唔寫詩啦,打鋪機唔好
我想起一個故事。數十年來,他埋首於陶藝,他信念十足。可是,一直以來,他的作品,
沒有人青睞。他自然心有不甘。後來,他想通了,不如把自己的作品變身為玩具,這一改變,
果然成功。於是,他日以繼夜,雖然生理上本有些缺陷,也不理會健康了,大量生產。晚晚數著
收入多少而興奮不已。
一位關心他的好友問他:如果創作的目的,真的為了迎合大眾,那麼過去數十年你堅持的是
什麼呢?
沒用的,他已經變了,變了書商一名。他回答:乜都假,寫嘅野賣唔出,才枉有此生。
我同情他,是的,所謂捱了數十年,原來只是為了達到賣得出的目標。但,何不早就立志做
一個生意佬呢? 當然,這個比喻有點。。在眾人的眼中,成功就是成功,旁人說的只不過是
酸葡萄吧了。那友人說,我知道,但我也要這麼說。
我只是想,通過閱讀商業化詩刊的新詩讀者,他們的品味能夠到達什麼程度。
他們會讀夏宇嗎。會因為文於天的詩而迷惑嗎。
還是只會用許許多多時間去讀冰心。
\塵\ 版主 2011-3-19 22:33:16
6
很懷疑,如果關生的客,即是中學生,咁有品味既話,何必搞過《香港中學生文藝月到》黎推廣呢?以客為先?係咪,萬一佢地中意打機,就post d類似打機攻略的詩。點領佢地入文學既殿堂呀?
不清 版主 2011-3-19 22:53:43
7
我會把手上的秋螢掉到填土區。
又唔使咁激。
不如準備作品給下一期《詩++》吧。
不清 版主 2011-3-20 09:22:34
9
最近手風唔順,寫唔出嘢呀。
//也許你開始感覺周而復始的工作沒趣,但文學工作,包括創作,大部分都是沒趣、有時甚至寂寞與痛苦的,所謂快樂,假象而已,//

出自關老師你口,
不無震驚!
聽聞「寫作」和「搞文藝書刊」,好像是兩碼子事。如果要指責關生的「文學商業化」,那麼是否應該先指出,他不再以寫作,而是以「搞文藝書」為第一志業呢﹖

如果詩集都不應該賣的話,那麼是否應該先摧毀資本主義制度,然後才有發表詩呢﹖(發表者、發表園地的管理者和編輯,最好都不要收錢)

關生的問題只是,要「文學商業化」的時候,還要用「真誠」的語言來寫自己的經營「文學」的心境。ok,如果你把自己當成文學營商者,站在「文學營商者」的角度看,這是沒問題的。但他本身也視自己為詩人(這是實情吧),於是以「詩人」身份的眼睛,看自己的「文學營商」。他的問題恰好在於以錯誤的身份設想自己搞的文學營商罷了!

問題是,如果你是關生的話,你有甚麼方法令自己不致「失焦」﹖我就不懂得答案,希望各位高人回答。
本帖最後由 心雪 於 2011-3-21 00:05 編輯

我想「寫作」和「搞文藝書刊」那個行先都不要緊,都是文學的一部分。

其實大家一向以來,不論喜歡關生本人、關生的詩與否,也都十分尊重他的。(即使今天談到這,他曾為文學做過的事,日子有功,有目共睹,也沒有被抺殺。)
而今天,大家有這麼多議論,當然不喜歡的可能變本加厲地罵得更兇,覺得一直被排擠的(已經灰心了的)擔心問題更趨嚴重。至於尊敬又喜歡關生的,有的為他賀喜,有的則是痛心吧?(像不清要把《秋螢》都掉了)

一直以來,敬他的人,都因為他一直真心默默地為文學,即使路上不風光,也沒埋怨甚麼,這是毅力可敬的地方。但今天,當他放了《秋螢》假,在《中學生報》上如此高調銷量,即使他本心是為文學好(在此不判斷真的好或與否),這種誇耀,卻正正與他從前默默地做的方式完全相反,難令人不懷疑那個「真心專注文學」的關生去了哪裡。

照這樣看,不是「文學賣不賣/商業不商業」,不是「搞不搞文學」,更不是「文學水平問題之類」,而是在這事件上,其面對的方式和態度問題。在空前的「成功」,人不敵於驕傲或自滿也是人之常情,大家希望他可以如以前般歉虛面對,繼續努力,是一種期望吧(但很難強求人一定要如此啊),那樣可能會更令人欣佩。正如現在另一本辦得不錯的文學雜誌《字花》,也不會每月每星期誇口銷量一樣。


文學,當然要有銷售面的,也不是不可商化。
但作為文學人,誰不想有質量又有廣大的讀者呢?


*P.S. 大笪地這個園地並沒有收費啊!
/問題是,如果你是關生的話,你有甚麼方法令自己不致「失焦」﹖我就不懂得答案,希望各位高人回答。/
這裡沒有如果的。怎能代入關生呢?關生有關生的自由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啊。
看來,有人誤解了大家對關生提出的意見。只是提出意見,不是強逼關生要接受。
同意或不同意也不要緊,這正是討論區的宗旨。
在未來,我與關生再見面時仍會招呼,仍是朋友(當然,關生不樂意,我也沒辦法。)我不覺得發表了一些意見,便妨礙了多年來的友誼。(也是當然,他不同意這個看法,這個態度,我也沒辦法。)
其他問題,心雪已說得好好。我不必再囉嗦了。
心雪﹕
「文學,當然要有銷售面的,也不是不可商化。
但作為文學人,誰不想有質量又有廣大的讀者呢?」
這點我不懷疑,這是人之常情。

「大笪地這個園地並沒有收費......」
這個我也不懷疑,畢竟很多文學網站也是由一群不問回報的人建立的。

崑南﹕
我同意你的說法,我也不打算強行代入關生的想法之類,也不是說你們的意見是要強逼關生接受。

這樣說吧,如果把今日的關生(寫詩的時候除外),視為學生文藝刊編輯,這會否對他公允一點呢(姑勿論他是否同意這一點)。當然,我不能肯定這種想法是否對,但我也不能肯定以上其他人的意見是否真確。再說,我和關生並不熟,你們認識了很久,你對他的優點缺點的看法,自然有一定的根據,我沒有資格去評說你的話是對還是不對。

我不能否認,一個人長期獨自從事一種工作(或生意,甚麼也好),他會很容易固步自封,關生的問題說穿了都是人無十全十美,如果認為他不夠「謙虛」的話,其實甚麼批評也沒有用,除非他的言論深遠地影響到其他文學團體,但我看不到這一點。

不說太多了,總之,如果他誇耀的話,其他人的批評對他來說也沒有影響。
那些學院派的說話方式真是他媽的令人討厭
請你不要「他媽的」前「他媽的」後,另外,我有甚麼學術派說話方式。如果說道理你討厭,是要罵你才心息嗎﹖
我那有說你是學院派, 找上門來認頭幹嗎, (我又說了一個"媽;的近音了)
說一個gap讓你聽
蔣幹給曹操打電話

蔣幹:「操你嗎?我幹 」

曹操:「我操,你誰啊?」
⋯⋯
蔣幹:「我幹啊!」

曹操:「我操,你到底是誰啊?」

蔣幹:「我幹啊,你操吧 」

曹操:「他媽的,你到底是誰啊,我操!」

蔣幹:「我幹,我幹啊!」

曹操:「我操!」

此時蔣幹的媽媽接過電話:「我幹他媽啊,你操吧?操你媽呢?」更多
4 小時前 · 讚收回讚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