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使用facebook注冊/登錄

  • QQ空間
  • 回覆
  • 收藏

[關夢南隨想] 答馬吉 及 答鄧小樺 : 力匡與徐速是否開歷史的倒車?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這首《傷口》,好像是關生頗為有名的詩,我以前也讀過
我想對教育中學生來說,這詩倒是恰到好處吧,反而沒有什麼「壞」,對初學者算是上好的教材
不清 版主 2011-5-3 08:45:02
27
回覆 米米 的文章

香港的詩歌比賽確實有這樣的一個問題,評審多是參賽者的老師。
如果比賽能有不同風格的評審,賽果可能會比較公平,但這方面,好像未能做到。
我曾經跟崑南談論過詩歌比賽能否分類,如寫實派的比賽,抽象派的比賽,但說容易,實踐卻很難,因為香港有經驗而又肯參與的詩人不多。
看來解決這狹窄詩風問題是為香港詩界打入一些外地的元素,這點,米米你是成功的,起碼你能介紹許多香港以外的詩人和詩風給香港年青的詩友,以致他們不會坐井觀天。
詩歌之大,豈只"本土"能自大驕傲。
不清 版主 2011-5-3 08:50:16
28
回覆 熒惑 的文章

這詩不壞。但也沒太多好的地方,對,對於初學者來說是okay的。
詩中的每一句都不應該平庸,但在一首詩中,則有太多平白欠缺意象的句子。
或者我們應該轉移一下,過來新詩版續談
來個持平而高質的討論,讓躲起來的朋友們沒話說
回覆 米米 的文章

「你可以簡單一點說: 米米就是那個挑起事端的罪魁禍首
我自覺還是非常幸運, 我的朋友一直和我一起
也有善意叫我不要意氣的, 但我仍堅持我這種發言模式
因為我不懂得維護一些爛詩和寫爛詩唯我獨尊的姿態」

幸好,原來至少你知道你說的是「意氣」話
爛詩當然不值得維護
我只是奇怪你一方面反對唯我獨尊的姿態
一方面自己又擺出唯我獨尊的姿態
豈不矛盾?

換個角度
有道理直說便是了
加入意氣成份
反而是削弱了說理的力量
(也許也是削弱了你的朋友說理的力量)
一個人留言,
至少都包括了想其他人看得明看得到的用心吧?
這也是一個善意的提醒

誰高舉誰就可以成名?
寫作最終都是講讀者的認受性
一個沒能力的人被高舉,很快就會掉下來
波希米亞的詩好不好
可再開另帖討論
但他的詩既然能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得獎(台北文學獎)
那麼即是說在其他關生影響力不到的地方、
對一些人,他的詩還是有認受性
所以要公平一點

而且成名有什麼用?
以為在香港搞文學有名利可追
無論是在追名利者
還是批評別人追名利者
其實一樣可笑
香港最好的詩人的詩集
銷量連森美詩集十份之一也沒有
那還有什麼好就此而爭論?

「對於這一灘濁水, 恆一, 我對它說
不見了(不是再見)
你們繼續吧」

你覺得是濁水而不屑一顧
那是你的選擇
我從沒反對
日後你隨時心血來潮又來繼續冷嘲
我也不會取笑你反口

只是請你尊重和你意見不盡相同的人
這不關乎文學修為
但比起文學修為更為重要

評分

參與人數 1like +1 收起 理由
不清 + 1 波仔得獎的那幾首詩真的不錯,好關夢南的百.

查看全部評分

不清 版主 2011-5-3 13:07:56
31
波仔得獎的那幾首詩真的不錯,好關夢南的百倍。我不是因為關夢南而說,而是我真的讀出波仔詩歌的韻味。
我所讀過最好的作者還是不自詩歌比賽
台灣的聯合, 時報得獎的作品一直以來都被大批讀者詬病
就是語言太大氣, 下筆欠缺驚艷之類
明顯是魯迅文學獎, 以傳媒心中的羔羊體寫成的那一首
所以你斷不能單憑一個獎去決定一個詩人的高低
最重要是作品

我有勇氣承認自己是意氣, 正如我說你是打手好像觸動了你某些神經
是不對的地方
但這些怒火是我一直觀察到香港詩壇的單一的權力, 構成單一的詩風
這種怪現象只有香港才會有
不如大陸, 台灣的多元性
為了生活, 我們不得不妥協, 例如在無情的辦公室政治裏扮演沉默的一群, 忍受苛刻而不公平的制度, 但詩呢, 是我們精神領域的最後一道防線, 不能妥協, 妥協它就完蛋了
但那些在圈內資深的
讀詩, 寫詩
有經歷的人一貫沉默
這種現象健康嗎
我不希望還有人, 尤其是握有權力的人
像鄧小樺一樣發聲
我不理性, 我情緒化, 因為我是一個對詩狂熱
在野的土匪

評分

參與人數 2like +2 收起 理由
熒惑 + 1 .
恒一 + 1 這樣的獨白就有討論的價值

查看全部評分

所以我都說了
最好的方法
不是叫看不過眼的人收聲
而是自己同時發聲
在這一點
我們看法其實一樣
回覆 恒一 的文章

是的,只是這幾天說話的結果,領教了
誠然,我或者不是責罵對象 (何德何能,我是只配被無視的),但那種不分就裡的人格侮辱,簡直把我當成了一面鏡
本文章最後由 崑南 於 2011-5-3 13:54 編輯

有經歷的人一貫沉默. 
這種現象健康嗎. 
我不希望還有人, 尤其是握有權力的人 
像鄧小樺一樣發聲

土匪呀土匪,我并不覺得他們有什麽權力,就算有,就是你眼中看到的有。
目前,在香港,仍有人人可以發表自己想講的東西。
所以,這場爭論戰(如果是戰的話)我爭取的就是人人可以發言,無論對或錯。
但料不到,一出聲,就被比喻為狗,就被說成醜,就擺出不屑的惡相,還說你是反轉豬肚就是屎的指摘,更反咬你們把他置于死地,這是一種怎么樣的心態呢?對小學生,對中學生可以循循善誘,為何對寫詩的后輦,卻如此拒人千里呢?連聆聽的耐性也沒有,還大聲說如何做人。這種濃長式的咀臉,究竟為乜呢?

更正
是希望還有人尤其是握有權力的人
像鄧小樺一樣發聲
我不理性, 我情緒化, 因為我是一個對詩狂熱
在野的土匪
香港詩人,數埋都不會超過一百之數吧。所謂有權力的,更寥寥可數。
有的,大部分在學院裏面,也文也武,出到外邊,出多句聲都唔敢,無他多顧忌,最怕影響他們的飯碗。算把啦,生活磨人,這些人的詩,一定愈寫愈差,係咁大,可以不理。
講真,香港的詩人最多都只可以在他們的所謂團伙裏出名,一出到去,人地真係識你老鼠咩!
所以話,有乜意見會聽唔入耳呢?你又係前輩,心胸如此真係狹窄?何況我地唔係針對緊你。

點評

有沒有聽過Delusional disorder?  發表於 2011-5-3 17:42
二樓的facebook轉截已經更新了。
另見關生已發了新主題。
鄧小樺好激進,現在的八十後都好激進,崑南心境年輕,也好激進
facebook 更新:

鄧小樺:
看了此文,明白關生評語之來龍去脈。前陣子偶然見到一些南來作家,有些人現在還在提「新詩不能背」的老調,彷如時光凝凍,唔知想點。

關生舉例精煉,我現在也同時力匡與徐速落後於當時的新詩現代化發展。至於「開歷史倒車」這種評語我剛時看來很刺眼,可能是因為時間差,關生確實是親眼見到他們「開歷史倒車」,現在提起仍是這樣的感覺;但在我看來,就奇怪為什麼用宛如當下的口吻去評論四、五十年前的人事,這種措辭在我看來有點判罪名的味道。這中間的差別,既不是理念分歧,那就只是個人口味差別,那可以自擇其言。

我不是要為力匡和徐速辯論(覺得徐速寫得不錯的是馬吉!不是我。),但覺得有點沒頭沒腦,不明白為何要舉出力匡和徐速二人來否定。對於我或更年輕的人來說,力匡與徐速就像剛過世的林蔭和海辛,都不太熟悉、看得不太多,與其說是要歸類為「不能學的」,更不如該歸類為「該知道的」。我讀詩史不系統,其實根本比較熟悉也斯以降的現代派詩史觀,易椿年柳木下鷗外鷗候汝華都讀過一些,力匡和徐速則只讀過陳智德編的《三、四十年代新詩選》裡面的。

簡單來說,我想有些誤會是因為語境不同,關生自述時講自己的經歷(例如徐速+力匡VS.戴天,這個比較完全是出於關生個人經歷的),但偶然經過的人(講真我冇追晒關生所有STATUS)會不明所以,於是有疑問。而在我的FB版面提出質疑和討論都是很常見的事,不過這裡好像有點不同。有時只是想關生知道一下一些後生的想法。如果過程中令關生難受,那絕非我本意,請關生原諒。感謝關生寫了正經文章,這些可以超越口水而留到日後。香港缺少正經文學評論,但到最後竟然還是要最忙的人去寫正經文章,真是不公平。

五月來得恐怖,看來不能再玩太多FB。遲些再有類似史料整理,我LIKE就算,不能插口了。關生加油。
袁兆昌講果段野有一大堆可以討論的空間
你們沒發現嗎
如是歪理你地不氣憤嗎?

點評

氣憤,但我認為沒有回應的必要,因為打從最開始就沒有人認真聽  發表於 2011-5-3 23:13
米米 發表於 2011-5-3 13:26
我所讀過最好的作者還是不自詩歌比賽
台灣的聯合, 時報得獎的作品一直以來都被大批讀者詬病
就是語言太大 ...

我不是要從獎項去決定一個人的水平
只是以此援引
指出既然波希米亞的詩也得到香港以外的人所認同
所以就不能簡單直線地
將他的詩作得到的認受,當成了純討好某人之後的結果
若以他是關生徒弟去而作定斷
(到底波仔的詩是否真的就是倒模關生的,還有待更多作品的討論)
又或先天帶了有色眼鏡去看
這都是不公平的
也將一個詩人於寫作上的努力,
扭曲為一種個人討好
這也不公平

至少
如果你反對一言堂
就更沒理由去反對別人也可以有自己喜歡並追隨的詩風

當然,討論作品是可以的
也是最有益的事

順便一貼我提到波仔的得獎作品及評判評語給大家參考:

〈時間的問題〉
還是煮一鍋菜乾湯,還是
留下文火長燃。昨天燒焦了鍋底
女兒早在鄰街下了校車,偷看你
在找自己。今天你添了水才出門
女兒捧著掛鐘,等你,告訴你
另有家具讓拾荒人取走,如你所教
女兒不如你所教,總弄不懂時間的問題
總說家課上的加減運算。如是一夜
母女倦了才細看新鐘,原來一直逆行
睡前他來電,你談進關了燈的廁所
也沒有什麼想談。只有水滴輕輕響起
回聲沉入夜深:你記得分別那夜
他說過女兒也是時間的問題
扭緊水龍頭,水聲自窗外流過成雨
女兒怎麼睡到你的床上,抱著膝蓋
像回到生命的源始?媽……
你聆聽那囈語沙啞粗糙,明白長夜
積聚燥熱,待你醒來還是翻煮
那鍋菜乾湯下火,還是讓文火長燃下去


陳義芝:我比較不喜歡常見陳規的作法,而這一篇的意象跟句子的結構,滿特別的,它把時間片段片段構成,像「文火長燃」描寫時間具有新意,「偷看你�在找自己。」也有新奇感。它的新可以引起人的聯想。
席慕蓉:我其實也滿中意這篇。這篇寫的似乎是單親家庭,所有的問題都處在還未能解決的狀況。一個女人對於生命的掙扎的詩句,滿有感染力的。
沈花末:這篇還滿貼近日常生活的,描寫一天短暫的時間,意象是滿動人的,像「扭緊水龍頭,水聲自窗外流過成雨」,它的感嘆是能讓人去想像的。
楊 澤:我也覺得有趣,但稍微有點碎,把心事如麻剪貼在詩句中。
陳義芝:對,雖然有點碎,但它找到方法把片段片段繫連起來,做得很成功。






本文章最後由 熒惑 於 2011-5-4 00:36 編輯

波希米亞的詩,我很喜歡,生活化而不會流成白開水,在在可見詩意的營運
以寫實的詩風來說,波記的詩頗值得讀,不過其詩偶有隱晦之處,而且書寫之事比較「成年人的天空」,對一般中學生來說頗為吃力
本文章最後由 葉英傑 於 2011-5-4 00:55 編輯

米米,我不認識你,不過,你對波仔的評語是不公平的。什麼「簡單來說就是我握有權力, 你要成名, 必然要在風格上, 詩觀上認同我, 跟我脮協
(成名必先磕頭)!
波希米亞是一個好例子
他的風格是關生倒模
因而, 他的詩在香港被高高舉起
但寫詩讀詩日子久的行內人
一讀便知是什麼樣的詩」???

那他可以在台北拿獎,你又作如何解釋?你不會說陳義芝,席慕蓉,沈花末,楊澤等台灣詩人收了什麼好處吧?我希望你可以向不在埸的波仔道歉,向大笪地仝人道歉,因為你上面那一段言論是經不起考驗的。

又,10多年來做CD-ROM,是因為在網上說心底話,看不到表情,明明是嘻笑怒罵的,都因為看不到表情,以為你真的在罵。所以這一次我真的很憤怒,不站出來回應不可。我認識波仔,他的確下了很多苦功,他也有問我寫作意見,幸好我沒有什麼看得見的好處給他,不然又被你扣帽子。

為免ADMIN難做,如此留言不適合,請刪。我也不會回覆米米的回應,以免大家罵來罵去。
本文章最後由 米米 於 2011-5-4 01:03 編輯

時報和聯合以至台灣比較型的文學獎所選取的作品一向是傾向那些語言比較穩健
題材生活化的成作品
這是他們這幾年的取向
你貼的正是這類型風格
是評判們喜歡的風格
其實這首早已讀過
關生的影子還是很重的
分別在經營意象上比關生層次高許多了
我個人也認為它是一首很好的作品
但並非我喜歡那種在語言上來得狠勁的作品
文於天就是這一類
幾個評審都是台灣名牌詩人
讀過他們的詩
都是傳統華語詩歌的風格
尤其席慕蓉
得到他們垂青是可以理解的
你說的認同就這四個人, 對嗎

評分

參與人數 1like +1 收起 理由
熒惑 + 1 中肯,這時候的米米最可愛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葉英傑 的文章

米米自有米米的看法,即使我不認同他對波記詩的意見,但我誓死保護他發言的權利;當然,也會保護你的
個人對波記詩的看法,上面稍有提及
這樣子, 葉先生的意見交由深雪決定吧
而 葉先生, 我也不打算回你什麼了

點評

係咪打錯字?請更正。  發表於 2011-5-4 17:31
詩歌風格的喜好, 說真個個不同。
不論狠勁還是細綿,不論詩景年邁還是青春細嫩,不論城市還是山水,詩也存於其中,有可取之處。不喜歡,個人可以不看,把它謝絶於自己的閱讀世界,但他們本身也有他們的價值,擁有其形式獨有的展現,這是不能因為"不喜歡"而抺殺其可存在的空間。

平心而論,波希米亞得獎的一首詩,雖寫生活,雖有關生的影子,但也有吸收其他人的影子如鍾國強細密的書寫,而在層次的複疊,以及年齡以上的心境,所建構出來的詩景還是特別的,有讓人反思、想像和成長的空間,其實是一首好詩來。獎,也是值得的。
米米,我實在不喜歡任何霸權,對於波希米亞的批評,你真的以偏概全了。
有時候,批評也要顧及別人的感受,我也看過波希米亞的詩,沒有你所說的那麼糟。
雖然不是我最喜歡的風格,但也有不少參考價值;相比關生,對於生活的提煉明顯更勝一籌。
至於寫實題材的處理,除了鍾國強之外,年輕一輩寫得較為出色的就要算波希米亞了。
仔細點看,他的詩滲入了一些電影感,是他所開闢的個人風格,能與關生分別出來。
如果純粹因為詩觀不同而批評別人、否定別人的努力,那麼就如恒一所說,是另一種霸權了。
將心比己,別人這樣胡亂批評你會怎樣?希望你能跟波希米亞私下道歉。

另外,恒一,我沒說要打倒誰,也毫無這個意思。
作為一位平民百姓,我只喜歡百家爭鳴;並且相信不入官場,也有批評的話語權。
既然關生可以隨便說別人的詩是化妝、是五四、是矯情,也就怪不得別人說他的是魚蛋了。
但我也實話實說,〈傷口〉那首詩寫得不錯,關生某些詩也有一定水準,可惜只佔少數。

評分

參與人數 1like +1 收起 理由
不清 + 1 波仔和關生是兩個層次。

查看全部評分

發新帖
發表評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